99小说 > 都市小说 > 不准咬人 > 38.狼子野心
    有没有人久别重逢后还没等叙旧就开始冷战?

    白泠不知道别人会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反正在她和祁莫宇这里, 事情就这样发生了。

    从那天对她质问了那个问题, 眼看着她傻乎乎什么都答不出来后, 祁莫宇便没有再多说什么地径直离开, 接下来,约莫有半个月的时间, 这个男人都没对她再多说什么,多做什么。

    就像是一对情侣吵了架, 男生单方面地冷冻了这段关系, 只是,祁莫宇的冷战却和传统意义上的“冷战”有些不一样。

    他现在是白氏集团的总经理, 和白泠这个刚从国外回来的董事长相比,祁莫宇更要了解白氏, 也更加知道其中的弯弯绕绕,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他决意和白泠赌气, 不主动将她带去公司做引导, 那恐怕按照白泠自己“打怪升级”的进度,便是之前在国外已经留学过三年, 也没那么快能掌握公司的情况。

    显然, 祁莫宇也是明白这一点,所以生气归生气, 该做的事情, 他也一件都没耽误下来。

    第一天不欢而散后, 等假期过去,一大早,他还是穿着西装出现在了白泠的房门前,和她一起吃过早饭后,他便领着她去了白氏,亲自到各个部门做了介绍。

    就像是师傅领着小徒弟进门一般。

    白泠这个总裁跟在祁莫宇身后,一一见过了公司中的各个主要工作人员,为了交流感情,那天中午,大家还在祁莫宇的安排下一起吃了个饭,算是做了一个简单的见面仪式。

    而因为有祁莫宇坐镇一旁,所以饭局上,大家的气氛都十分不错,没有什么老员工倚老卖老的情况出现,众人和乐融融,亲如一家。

    之后,这样的情况也依旧在延续着。

    本来白泠回国前以为会是“龙潭虎穴”的白氏,真正进入了以后才发现,根本便是一个“舒适的游乐场”,各项事物也许是因为已经经过了祁莫宇的安排调度,所以呈现在白泠眼前时,一切都是最好的样子。

    这也正好符合了当年她出国之外,祁莫宇对她做出的承诺——

    这三年时间,他一个人在国内为白家撑着偌大的公司,不但没有让白氏陷入危机,反而还让一切都往着更好更规整的方向前行而去。

    其中背后所付出的努力和辛苦,简直不用深思都能有所了解。

    所以在这样的状况下,便是一贯擅于维持自己“冷酷霸总”形象的白泠,面上也忍不住露出了动容的神色,但是——

    每天在公司好好的祁总经理,只要一从公司回来,他就不和自己说话了……

    就像是人前人后戴着两张面目一般。

    在公司和员工的面前,祁莫宇总会保持着温柔和煦的态度,与白泠交流时,他更是一副“白总说的对,白总做的好”的恭敬样子,可是,避开了众人,私下两人一起乘车回家,那车只要关上了车门,祁莫宇身上便能登时便散发出冻死人的气氛!

    一张脸,更像是淬着冰渣一般,叫人都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才能好一些。

    很明显,祁莫宇还在因为之前白泠没回答上他的问题生气,甚至后面,不管她如何做,如何说,甚至是白泠都暂时抛下了“冷傲”的人设,在一天早上特别早起站在门外等待祁莫宇,可他都依旧没有和缓下自己的情绪,依旧每天在用“冷暴力”攻击着白泠。

    于是这样周而复始半个月后,她只觉得公司没把自己压垮,可祁莫宇却快把自己压垮了……

    她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个男人是个这么小气,难了解的人?

    白泠忍不住在心下暗暗地嘀咕着,因为不忿和心塞,她还受不了地往空气中捶了两拳想以此来“解压放松”一下。

    但也就在这时,办公室门外,一阵敲门声轻轻响起,下一刻,漂亮的女秘书开门进来对白泠恭敬地说道,她的大伯白罗阳现在便在外面,希望进来见她——

    仔细算算,这还是白泠回国后,第一次和白罗阳相隔这样近的距离,但是,这却已经不是白罗阳第一次说要来见她。

    也许是她回国后消息传了出去,虽然白泠从没和白罗阳亲自说过自己回国的消息,可是归国第二天,白罗阳便打来了电话,说想要约白泠这个侄女好好出去吃个饭,给她接风一下。

    一般情况下,一般人听见亲戚这么说的话,被要求者自然是得顾及着双方的血缘关系,答应下来。

    可是——

    白泠就不是一般人。

    这三年中,虽然人在国外,可是国内,关于白罗阳的狼子野心,白泠却听见了不少。

    白父去世不过一个月,他便用祁莫宇是毛头小儿,撑不起一个公司的理由,想要帮忙接替公司的管理,做新的白氏集团总经理,只是无疾而终。

    后来,眼看着祁莫宇撑起了公司,且蒸蒸日上,于是他又退而求其次,打起了白氏股份的主意,说自己毕竟是姓白,又是白父的亲兄弟,所以想要为白氏出一份力,投钱进来换白氏的一些股份。

