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小说 > 都市小说 > 不准咬人 > 41.狡猾
    女秘书会这么说, 其实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毕竟公司里谁不知道, 祁莫宇祁总经理其实就是个工作狂。

    从接任公司职务到现在, 三年多的时间,几乎没有一天他会从公司请假, 便是国家规定的正经节假日, 他也是搬着电脑待在公司的办公室中, 废寝忘食地醉心工作,比机器人的待机时间都还长。

    可是这回——

    祁莫宇不但请了假, 还请了一个长假,而且请假的方式还是直接向人事部报备。

    要知道,人事部可是公司里嘴最大的一个部门,什么小事情一到他们嘴里, 那立刻便能传的上下皆知, 所以在听说祁总经理请假的第一时间, 女秘书便立刻给白泠打了电话,一边说,她还一边控制不住地瑟瑟发抖:“白总,您,您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祁, 祁总经理怎么会请假呢!”

    “该不会是……我前段时间听公司工作的同事说, 外面有竞争企业开出三倍的高价想要将祁总经理挖走, 您说这个节骨眼上, 祁总经理又请了假, 难不成……”

    “是祁总经理答应了对方公司的请求,准备离开我们白氏了?!”

    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他们公司可怎么好!

    这也不是女秘书对自家公司的业务能力没信心,而是……她实在太知道祁莫宇的业务能力了!

    这样的人,去什么公司什么公司好,到时候祁莫宇要真的去了白氏的敌对企业,那白氏不就是坐等着被猪拱的小白菜?

    想想都觉得生活没有指望!

    一向端庄大方的女秘书悲从中来地对着电话嚎叫不断,而白泠在接起电话,听完女秘书的第一句话时,也已经从困倦的睡意中清醒过来。

    她不是傻子,昨晚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后,今天祁莫宇又突然请了长假,便是用脚后跟想,她都不能猜出那个狡猾的男人的企图。

    ……

    该死!

    他就这么逼她给答案?之前说好的给她时间呢?合着时间就是那一个晚上?

    白泠想要摔手机地深深吸了一口气,只是……

    生气归生气,想着祁莫宇的所作所为,不知怎么,她的脸颊还是滚烫了起来,便连胸腔中的一颗心脏也开始疯狂跳动——

    而电话那头,什么都不知道的女秘书因为没有得到回答,所以嘤嘤嘤地含泪问道:“白总,您,您怎么不说话啊?您,您是不是不想理我啊?”

    “……你误会了。”

    白泠对娇弱的女孩子总归硬不起口气,于是她放软了一些声音,开口说道:“我是在想着解决方法。”

    女秘书不哭了:“嗯?那您准备怎么解决?”

    白泠:“我亲自去找祁莫宇一趟吧。”她放沉了语气道:“这件事你就别管了,安心工作,不会有不好的状况发生的。”

    “咦,可是祁总经理住在什么地方您知道吗?”女秘书有些着急地问道。

    她刚来公司一年,所以很多事情并不是非常清楚,也不知晓白家与祁莫宇的关系,而……

    白泠还真的知道祁莫宇住在哪里。

    只是……这些事情就没必要和女秘书说了。

    她含糊着对着话筒应付了两句,随后不等对方再说什么,白泠便已经挂断了电话,收起了手机后,下意识地,她也准备开门去隔壁,可是,就在白泠的手摸上门把准备用力的时候,就像是想起了什么,她的动作忽然停住——

    时间也像是停止在了这一刻,几秒钟后,白泠有些僵硬地转身,飞快地进了洗手间中。直到十分钟后,已经刷牙洗脸还梳了头的白泠才终于重新从洗手间中走了出来,带着些扭捏的心情,她开了门,步伐犹豫地走到了祁莫宇的房间门前。

    而一路上,白泠也已经将自己要说的话想的很清楚了。

    祁莫宇如今这番大动作,不过是为了给她施压,想要从她口中尽快逼出答案来,所以一会儿要是谈崩了的情况,大不了,大不了自己就先点了头……反正之后什么时候在一起的事情,大家还可以慢慢再商量。

