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小说 > 都市小说 > 不准咬人 > 47.番外.怕热
    转眼第二日, 当清明的日光微微从洁净的窗外朦胧地映照进来时, 白泠放在桌上的手机闹钟也跟着响了起来。

    因为想着今天要独自开车远行, 所以昨晚从公司回家之前, 她便已经提前设置好了第二天时要出发的闹钟,时间不早不晚, 正好是早晨的六点半, 这样她开车过去和对方公司谈完事情后, 还能和人家顺便吃一次午餐来交流感情。

    此刻在闹钟响起的当下,尽管白泠浑身都有些绵软, 睡意也没从脑子中完全消失,可在勉力地睁开了眼睛后,她也还是挣扎着想要从床上爬起来,但是——

    她不过刚动了第一下, 身旁, 滚烫的胸膛与灼热的呼吸声便已经紧紧贴了过来, 连带着,她不盈一握的细腰也被人蓦地扣紧。

    就像是小时候小姑娘抱娃娃一样。

    白泠被人不留一丝缝隙地亲密抱在怀中,而祁莫宇声音低哑地抵着她圆润的耳垂,随着开口说话的幅度,他的唇瓣不断与她的耳朵暧昧地摩擦着;“怎么要起的那么早?”

    “……”白泠很想转头凶这个人一口。

    可是早上刚起床, 她的力气和声音都还没有完全恢复到清醒时白总裁的样子, 刚一开口, 她就破功了;“昨天我不是和你说好了要去外面出差吗, 你难道忘了吗?”

    清晨还带着些困倦的声音沙沙绵绵, 好好训斥的话,此时听起来就像是在撒娇。

    而很显然,某个男人也确实将白泠的质问当做是撒娇吃下肚子了。

    于是下一刻,他抱着她的力气更大,甚至那性感的薄唇,也慢慢从她的耳垂挪开,向着她的唇瓣一点点亲了过来:“我没忘,但我不想你走……”

    “……”

    我不想你走。

    我不想从你的房间离开。

    这个男人“不想”的事情怎么就这么多呢?

    白泠忍不住腹诽,与此同时,她也想起了昨晚发生的事情——

    那时将自己堵在房间中,两人又像是之前那样纠缠了一个小时的时间,白泠被他亲的身上半点力气也没有,眼泪也沾湿了浓长的睫毛,本以为被“折磨”地这么惨了,祁莫宇也应该能放过她,满足地回去自己的房间,可是昨晚……

    某人却偏偏不按常理出牌!

    人的欲/望就像是一口永远填不满的水井,看着白泠泪眼朦胧,小脸绯红的样子,第一晚还能咬牙克制,送美食回屋的男人,这一晚,却是怎么都无法说服自己离开。

    于是在死缠烂打,借口说自己“不想从白泠房间离开”的男人,最后到底还是靠着自己的“本事”,成功地在用过晚餐后,留在了白泠的房间中过夜。

    虽然之后躺在大床上,两人没再做什么逾矩的事情,可是光是这么躺在一张床上,这一晚,哪怕是在睡梦中,白泠也依旧能感觉到身旁一侧,祁莫宇身上散发出的热气。

    就像是一口天然的小火山……

    平时清清冷冷,好像一汪冷泉的男人,这一夜浑身的热度,简直已经到了白泠会怕的程度……

    所以下意识地,怕热的她哪怕是睡着了,都希望能尽力远离热源,但是偏偏,她的想法总与祁莫宇背道相驰。

    不管她逃到什么地方,晚上某人长臂一展,都能将她捞回怀中紧紧抱着,就像是刚刚——

    闹钟响起的时候,白泠勉力挣扎着从祁莫宇的怀中出来,半闭着眼睛将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摁掉,可是前后不过十秒钟不到的功夫,现在,她又被这个男人抱进了怀中。

    这时候白泠要是能打人的话,那祁莫宇真的可能会死……

    她咬牙切齿地用手撑着祁莫宇的胸膛,想要将他推远一点:“这事情是你说不想就不想的吗?我要去出差,那是公事,别一会儿耽误了事情害的我真的生意都做不成!”

    “……”

    啧,这话也是够狠心的。

    祁莫宇忍不住为自己心疼,但是却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生意没了不还有我吗?我想要亲一下。”

    刚刚他一路从她的耳垂亲过来,可是刚蹭到唇角,就被白泠推远了。

    现在,在祁莫宇的眼中,白泠柔软嫣红的唇瓣就像是一盘早餐前的美味甜点,他势在必得,实在不想放弃。

    而听着这露/骨的话,白泠一本正经的神情也险些维持不住……

    这个男人,从她答应做他女朋友开始,亲一下,我就碰一下……这样类似的话,几乎是成了他的口头禅,可是也不是第一次吃亏,白泠昨晚被欺负地身上又是红痕斑斑,现在哪里能不知道,祁莫宇的“一下”,那可根本就不是大家认知中的“一下”!

