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小说 > 都市小说 > 不准咬人 > 39.拖下去
    祁莫宇会突然出现, 不但是白罗阳没想到,便是站在办公桌前的白泠,同样也是没想到。

    于是大门打开, 话音落下的那一瞬间, 房间中是一片寂静,而半晌过后,与依旧有些反应不过来的白泠相比, 白罗阳已经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就像是掺着细碎的玻璃渣,他的声音尖锐到几乎要扯破的地步:“我怎么做事还不需要你这个毛头小子来教!你不过是一个不知道从哪里被捡回来的, 父母都不要了的孤儿,凭什么一而再, 再而三地在我面前作威作福!”

    更甚地, 三年前, 白罗阳虽然事业已经走了下坡路,但至少那时他还有属于自己的公司,自己的房子,可是三年中——

    就是眼前这个男人,不知道用了什么鬼魅的手段,一步步紧逼, 一步步进犯,不但抢走了白罗阳手上的所有生意, 还叫他的公司破产, 变成了现在这幅人不人, 鬼不鬼的样子!

    因为如此, 所以白罗阳更加想要将白氏集团掌握在手中,渴望自己还能重新变回原来那个事业有成的自己,于是今天,哪怕是丢了面子,可是他也依旧来了白氏想要找白泠,攻破她的设防。

    可没想到的是,现在,这个希望也被破灭了!

    就像是所有可行的道路都在他的眼前被狠狠关上,一时之间,白罗阳的双目赤红,隐隐已经浮现出了癫狂的样子。

    但是,看着他的这幅模样,祁莫宇却没有任何的反应。

    仿佛被辱骂的那个人根本就不是自己一般,他的眼中甚至没有一点波澜出现,可是站在白罗阳的身后,听着他的这些话,白泠却先一步爆炸了!

    从之前祁莫宇刚进白家开始,她就已经将这个少年纳入了自己的生活圈中,现在看见他被这么辱骂,白泠根本就忍不了:“大伯,我请你说话有点分寸!祁莫宇不是什么毛头小子,而且他也根本就没有教你什么!”

    “刚刚他是看见了你要伤害我,所以才出现阻拦!”

    “什么叫我要伤害你?”白罗阳一下子拧头看向了白泠质问。

    因为她的话,白罗阳脸上的癫狂更加严重:“你是我白家的人,我怎么会想要伤害你?我是在帮你,我要你将祁莫宇这个小子赶出白氏,那也是大伯我在帮你,泠儿,你知道吗?我是你的大伯,我才是不会害你的人!”

    “……是吗?”白罗阳的话音落下,一片沉寂中,下一刻,却是祁莫宇先开了口。

    与此同时,他的神情也冷到了极点。

    而他说的这两个字,也像是两把剑般,被扎的正着的白罗阳立刻站直了身子,仇恨地看向了祁莫宇:“你的话还是什么意思?我说的就是真的,我不会伤害泠儿的!”

    祁莫宇凉凉地扯了扯唇:“那你害死白叔叔的事情,我们要怎么去算这笔账?”

    ——

    空气的温度蓦地跌倒了谷底。

    就像是有一把无形的大手忽然出现,止住了时间,意料之外的事情一件接一件的发生。

    白泠原本正因为白罗阳不悦的神情倏地一愣,半晌后,她才看向了祁莫宇,声音带着颤抖:“你,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我的父亲……”

    “泠儿,你不要听这个人胡说!”不等白泠将话温婉,白罗阳这次便已经忙不迭地站了出来。

    而这一次开口,他的话语中也没了方才的叫嚣。

    就像是被人放干了气的气球,他眼中的猩红一瞬间退却赶紧,转而替代的,则是浓浓的铁青,他看着白泠不断重复道:“这,这个人是在污蔑我,我,我什么都没做过,没有……”

    白泠却已经不再去看他了。

    从祁莫宇的那句话说出口后,她的眼眸便一直只定定地看着他一个人。

    而明显是注意到了白泠的目光,几秒钟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祁莫宇才直视上了白泠的眼眸:“事情就像是我说的那样,实情我也是在你出国后的那一年才知道的,当初在医院,我特别问医生要过白叔叔的血检报告,其中的数据显示,白叔叔在那天晚上,服用过与安眠药相似的迷幻剂。”

    也因为如此如此,用了药后的白父,这才在深夜驾车的时候,因为“疲劳驾驶”跌进了一侧的山沟中,最后还因为没被人发现,耽误了紧要的抢救时间,而不治身亡。

    但是——

    一个明知道自己要开车整夜的人,为什么会找死一般地服用那样的迷幻剂?

