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小说 > 都市小说 > 不准咬人 > 40.不放
    之后有一星期的时间,白泠都因为生病没能去公司工作。

    之前一向身体还算不错的她, 这一回就像是要将之前三年没生的病全部补回来那样, 从晕倒那天晚上开始, 她就一直在发烧, 中间几天,不管是吃药或是打针, 能用的方法都用了一遍,可是效果却并不怎么好, 直到整整折腾六天, 在第六天的晚上,终于, 白泠的情况好了一些。

    身上的温度不但降回了原本的正常体温,便连原本差劲的胃口也好转了许多。

    同样操劳了六天的祁莫宇看着这样的转变, 愁苦了许多天的面容这才终于拨云见日,甚至因为心情好,所以当天晚上他在书房开视频会议的时候, 十分难得没有冷言冷语, 而是和煦如同春风般地和大家商量接下来的公司计划。

    于是,“总经理警报终于解除”的消息, 立刻传遍了整个公司——

    要知道, 在白泠生病期间,公司的每个人也都仿佛生活在地狱中, 整天战战兢兢, 唯恐会被尊敬的祁总经理抓住问题, 冷冷地训斥一顿,因为压力太大,程序部的一个年轻小伙子都开始出现了秃头的征兆,可是现在,一切终于过去了!

    看着视频会议中祁莫宇明显好转的脸色,众人皆是徜徉在欢欣的海洋中,甚至,在祁莫宇不知道的情况下,下班后,整个公司的人还私下聚了个会,以此来庆祝尊敬的总经理心情终于变好的事情。

    只是……

    第二天一早,当祁莫宇从房间起来,如常去敲白泠的房门时,屋内却是一片安静,连一点声响也没有。

    ……

    白泠消失了。

    没有任何预兆,也没有留下只言片语,当祁莫宇拿出钥匙开进房门时,映入眼帘的便是整理好的床铺和空无一人的房间,而查问了家里的两个佣人,她们明显也对此一无所知,甚至如果不是祁莫宇说的话,她们都不知道白泠失踪了的消息。

    于是一时之间,昨晚好不容易回转了一些的“家庭气氛”又跌入了谷底!甚至还有严重起来的征兆……

    要说之前白泠生病时,祁莫宇还只是单纯心情不好的话,那么现在,在知道白泠不辞而别,下落不明后,祁莫宇已经是彻底变成了一个可怕的大魔王!

    ——

    一切都在转瞬间翻天覆地!

    所有人都在匆忙中跑出屋去寻找白泠的踪迹。她会去,可能去,或者是提过一嘴,但并不想去的地方,只要是她也许会出现的位置,每一个都被重点标记了出来,然后由人一个个地细细寻找。

    而除这些地方以外,像是医院,花园,或是超市,祁莫宇更是一个都没有放过。

    短短一天的时间,所有人都像是被人上了发条一般,哪怕没人监督,他们也根本都不敢懈怠!

    找了一个地方希望落空之后,他们便会快速去往下一个地方,只求能寻找到白泠的身影。

    而比众人更加急切的,便是祁莫宇。

    从发现白泠消失不见开始,他就像是被人重重打了一闷棍一般,一向聪明的脑子都出现了一阵长时间的空白,之后,好不容易反应过来了,他的心脏又像是被一把火在不断炙烤着一般,焦灼地几乎快要崩溃!

    他没办法想象,大病初愈的白泠会去什么地方,可能去什么地方!

    甚至,她这次离开,是只简单地去散散心,还是说,因为巨大的打击,她承受不住想要……

    祁莫宇根本无法想象!