    可是报出的价钱,却是远远地低于了市场价。

    于是,本来便无心卖股份的祁莫宇直接将他一口回绝,之后在一些社交场合上,他更是懒得去和白罗阳多说一句。

    而这样一来,白罗阳在那祁莫宇那儿想要动手脚的路便算是已经封死,可是现在,白泠却回来了。

    所以原本“沉寂”下来了的白罗阳又开始活泛起了心思,电话更是一个接一个地往后白泠那儿打,在被白泠无情拒绝后,没成想的是,这会儿,白罗阳竟然还亲自来了她的办公室,说想要见她一面。

    ……

    白罗阳要是能把这个耐心拿去跑马拉松,估计金牌都能有好几枚了吧?

    白泠无语至极地在心中吐槽着,但是看着眼前漂亮的女秘书,她还是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让他进来吧。”

    “好的,白总。”女秘书立刻应下,从办公室中慢慢地退了出去。

    时隔几分钟后,一道微胖的身影便已经推开了办公室的大门,出现在了白泠的眼前。

    相比较几年前,白罗阳事业有成,身材挺拔的样子,这几年,也许是过得不怎么好,白罗阳的身材变形,皮肤更是看着油腻赫黄,那张以前还与白父看着有些相似的面容上,此时再找不到了什么好看的痕迹,更重要的是——

    他的头发也掉了许多,形成了轻微“地中海”的样子。

    白泠倒是没想到自己的这个大伯现在竟然变成了这幅样子,于是下意识地,她微微顿了两秒,没说出话来,可就在这个空档,白罗阳已经对她露出了一个“开心”的微笑:“泠儿,真是好久不见啊!之前三年你一直在国外,回来后都成了一个大忙人了,还要大伯亲自来看你才能见得上面!”

    “……”

    白泠没有回答,只当做自己没听出他话中的冷嘲热讽。看着眼前的白罗阳,她平平淡淡地挂起了一个客气的微笑:“大伯也好久不见。”

    “……”白罗阳原本还想怼人的话便这样被噎了下去,他面色不豫地咽了咽喉咙,这才重新笑了起来:“你这孩子,我算算日子,你白氏工作也应该有半个月的时间了吧?”

    “嗯。”

    “一切都还好吗?”

    “还不错。”

    “诶……你怎么到了大伯面前还要说谎呢?”听着白泠敷衍的话,白罗阳原本还笑着的神情忽然便灰暗了下来。

    就像是看见了自己的亲女儿逞强一般,白罗阳的脸上满是不忍;“之前你被骗出国三年,很多事情你都不知道,这也不奇怪,可是我是你的大伯,是你的家人,国内的情况,我却都是在帮你盯着的!”

    “那祁莫宇的狼子野心,你回国都半个月了,可别告诉我你什么都没看出来!”白罗阳义愤填膺地开口说道,话音刚落,他还主动向白泠的方向走进了一步。

    而坐在办公桌前,白泠沉默了一阵:“……他什么狼子野心?”

    也许是她眼瞎,她还真的什么都没看出来。

    白罗阳更加激动:“你年纪还小,看东西还不够透彻,可是你大伯我,当年刚开始就发现祁莫宇这小子不对劲了,毕竟你才是白家的正经接班人,凭什么让这小子在白氏作威作福那么多年!”

    “这次你从国外回来,我听说他还特别给你引荐了公司各个部门的主管,当时的场景我虽然没看见,可是不用想,我都知道,他一定是在和你示威!”

    白泠:“……哦?是吗?”

    “当然!他不就是在和你显摆现在公司各处都是他的人吗!”眼看着白泠疑惑不解的态度,白罗阳越发义正言辞起来。

    白泠不置可否。

    白罗阳唉声叹气:“现在的白氏,和你爸爸当年在时已经有很多不一样了。一些做了好多年的老员工,在祁莫宇上任时便被解雇遣散,还有一些你爸爸以前在时用的方案政策,祁莫宇也全部弃置不用,这明显就是那小子要大家刻意忘掉你父亲这个人,好叫大家都知道他才是公司里真正的掌权者。”

    “你这次从国外回来,这么多天了,是不是也没处理到什么关键的事情?泠儿,今天要不是我过来,你恐怕都不知道,其实你的权利在这个公司中早就已经被架空了吧!”