    所以咬了咬牙后,下一刻白泠也不惯着祁莫宇,一个用力便将像被子一样盖在她身上的男人给掀到了一边。

    而祁莫宇就像是早就料到了白泠会这么无情。

    被推开后,他脸上的神情倒是没有太大的变化,顺从着离开了白泠后,他也没有再在床上躺下去,长腿微展,从床上缓步下来后,就像是个没骨头的大型娃娃一般,他半弯下了腰,从后头抱着白泠,将下巴搁在她的颈窝处,也跟着她一步步去了厕所中刷牙洗脸。

    两人身高差这么多,这个男人也就是腰好才能这么折腾……

    中间整个过程,哪怕白泠再怎么嫌弃,动胳膊想要叫身后的人下来,皆是没有得逞。

    最后被弄得有些累了,反正也只是被抱着而已,白泠也不想再去忙碌,抱着“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精神,她开始恢复平常心,自顾自地做自己的洗漱工作。

    可是,就在她刷牙洗完脸,准备出去外面拿工作装的时候,没成想的却是,祁莫宇忽然掐住了她的下巴,带着她的脸向一边侧去。

    而没有防备下,白泠一头雾水地也忘了反抗。

    于是就这样,刚将头歪过去的她已经被人重重吻住,随后舌尖一动,他便已经直接挑开了她的唇瓣,往里面长/驱/直/入,白泠吓得一懵,下意识地,她连忙想要往后退去,可就像是猜到了她的意图——

    下一瞬,一只大手已经按住了她的后脑勺。

    祁莫宇不但不让她逃跑,反而还固执地将她更压向了自己,强迫着白泠去承受他的所有热情。

    而在这样纠缠了几分钟后,祁莫宇才终于放开了她,可是白泠已经被亲的气喘吁吁。

    “……”

    事实证明,大多数情况下,某个男人想要的事情一般都能成功。比如昨晚,他想要留在她的房间中,再比如现在,他想要亲一下……

    要知道,白泠本以为这件事情在床上没得逞后,应该也就算是彻底翻篇,可谁能想到,这人放长线钓鱼,纠缠着她一路到了浴室,如愿叫白泠洗漱完了以后,还是将自己的福利拿走地彻彻底底。

    于是在气愤和羞窘的情绪中,白泠面色涨的通红,下一刻去外头拿了要换的工作服后,在某人的轻笑声中,她再控制不住暴力地直接将祁莫宇从浴室中赶了出去。

    而了解白泠性格,知道小家伙再撩就该真的生气了的祁莫宇这一回终于没有反抗。

    非常乖顺的,就像是个做错了事情的小学生一般,他从浴室中离开,待在外头的房间里等着白泠换好衣服,但在她收拾妥当,从浴室走出来时,他还是很快笑着迎了上去——

    故意用受伤的那只手轻轻拉着白泠的衣摆,祁莫宇低声说道:“我送你出门。”

    “……不用了。”

    白泠摇了摇头,虽然很想要将祁莫宇的手甩开,可是想着他还有伤在身,她也只能深吸着气压下心中的暴力企图:“现在这个时间家里的保姆都起来在准备做饭了,你和我要是从一个房间出去的话,被人看见了关系就瞒不住了,所以我一个人出去,你等晚点了再从我房间小心点出来,记得别人看见了!”

    “……”

    他还真是差点忘了这一茬。

    白泠不想让两人的关系那么快就被家人知道,但是昨晚他强硬的留宿后,今天早晨,自己还真不适合跟着白泠一起从房间里出去。

    他叹了口气,下一刻倒是不再纠缠,只是有些可惜:“你睡了我,就这么走了,今天会有很长时间我都没办法见到你。”

    ……

    能好好说话吗?

    什么就,就睡了他!

    白泠咬牙:“……你别胡说霸道,而且不过几个小时,我很快也就回来了,我平时也总在公司啊,你不是也在家里好好的吗?”

    白泠不解风情,犹如直男一般地挥了挥手,打发祁莫宇:“好了,你在家里乖乖地待着,我谈好生意就回来了。”

    “……”

    这对话,自己的人设还真是跟吃软饭的男人有些相似。

    不过这样的感觉倒是也不赖。

    祁莫宇从善如流地接受了白泠的“劝慰”,只是在白泠临出门前,他还是忍不住目光闪了闪,建议道:“不如我和你一起出差吧,路上还能陪陪你,你去谈生意的时候,我就在车上等你。”

    这样他也就能和白泠分开少一些时间了。

    必须得承认,祁莫宇在某些方面有些“贪心”,一想到几个小时都得和白泠无法见面,他便觉得有些不舒服。

    可是就想要和祁莫宇分开一些,免得被吃豆腐吃到渣都不剩的白泠怎么可能同意!

    “……”

    还是拉倒吧!

    她想要一个人静静!

    白泠忙不迭地拉开大门从房间中小跑了出去,甚至没来得及回头看后面的祁莫宇一眼,她匆匆忙忙的逃得就像是只虎口脱身的小兔子,而站在后头,祁莫宇透过门缝看见了白泠的动作,站在原地,面色黑沉了一阵后,他忍不住“啧”了一声。

    ……

    这小东西,也真够狠心的。

    他待在她身边,难不成还能吃了她,有必要这么害怕吗?