    所以拼命克制着自己,他几乎用了全身的力气,去让自己将心底最糟糕的想法压制住,取而代之的,是他一天马不停蹄的奔忙——

    他找遍了白泠和他有说过的所有地方,甚至连白芷烟住着的医院都专程去了一趟,可是不管他如何寻找,茫茫的人海中,根本就没有他想要看见的那一抹身影。

    而恍惚中,时间也已经来到了晚上。

    苍茫的天空中,清明的日光已然消失不见,朦朦胧胧中,皎洁的月光洒落着脉脉的光明。

    世间万物都像是被拢着一层纱,叫人看不真切,也想不明白。

    忙碌了一天的时间,祁莫宇失魂落魄地回了白家,许是因为太累有些脱力,在走到白家的院子时,他踉跄了两步,勉强扶住一边的篱笆,这才没让自己狼狈地直接摔倒在地上,可尽管如此,那难看的脸色,还是预兆了他此时的情况并不是太好。

    人前一贯冷静沉着的祁莫宇,这一刻,所有的伪装都碎裂地彻底。

    一旁,周姨也是刚从外面回来,看着祁莫宇的样子,她有些担心地拧了拧眉头:“祁先生,你没事吧,是不是胃病又犯了?”

    这三年中,因为忙碌和饮食不规律,所以祁莫宇有很严重的胃病,周姨在家工作多年,所以见过不少次祁莫宇病痛时的样子,有时闹得厉害了,祁莫宇半夜都得去医院挂急诊。

    而现在,祁莫宇这幅面色苍白的样子,便有些像是胃病发作的状态。

    但是听着周姨的话,祁莫宇没正面回答什么,他深深地闭了闭眼睛:“有泠儿的消息吗?”

    “没有……”

    周姨也找了一天,此时闻言只能老实地摇了摇头:“我将白小姐会去的地方全部找了一遍,可是……白小姐都没去这些地方,对不起啊祁先生,很抱歉我没帮上忙,一会儿吃了饭,我再出去找找吧!”

    “……不用了。”祁莫宇哑声应了应,胃部的剧痛让他说话都十分吃力:“你回房间吧,我想要一个人在这里站一会儿。”

    “好好好,那,那我先进去做饭,弄点小米粥,一会儿祁先生进来吃点吧!”周姨连忙回答道,下一刻话音刚落,她也忙不迭地跑进了房间中。

    微胖的身形不过几个眨眼的功夫便已经消失不见。

    而因为四下无人,所以院子中,万物都安静到了极点。

    祁莫宇红了眼眶,心头的酸涩与苦意都在这一瞬间快速地发酵起来,可是,就在他眼中有泪地再一次闭上眼睛时,没想到的是,屋子里,一阵惊慌的尖叫声忽然响起——

    “啊!”

    是周姨的叫声,慌忙中就像是看见了什么,她极度震惊的大叫。

    祁莫宇闻言蓦地顿了顿,但是半晌过后,就像是想起了什么,他飞快地往屋内跑去。

    而刚进屋子,这次,他便直接看见了一张苍白的小脸——

    白泠也没想到自己正在洗锅的时候,周姨能忽然回来,她站在琉璃台前埋头倒着洗洁精,就在拧了一大瓶到水槽里时,身后,周姨的尖叫声忽然响起,而她也被吓了一跳,连忙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转脸看向了声音的来源。

    于是这一眼,不期然间,除了周姨之外,她还看见了急匆匆赶来的祁莫宇。

    ……

    好的吧,现在大家都知道她糊锅了。

    白泠有些尴尬地抿了抿唇瓣,低声解释道:“我不是故意的,我回家的时候,房间没人,我肚子饿,所以才想烧点东西吃。”

    可没想到的是,她的厨艺,从小到大好像都定型了一样。

    好好的食材,她不但没烧好,反而锅都黑成了一片。

    白泠一向要面子,所以在别人都没回家的时候,她想要尽快将一切处理干净,可是时机就是这么巧,现在大家都回来了。

    她羞窘地拢拳在唇边轻轻咳了咳,但也就在这时,她的眼前,一道挺拔的身影飞速闪过,将她紧紧抱入怀中——

    这已经不是祁莫宇第一次抱她了,在晕倒之前,白泠还记得祁莫宇也是这么抱着她,还亲了她……因为如此,所以前段时间她生病,昏昏沉沉一直也没怎么好意思跟祁莫宇接触,总觉得心里哪里都是怪怪的。

    包括现在,在最初被抱住时懵了一下之外,反应过来后,白泠也轻轻地挣扎了两下,想要祁莫宇将自己松开。

    可是——

    这个男人的力气大的却根本不给人反抗的余地。

    白泠的脸颊都红成了一片:“你,你别……”