    毕竟,昨晚回了房间后,她也认认真真地想过了自己对祁莫宇的感觉。

    虽说从朋友转换到恋人的心理状态有些别扭,可是仔细想想——如果她的恋人是祁莫宇,好像也没什么不好的。

    白泠有些局促地挠了挠头发,下一刻到了祁莫宇的门前后,她也深深吸了一口气,强行将自己汹涌的内心抑制下来,准备敲门。

    可没想到的是——

    她刚抬起手,紧闭的房门却已经自动打开。

    祁莫宇出现在了门后,目光微微有些诧异,只是,就在白泠以为这男人是知道自己来了,所以故意打开门的时候,她却瞧见了他手边的行李箱。

    房间中,一切都被归置地十分整洁,可是,从衣柜没来得及关严的缝隙往里看去,却能轻易瞧出,原本衣物整齐的衣柜中,此时已经空空荡荡。

    于是这一瞬间,白泠原本心中想好的话也都被彻底扔进了垃圾桶里。

    她脸上原本的红晕也尽数褪去:“你这是什么意思?”

    白泠冷了脸色,一字一顿地咬牙问道:“难道因为我们的私事,你不但不去公司了,现在连白家也不待了?”

    这前后是两件完全不同性质的事情。

    祁莫宇从公司请假,虽然引起了一些恐慌,可是到底还是一件小事,但是——

    祁莫宇要是从白家拿着行李箱离开,那事情的本质就变得完全不一样了。

    而祁莫宇显然也没想到自己出门时会遇见白泠,看着眼前面目冷然的小人,他的神情在微微顿了顿后,也渐渐恢复了过来。

    他柔声解释道:“这些都是暂时的。”

    白泠脸色更差:“……”

    祁莫宇的这句话,不就是变相肯定了她说的话?

    祁莫宇还真的是要走!

    她忍不住暴躁了:“你这样有必要吗!我,我给你一个回答不过是我们私人的事情,你都在白家住了那么多年了,现在就因为那么一个小事情,难道就要从白家搬出去!”

    “……可是那不是一件小事。”

    祁莫宇叹了口气,原本温柔的面色也有些冷清了下来:“我为了你的一个答案,等了六年的时间,付出了超出常人的努力和耐力,所以你的回答在我看来,是比我下半辈子还重要的事情。”

    “那,那你也不用专程搬出去吧!”

    白泠被祁莫宇认真的态度搞得有些语塞,下意识地,她的眉头也越蹙越紧:“你在家里等我的答案,那不是一样的事情吗?”

    “可我说了会给你时间。”

    “啊?”

    祁莫宇拿之前说过的话将白泠堵了回去;“我说要给你时间考虑,就是想要给你一个完全没有干扰的环境考虑,毕竟,你接下来给我的这个答案,会关系到我们之后的一生,只要你点头,给了我承诺,我这辈子就不会再放开你了。”

    “所以,我不想你因为一时心软,或是条件所迫答应我,而我觉得我暂时离开,给你一个完全独立的空间,会更好地帮助你思考出问题的答案。”

    “这段时间,我不会打扰你,也不会给你打电话,等你联系我了,我们再聊。”祁莫宇柔声开口说道。

    而他的一席话,也可以说是滴水不漏,从方方面面将白泠接下来想要说的挽留都给打了回去。

    白泠彻底语塞了。

    而在一阵沉默后,她也忍不住有点生气了!

    什么叫“给她一个独立的空间思考问题的答案”?这分明就是将话说的漂亮,实际上还是在逼迫着她!

    好,好!

    不就是走了吗?她一个人在外国三年都熬过来了,现在还能输在这个男人的手上?

    白泠冷哼了一声,这一刻因为想说的话都被堵回去了,所以她也干脆不说了!

    在狠狠用眼睛瞪了祁莫宇一眼后,她便径直转头往自己的房间走了回去,随后,“砰——”地一声关门声,用力的程度几乎连整个屋子都跟着抖了好几下!