    就像是古代垂帘听政的无知小儿,在白罗阳的话中,白泠就像是一个表面姓白的傀儡,看起来身份显赫,可是内里却是空洞无物。

    而听着他的话,白泠也微微顿了顿。

    半晌过后,她略带沉重的声音才缓缓响起:“那大伯觉得我要怎么做才好?”

    “好孩子,看你能将我的话听进去,我真的很开心。”

    白罗阳欣慰的眼中含泪:“你回国后我多次联系你,但是你都不见我,那时我就知道一定是你在国外,祁莫宇给你灌了太多的迷魂汤药,想要刻意疏远你和我之间的关系,但是现在……”

    “你是个聪明的孩子,大伯真的很开心你没有是非不分。”

    白罗阳擦了擦眼角的眼泪:“现在当务之急,我觉得你得先将祁莫宇这个病根从公司中赶出去,只有除了他,那这白氏才能是我们白家人的天下。”

    “可是,赶走了祁莫宇后,总经理的位置不就没人了吗?”

    白泠有些苦恼地抿了抿唇角,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她眼睛一亮:“我年纪小,还压不住公司的各个高层,要不,大伯来我公司帮我吧,你做事情我才比较放心。”

    “这,这怎么好呢!”

    白罗阳显然是有些惶恐,一时之间,他原本还哀愁的面容有些怔忪,但是思忖了半晌后,他终于点了点头:“不过你确实年龄还太小了,没人帮你的话,我是你的大伯,自然是得……”

    “对了,我离开了三年,样子是不是变化挺大的?”不等白罗阳将应承的话说完,下一刻,白泠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忽然摸着自己的脸颊开口问道。

    仿佛是个爱美的小姑娘一般,白泠的话语虽然淡淡,但是也包含着一些真真切切的疑惑。

    而白罗阳虽然不明白白泠为什么会突然问这个问题,可是因为她的话,他也好好打量了一下白泠。

    其实从刚进门开始,他便发现了自己的这个大侄女的改变。

    与小时候可爱漂亮的样子不同,现在的白泠,更为的出彩精致,就像是一朵玫瑰花开到了最为芬芳美丽的时候,便是一颦一笑,白泠做起来都比其他女孩子引人注目许多。

    于是心情很好,白罗阳也一扫之前的惆怅,转而笑着说道:“你和以前变化是有点大,不过是越来越好看了!”

    “是吗?”白泠不确定地问了一句,随后才叹了口气道:“真的不是看着越来越傻了吗?”

    “……”

    “这,这是什么意思?”原本还笑着的白罗阳唇角蓦地一僵。

    显然是发觉出了白泠话中有些不寻常的意思,所以他下意识地咽了咽喉咙。

    可是,白泠却还是那副清清淡淡的样子:“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她面无表情地看着白罗阳道:“听着大伯你刚刚的那些话,我觉得,也许是我这几年回来后长得越来越傻,越来越好欺负的样子了,所以你才会什么乱七八糟的话都来对我说。”

    “祁莫宇想要害我?想要把我架空?”

    呵。

    白泠忍不住冷笑了一下,看着眼前面色越来越难看的白罗阳,她慢条斯理地扬了扬眉:“大伯,你刚刚说我和你不亲近,是因为祁莫宇在我面前说了你的很多坏话,给我灌了迷魂汤药,可是……”

    “你真的说错了,你的那些事情,其实根本不是祁莫宇对我说的,我之所以知道,都是因为我自己也有眼线。”

    而祁莫宇这三年中,根本就没和她说过白罗阳半个字。

    也许是担心她知道公司的局面后会担心,每回两人通话,祁莫宇总是报喜不报忧……

    那个傻子要是知道告状的话,她这三年能省多少心思啊。

    白泠忍不住在心中暗暗想着,因为回忆起祁莫宇,一时之间,她的心中就像是针扎般难受起来,疼地恨不得能对祁莫宇发一场脾气。

    可听着白泠的话,白罗阳的面色却是难看到了极点。

    事情发展到这里,他哪里能不知道自己刚刚说了那么多,其实都是跟傻子一样被白泠耍了一通!

    于是愤怒至极的情绪下,忽然之间,白罗阳暴起,凶神恶煞地向着白泠走近了几步,可就在他要接近白泠办公桌的时候,身后紧闭的办公室大门忽然打开——

    一道掺着冰渣的声音缓缓响起:“白先生,做事之前,我劝你好好想一想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