    其中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白父也不知道自己用了这样的药物。

    所以当下一番调查后,祁莫宇找寻到了事情背后隐藏着的可怕真相,但是,他没将这件事情立刻告诉白泠,因为那时正逢白父去世的伤痛正浓,白泠孤身一人去了国外本来便步步艰难,只靠自己咬牙支撑,如果将这样残酷的真相告诉白泠,那祁莫宇担心,她会受不住这样的刺激。

    所以,可以说是自私的,祁莫宇将这件事情暂时隐瞒了下来,直到今天,在白罗阳恬不知耻的“卖乖讨好”下,他才终于说了出来。

    可是,听着他的话,白罗阳像是想到了什么事情一般,原本暗淡的眼眸中,忽然便散开了光芒:“你说白泠的父亲用了迷幻剂,可是,我可没给他什么东西,不相信的话,你可以去查,所以从这件事情上看,我和这件事情一点关系也没有!”

    对,他本来就没给过白父什么迷幻剂,就是警察来了,他也是这个说法!

    现在祁莫宇的话不过是虚张声势,他刚刚那是措不及防,这才被祁莫宇两三句话给吓住了,可是现在——

    白罗阳找回了理智,立刻便改变了方才失魂落魄的样子,转而胸有成竹地站在原地。

    可是,听着白罗阳的话,白泠却沉默了下来。

    对于自己的这个大伯,她虽然接触不多,可也不是完全没有了解,从他刚刚的那个样子看,很大可能,白罗阳没有说谎,他并没有给白父什么药片之类的东西,但是——

    祁莫宇既然说这件事情和白罗阳有关,那一定也不是胡乱说嘴而已,回忆白父离开那天晚上的情景,白泠还记得因为担心父亲路上饥饿,所以给了他自己刚买的小饼干,随后,看见自己“献殷勤”,白芷烟也不甘落后地站了出来,给了白父一个……

    等等!

    白泠蓦地惨白了脸色。

    就像是想通了什么事情一般,忽然之间,她的脑子所有的回忆都变成了空白,甚至因为脱力,她的身形还微微摇晃了两下。

    也就在这时,不知何时已经从门口走进,到了白泠身边的祁莫宇正好扶住了她不稳的身影,随后不着痕迹地,他用温暖的大手握住了白泠冰凉的小手,像是希望用这个动作给予白泠力量。

    可是——

    现在她却根本无暇顾及这些。

    巨大的冲击就像是惊天霹雳落在了她的头上,白泠彻底懵了,甚至无意识中,她已经红了眼眶,颤抖着仿佛要落下泪来。

    可白罗阳却不管这些,因为自己的话没得到祁莫宇的回答,所以他只以为是自己的把柄没被人抓住,于是更加趾高气扬地抱胸说道:“怎么,现在说不出话来?”

    “我说你是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真是一点都没说错,三年前我弟弟的死亡那是意外,你别以为你随便说两句话就可以污蔑我什么,我是什么都不会承认的!除非你有证据,你只要拿出证据,那我就无话可说,不然……”白罗阳冷笑了两声。

    后面的话虽然没用语言说出来,可是其中的威胁却已经不言而喻。

    这也算是给自己之前的惊慌失措找回了场子,白罗阳满脸傲慢地又冷笑了一下,这才昂首挺胸,像是战胜的骑士般,准备从办公室中出去。

    可是,一步,两步……

    就在他即将踏出白泠的办公室时,一道冷冷的声音已经从后面出来,飘入了白罗阳的耳中:“你怎么知道我没有证据。”

    “……”

    “我手上掌握着的资料,比你能想到的还要多得多,可是,我为什么没去向全天下揭露这一切,其中的原因,不过是因为不想看着白叔叔的女儿陪着你一起去送死,可是……”

    “你也别高兴地太早了。”祁莫宇凉凉地笑了一下,语气虽不重,可是却一字一句都像是打在了白罗阳的心上。

    他缓缓说道:“有时候,人想要报仇不一定都得通过司法的裁决,法律不能给予你的惩罚,我也一样可以全部给你。”

    “你应该很奇怪,为什么你经营了这样久的公司会忽然之间倒闭吧?可白先生,那只是一个开始。”

    “接下来,我送给你的礼物会一件件的到来,而到了那时候,希望你还能如此意气风发。”

    最好,他还能如此的趾高气扬,毕竟——

    报复一个人,比较起折腾他的肉体,一点点击溃他的心灵,那会更叫祁莫宇觉得兴奋一些。

    他温和含笑地勾了勾唇,而半晌后,站在门口处从一开始便僵立不动的身影也蓦地跌倒在了地上,仿佛一滩烂泥——

    *

    最后,白罗阳是被楼下的警卫从白泠的办公室门口拖了下去。

    但眼看着白罗阳离开,白泠的状态却依旧没有好上多少。

    浑浑噩噩的,就像是有一个人拿着一个锤子不断地敲击着她的脑袋,白泠头疼欲裂,踉踉跄跄地她想要站起来去找一个人,可是没想到的是,刚迈出几步,她便眼前一黑栽倒了在了地上。

    最后失去意识前,是一串急促的脚步声和熟悉的呼喊声传入了她的耳中。

    只是白泠却已经无法回应——

    就像是陷入了漫长无边的黑暗中,她被迫进入了一个虚无的世界,走一条看不见尽头的小路,就在好不容易即将看见光明时,父亲躺在病床上弥留的可怜样子又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那浑身插满了仪器的样子,便是一眼都叫白泠的心脏仿佛被揪紧了一般。

    于是惊恐之下,蓦然间,她睁开了眼睛!