    “你去哪里了?”祁莫宇却直接打断了她的话。

    白泠愣了愣,也明白了过来:“我早上去了爸爸那里……因为浑浑噩噩的,我也忘了给你们留下纸条,抱歉,没和你说一声。”

    难怪晚上她回家的时候,屋子里一个人也没有,现在这么想想,她也不难猜到其中的原因。

    而听着白泠的话,祁莫宇原本紧绷的面色也放下了不少。

    白泠说的“爸爸那里”指的自然是白父的墓地,他百密一疏,倒是忘了去那个地方找找。

    但是好在,结果总归是平平安安的。

    祁莫宇松了口气:“你想通了?”

    “嗯。”清楚祁莫宇的意思,白泠也点了点头:“这几天生病,我总觉得是爸爸想要和我说什么,只是我昏昏沉沉一直在睡觉,今天身体好点了,于是我就去见了他……也许,他也不想让我继续纠缠在这件事情里吧……白芷烟那儿,我不会再追究了,这个家,就这样吧。”

    最开始的,是母亲离开了她,后面,父亲也离开了她,现在,仔细算算,她也就剩下了白芷烟一个亲人。

    尽管心中想来也许还有些愤恨与悲凉,可是,白泠也是真的累了。

    就像是白父说的,就让这件事情停在他那里吧。

    白泠长长地叹了口气,几秒钟后,她也慢慢挂起了笑容,而注意到她的心情转变,祁莫宇也终于松开了紧紧抱着她的手,转而黑眸低沉地深深看着她:“你能想开,我真的很开心,但是下次,你去哪里一定要告诉我,不要再不辞而别,我被你吓坏了。”

    “是我不好。”

    白泠也知道自己做错了,于是乖乖地点头:“抱歉啊,你找了我很久吗?”

    “对啊,祁先生找了大小姐你一天!”胃病可都犯了!周姨连忙帮忙开口说道。

    毕竟是过来人了,她看得出祁莫宇对白泠的心思,所以她也立刻推波阻拦的在此刻阐述祁莫宇的不容易。

    而听着这话,白泠原本想要叫眼前人放开自己的动作也顿了顿,转而,她更加愧疚起来:“祁莫宇,你真是个好人。”

    她感动不已地真诚说道:“我为有你这样的朋友感觉荣幸。”

    祁莫宇:“……”

    祁莫宇唇边的笑容消失不见了:“你说什么?”

    白泠不明所以;“我说你是好人啊,能有你这样的朋友,我真的很……”

    “你以为,我为你做了那么多,就是为了想要做你的朋友?”这一次,不等白泠将话说完,祁莫宇已经打断说道。

    而这一次,随着他的开口,屋内,原本温馨和缓了许多的气氛也跌忽然冷清了许多。

    周姨犹豫地徘徊了一阵,半晌后,她还是决定远离危险地偷偷溜去了别墅外面,暂时躲避风头。

    而被祁莫宇这么质问,白泠的心脏跳得更快,直觉上,好像是有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即将破土而出,但是当下,她还是怔怔地不知道要回答什么:“你,你怎么了……”

    “你不知道我怎么了吗?”祁莫宇不答反问,将问题又抛回了白泠的手上:“我以为,你回国后,一些事情我已经做的很明显了。”

    白泠:“……”

    祁莫宇:“泠儿,你一直很聪明,你难道真的看不出,我喜欢你?”

    “你,你是不是病了!”

    就像是被火燎到了尾巴的猫,祁莫宇那最后四个字,简直就叫白泠的大脑都空了下来:“我,我看出什么了我!”

    “……”

    祁莫宇不动声色地收紧了手臂。

    要是以前,那也许看着白泠这幅慌张无措的样子,他会心软地放开她,不想逼地她心中不适,可是——

    人的忍耐总归是有限度的。

    他们已经不是不适合谈恋爱的15岁了。

    高中三年,国外又三年,祁莫宇已经等了太久太久,特别是这次回国,天知道白泠睡在隔壁的时候,多少次,他都想直接冲过去将这个没心没肺的小人抱在怀中,然后一口口地拆开吃下!