    而此时,帮着祁莫宇上来拿行李的司机大叔也走到了楼梯口。

    眼看着白泠和祁莫宇闹出的矛盾,因为不是很清楚具体的情况,只瞧见了白泠生气的样子,所以他作为和事佬一般的角色,连忙着急忙慌跑了上来,对祁莫宇说好话:“祁先生,你别生气啊,我家大小姐的性格比较冲,但是人绝对是好的!”

    “刚刚她关门可能就是没注意,所以用的力气大了点,绝对不是故意针对你的意思!”

    至于后面那记瞪眼,看上去虽然是瞪眼……可那也绝对不是针对祁莫宇的意思!

    司机大叔满脸“她没有,她不是”的表情,义正言辞地开解祁莫宇,希望他别为了这件事情与白家“反目成仇”,可是——

    就像是没将他的话听进去,又像是将他的话全听进了……几秒钟,定定看着白泠房门的祁莫宇忽然笑了出来,眉梢眼角的愉悦就像是被人喂了一颗糖一般,甜滋滋的,连空气都暧昧了许多。

    司机大叔一脸的懵/逼。

    祁莫宇笑容不减地又弯了弯眼睛:“你不用担心,我和泠儿没什么事情,而且……”

    “你不觉得她刚刚离开时瞪我的样子,很可爱吗?”

    “……”

    司机大叔无言以对。

    *

    年轻人的思维,中老年人总归是有点跟不上的。

    发现自己的担心好像是多余的以后,司机大叔也不再说什么了,只是尽职尽责地帮着祁莫宇将手中的行李箱拿了下去。

    随后,透过空气,楼下司机发动车子的声音朦朦胧胧地传来,几秒钟,直到车子载着人,拐过了街角,这样的声响才终于消失不见……

    而待在房间中,空气终于安静下来后,白泠的心情却更加烦躁!

    气恼不已地,她抓着抱枕往空气打了好几下,但是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她还是颓然地坐在了地板上——

    有些人,有些事,只有离开不见时,好像才能明白他在你的生命中,到底占据着怎么样的分量。

    比如祁莫宇……

    他刚离开时,白泠还觉得自己不可能折在一个男人的手上,毕竟她可是堂堂白氏总裁,可是……一个月没见到祁莫宇后,白泠觉得……

    真香。

    一个月啊,整整30天的时间,白泠甚至觉得自己脑子都好像是空的?

    回到家里,屋子空空荡荡,坐在车上,身边空空荡荡,甚至到了公司,看着人来人往的大堂,她也依旧觉得空空荡荡。

    就像是生活中一直有力支撑的重心被忽然抽走,这一时间,白泠只觉得自己一直以来的世界都像是多米诺骨牌一样,成群结队地坍塌了下来。

    ……

    必须承认,这个男人真的非常狡猾!因为……

    他在家和不在家时,白泠去思考问题的答案,状态是真的会不一样……

    祁莫宇在时,白泠还举棋不定地想过,自己要不拖个一年半年再去回答他的问题,可是现在,祁莫宇不在了,咬牙支撑了一个月后,白泠就忍不住想要举白旗。

    于是在这一天早上,失眠了一晚上的白泠坐在去公司的车上,终于撑不住地拿出了手机,开始编辑短信想要发给祁莫宇,叫他回来——

    空白的文本框内,一个个细细小小的黑色字就像是排列整齐的卫兵,规规矩矩的没有半点逾矩,可是……也许是过不了自己心中的那一关,删删减减,一路上一个小时的时间,白泠将文本框里的文字删除了不知道多少遍,又重新打上了多少遍……

    就在折腾到后面,快要到公司,她也终于下定决心,编辑好了短信,准备发出去的时候,没想到的是,一个电话忽然打了过来!

    “叮铃铃”的响动就像是一道惊雷般瞬间打进了白泠的耳膜中。

    心慌意乱下,她捧着手机的手甚至没出息地哆嗦了两下,几秒钟后,强行镇定下来,她才划开了手机,将话筒放在了耳边:“喂?”