    与此同时,房间中,淡淡的灯光也闯入了她的眼帘——

    白泠昏倒前,那阵熟悉的脚步声又再次出现,祁莫宇站在她的床头,有些紧绷的面上出现了放松了的神色:“你醒了,现在感觉怎么样,人还难不难受?”

    “……白芷烟呢?”白泠没有回答祁莫宇的话,一字一顿地,她盯着他问:“白芷烟呢,我要见她!”

    “……你冷静一点。”

    祁莫宇知晓白泠心中的想法,于是深深吸了一口气,他开口说道:“当年的事情,我相信存在着一定程度上的误会,白芷烟虽然性子偏执,可是对白父的爱却也是真的,我认为,当年那个保温杯中的东西具体是什么,她应该是不知道的。”

    而最大的可能,就是白罗阳骗了她。

    给那片□□片时,白罗阳很可能是告诉了白芷烟,那东西只是普通的补药,泡水喝了以后,白父能变得更好,更健康。

    所以那时,什么都不懂,又觉得大伯很可靠的白芷烟便这样将药片带回家里,还冲到了要给白父的茶水中。

    直到后面,白父出现意外,死在医院中,白芷烟这才隐隐约约窥见了一些事情背后的真相,可是,太过慌张的情绪让白芷烟不敢说出一切,因为怕人责怪,怕会承担刑事责任,所以她将这一切埋在了心底。

    也因为如此,后面一年,她才会郁结于心,身体情况急转直下,甚至还在医院住了那样长的时间,现在也是病病殃殃的样子。

    白罗阳掐准了这件事情,就是白家发现了真相,也不能拿他怎么办,因为白芷烟,白父的女儿,也是他的帮凶,所以,为了保住白芷烟,白家不会去警察面前揭露一切。

    而事实上,这一点,白罗阳也确实猜对了。

    白父临终前,对祁莫宇说过的一句话就是,让他什么都别查,让事情就停留在自己这里,这也是白父最后,能给白芷烟的宽容。

    而白泠怎么会不懂?

    只是,哪怕是懂,她也实在咽不下这口气。

    她从床上蓦地坐了起来,掀开被子就想要从房间中走出去,可就像是已经猜到了她的动作,下一刻,赶在她的手握上门把之前,祁莫宇直接展开双臂将白泠抱进了怀中,深沉的眼眸更是直直地注视着白泠惨白的小脸:“你要干什么?”

    “你说我能干什么!”

    白泠反唇相讥:“爸爸忍得了我忍不了!我要把那个蠢货抓起来,我要让她为这件事情忏悔一辈子!”

    那是她们的爸爸,可是最后,他却是死在了自己的女儿的手里!

    白泠之前就和白芷烟说过,让她不要总和白罗阳接近,可是她偏偏不听,甚至还因为这件事情和自己争吵不休,但是现在——

    父亲的死本来是可以避免的,是白芷烟谋杀了她的父亲!

    白泠心中生疼地奋力挣扎,想要挣脱开祁莫宇的束缚,可是蚍蜉撼树,祁莫宇的力气大的惊人,下一刻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后,他才开口说道:“白芷烟不在家里,我……安排了她短时间住在医院里。”

    因为已经猜到了今天的事情,所以提前,祁莫宇给白芷烟安排了住院,避免白泠冲动下做出什么后悔的事情来。

    而什么都不知道的白芷烟还以为这是白泠回家后故意针对她,因此离家前还发了好大一通脾气。

    可是——

    听着祁莫宇的话,白泠却控制不住的浑身一僵。

    自知自己如何发疯都不会有结果后,她浑身的力气就像是都在此刻被抽调干净,一直隐忍的眼泪,甚至也在这时掉落了下来。

    白泠颓然地和祁莫宇一起双双跌倒在了地上,哭的心都快要死去了一般,而祁莫宇亦是红了眼眶,在白泠脱力再次晕过去之前,她耳边皆是身边人轻轻的呢喃声。

    他一遍遍地说着“对不起”,也一遍遍地亲着她泪湿的眼角,许久后,他也慢慢落下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