    朋友?

    见鬼去吧!

    他眯了眯眼眸:“你看不出的话,那现在我就亲口告诉你,我为你做的那一切,从不是要做你的什么好朋友,我喜欢你,从刚来白家不久,我就喜欢你,高中三年,我一直等着你长大,如果事情没有发生意外,你18岁生日那天,我就想要告诉你我的心意,可是……我等了六年,也不想再拖下去了。”

    “泠儿,你准备什么时候告诉我答案?”

    “……”

    白泠彻底懵了!

    要知道她这次不告而别能引出现在这么一场“意外”,那她早上离开的时候,一定会带上脑子,不要对祁莫宇不辞而别。

    现在,在他的连番攻势下,白泠的眼睛都要冒圈,她呐呐地重复,就像是个卡壳的复读机:“答,答案?”

    “对,要不要和我在一起,你喜欢不喜欢我,我要你亲口告诉我。”

    “可,可我真的没想过!”这个真的是白泠的实话。

    也许是从小跟着父亲长大,而在感情这方面,白父也从没教过她,所以,对于这种事情,白泠一直朦朦胧胧。

    后面出国求学,虽说那时她周围的同学皆是热情奔放,但是因为心里想着要好好学习,回国经营公司,所以白泠根本就没怎么关注过爱情不爱情的。

    虽说回国后,几次她确实都觉得祁莫宇对自己的态度有些“暧昧”,但是每当她心中生出异样,她也都会很快觉得“是自己想太多”。

    可哪里能想到,她哪里是想太多,分明就是想的还不够多……

    她眨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慌张无措地看着眼前面容威逼的男人,一时之间,一向自认为气势十足的白总裁,甚至恨不得能将自己蜷成一团,好随便找个抽屉藏起来。

    而白泠越是这样,祁莫宇的心中就越是难以克制……

    他眼眸中的黑沉已经变为了赤红,想要狠狠吻住白泠的想法,更像是一头野兽般不断在他的脑子里叫嚣。

    可是——

    看着白泠实在害怕的样子,半晌后,咬着牙,祁莫宇到底还是隐忍了下来,但下一刻,在某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俯身“泄愤”般地咬了一口对方的耳垂。

    随后,在怀中白泠不断轻颤的状况下,他一字一顿地开口说道;“我给你时间,但是我的耐心不是很好,你要快点给我答案。”

    “……”

    白泠无言以对。

    *

    要说祁莫宇以前在他面前,还维持着的是“好好先生”的人设,那么这次,他算是彻底地撕下了伪装,将自己贪婪的样子摆在了她的面前。

    头晕脑胀的,白泠晕晕乎乎地吃了祁莫宇给她做的饭,又晕晕乎乎,深一步,浅一步地走回了房间中。

    直到入睡前,心头大乱的白泠才忽然清醒了一些,但是清醒之后,经过一番慎重的思考,她还是认真地觉得,自己能拖就拖的比较好——

    毕竟祁莫宇说了要她给答案,可是又没说真正的期限。

    况且她实在是对这种事情没什么经验,所以什么尽快给答案的事情……还是拖拖的比较好。

    按照她的耐力,拖个一年半年……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吧?

    白泠在心中暗暗地想着,只是思绪间,下意识地,她还是红着脸没忍住地摸了摸自己被祁莫宇咬过的耳垂。

    那里仿佛还留着某个人的温度,烫的叫人的指尖都能发麻。

    而白泠热着脸颊,这一晚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握着耳垂的手也忘了放开,就这么一觉迷迷瞪瞪地睡到了大天亮。

    闹钟响时,她才睡眼惺忪地从被子里爬了出来,从床上走了下来。可就在她眯着眼睛,要进厕所洗漱的时候,没成想的是,床头柜上,手机忽然疯狂地响了起来!

    是她在公司的小秘书打来的电话。

    白泠困倦地划开了手机,放在了耳边,但是,还没等她“喂”一声,对面,女秘书慌乱的声音便已经传来:“白,白总,不好了!”

    “祁总经理报了人事部,说自己要请一个长假!他,他不是要离开我们公司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