    祁莫宇拧着眉在心中不乐意地想着,而此时已经跑远了的白泠自然对这一切无从知晓。

    从楼下慌里慌张地跑下来后,为了防止某人穷凶极恶的追踪,白泠连早饭都没顾得上在家里吃,从厨房拿了两个刚做好的菜包子后,她便径直去了车库,将车子开到了门口。

    可就在她准备打着方向盘离开的时候,别墅中,一道纤瘦的身影却忽然抱着什么东西小跑了出来——

    步伐十分急促,而眼风瞧见了什么的白泠也慢慢地放缓了行车的速度,以此同时,她也降下了车窗。

    看着眼前的身影,白泠微微蹙着眉问:“你怎么那么早出来了?”

    “我,我听周姨说,姐姐要出差去外地是吗?”白芷烟小声喘着气问。

    许是最近情绪波动太大,白芷烟本来便消瘦的面颊更见凹陷,站在阳光下,她的脸色更是白的仿佛电影里出来的鬼一样,看着实在有些吓人。

    但是瞧着这样的白芷烟,白泠却还是忍不住有些心疼。

    下意识地,她也想起了已经去世的父亲。所以听着白芷烟的话,白泠也难得放柔了一些脸色,没去和她计较之前录音笔与祁莫宇的事情,她点了点头,回答道:“对,我今天得出门一趟,去的地方不是很远,顺利的话,下午就能回来。”

    “可是我看你拿了早饭没拿点什么喝的东西……”

    白芷烟凝眉看着白泠说道:“我刚刚给你泡了点红枣茶,甜甜的不但好喝还适合女孩子,姐姐你最近太辛苦了,不嫌弃的话带着路上喝吧!”

    她表情柔和地眨了眨眼睛,话音刚落,她也将手上的保温杯递到了白泠的面前。

    从别墅出来时,这便是她一直捧在手上的东西。

    只是……

    白泠愣了愣,因为看见这保温杯,她再次想起了已经去世的父亲,当然,白芷烟递给她的保温杯不是当年给白父的那个,那个杯子早已经随着车祸消失不见,现在白芷烟给她准备的这个杯子应该是新买的,可是下意识地……

    怔忪间,白泠确实不是很想要这个东西。

    许是看出了白泠的心里,白芷烟在稍稍顿了顿后,苍白的小脸上也浮现出了局促的神色,她轻声问道:“姐,姐姐……你怎么了?你是不是嫌弃我给你准备的红枣茶?”

    “不是。”

    白泠如实地摇了摇头,此时,她也想起了从一开始就藏在她心中的疑惑,她看着白芷烟问到:“你今天好像格外懂事,平时你是不会为我做这种事情的,更不会一口一个‘姐姐’的喊我。”

    “那,那是因为我以前太任性了,不知道你对我的良苦用心!”白芷烟很快回答道:“这两天,从张医生来了之后,我想了很多,所以我决定改正自己的缺点。”

    “你是我的姐姐,我本来就应该尊重你,爱护你,为你着想,我想,我们两个关系变好,这一定也是父亲愿意看见的!”白芷烟笑着说道,憔悴的脸上绽放着柔和的善意。

    而白泠说不出话来:“……”

    白父永远是她身上的软肋,不然,她一开始也不能因为父亲,容忍着白芷烟这么多年的时间。

    现在,白芷烟说起白父,也叫白泠觉得惆怅和感慨——

    能看见两人相亲相爱,白父确实会开心地,或许,自己一开始是想的有些多,有些敏感,毕竟当年白芷烟往保温杯里放药,那也是无心之举,是白罗阳教唆她,骗了她。

    而因为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后面白芷烟也郁结于心,在医院中病了一年。现在时间都已经过去这么久了,一样的手段,白芷烟怎么还会用到第二次?

    况且白泠相信,自己的这个妹妹对于当年害死父亲的事情一定是心存着愧疚的!

    她在心中暗暗地想着,于是下一刻,白泠也慢慢展露出一个微笑后,接过了白芷烟递到了她手边的保温杯,放在了自己的车座边:“刚刚是姐姐不好,谢谢你给我准备的红枣茶,我收下了。”

    “那你一会儿一定要记得喝啊!”

    白芷烟甜甜地笑了一下:“我给你放了许多红枣,味道一定很好!”

    “嗯,我知道了。现在我得走了,你回去吧。”白泠温和地点头说道,因为时间确实耽搁的太晚,话音刚落,这次她便打着方向盘彻底地离开了家门前,往导航说的路径直开去。

    而后视镜中,白芷烟的单薄的身影也渐渐越来越远,只是——

    在白泠的车子终于拐弯消失不见后,白芷烟的唇角也勾起了一抹阴翳的微笑。

    缓缓转身,她就像是办成了什么大事的大功臣一般悠然地往自己的房间走去,就在走到门口,要关上房门的时候,口袋中,她的手机忽然响起——

    是白罗阳的电话。

    白芷烟慢悠悠地接起电话放在了耳边,话音弯弯绕绕,因为放松,她也忘了将门彻底拉上:“喂。”

    “喂!”

    白罗阳有些急促,又有些紧张的声音很快响起,他压低了声音:“那药,你放进保温杯里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