    “喂,是小泠吗?”

    司机大叔着急忙慌的声音从话筒中响起:“我现在在w市,你方便过来一趟吗?祁先生受伤了,不肯去医院!”

    白泠蓦地一愣。

    *

    有时,人生真是处处皆转折。

    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因为别扭和生气,所以白泠根本就不知道祁莫宇的行踪和下落,可没想到的是,再听见这个男人的消息时,却是他正在w市,还受伤了的消息!而根据司机大叔在电话中的犹犹豫豫的解释,白泠也在极度的震惊下,明白了整件事情的经过。

    原来从几年前开始,祁莫宇便一直在暗暗调查着自己父亲当年“意外去世”的事情。

    而与白父的情况有些相似,“祁父事故”看则表面十分单纯,其实暗藏着许多黑暗可怕的真相——

    因为,祁父根本不是死于意外,而是被生意场上被对手暗算,这才会横生灾祸,意外去世。

    而在他离世后,祁氏的顷刻分崩离析,也皆是因为对手的一手操控。

    15岁时,祁莫宇被白父带离了w市这个是非之地,放在了羽翼下保护,可是这个少年却一直没有忘记自己父亲的仇恨。这几年的时间,他一直在暗暗地搜集着关于当年的罪证,而这次,借着“给白泠思考空间”的借口,他离开了白家,不过也是为了给自己一个处理前程往事的时间。

    这前后的经过,在他的刻意隐瞒下,白泠根本从头到尾毫不知情,直到事情全部结束,白泠这才在司机大叔的悄悄报信中,知道了原来祁莫宇竟然瞒着她,做了这么一件“了不起”的大事!

    一时之间,白泠的怒火都涌到了头发尖上!

    但生气归生气,在知晓事情的第一时间内,她还是快速地命令了司机掉头开到高速上,直接出差去w市!

    于是就这样,满脸懵/逼的司机被动地接受了指示,在整整四个半小时的车程后,两人终于“快马加鞭”地赶到了电话中司机大叔所说的墓地。

    而刚下车,司机大叔便迎了上来。

    看见白泠,他大大地松了一口气,一张老脸都笑出了褶子:“大小姐,你可算来了!”

    “现在情况怎么样了?”白泠面无表情地问道,话音中仿佛淬着冰渣,冷的人骨头都发疼。

    但是司机大叔因为着急却没有察觉,听着白泠的话,他还以为是大小姐在关心祁先生,于是一眨眼的时间,他脸上的笑容便变成了忧伤,他说道:“情况很不好,大小姐,你是不知道祁先生经历了什么!”

    “我陪着他待在w市中,每一天都非常凶险,就在今天,好不容易,那个坏人被警察抓住了,可是最后要被带走的时候,那个人突然挣脱了警察,逃到了一辆车上想要逃走,是祁先生直接冲上去抓住了那个坏人!”

    “可是在两人的争斗中,祁先生也被那个坏人一刀扎在了手臂上,虽说最后警察及时赶到,将坏人带走,但是祁先生的手……”

    “我劝着他赶紧去医院,毕竟手上的伤实在是很严重,可是他偏偏不听,而是顶着伤到了这墓园中,说想要和已故的父亲说说话。其实吧,我也明白祁先生的一片孝心,但是带着伤不去医院,这,这不是要坏事了吗?”

    “现在祁先生都已经在墓园待了五六个小时了,还好大小姐你终于来了!”

    “一会儿你进去后,一定要帮着我好好劝劝祁先生,将他赶紧带出来,现在去医院才是最要紧的啊!”司机大叔苦口婆心地开口说道,满脸的担忧简直都快要化作实质从眼中流淌出来。

    而听着他的话,白泠也点了点头,甚至最后,她的脸上还带上了笑意。

    满脸认真地,她开口说道:“对,你说的对。”

    司机大喜:“那大小姐是准备进去劝祁先生了?”

    白泠:“当然!……你看我进去怎么打死他!”

    司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