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小说 > 都市小说 > 不准咬人 > 1.大小姐
    八月盛夏,从清晨开始,扰人的热气便随着头顶的太阳遍洒在天地每个角落。

    车水马龙的大街上,祁莫宇穿着一身黑衣坐在副驾驶座上。

    昨天,他刚处理完爷爷的丧事,曾经偌大一个祁家,从原来无事亦高朋满座到后面有事却门可罗雀,不过只经历了几十年的时间,但值得庆幸的是,因为丧礼上来的人不多,所以祁莫宇并不是很忙,只一个上午,他就将所有事宜处理结束,送着爷爷的骨灰进了墓园中安葬。

    但是空下来后,他也依旧没有休息好。

    几乎是一夜无眠,因为睡不着,所以昨晚凌晨两点时,他也干脆放弃了在床上来回辗转,起身开了电灯,坐在书桌前看之前没做完的高数题目。

    就这样过了几个小时,等家里的大门被轻轻叩响的时候,时间已经是早上七点钟——

    白父之所以来的这样早,也是惦记祁莫宇一个人在w市孤苦无依。

    其实之前他在y市听说祁家老爷子身体不好的时候,白父就想过来帮忙,可意外横生,临到出发,家里娇生惯养的小女儿却又突然旧疾复发。

    于是迫不得已下,他在家里耽误了些时间,可不曾想,就是这样一个多星期的功夫,祁家老爷爷不治去世,而那老房子中,也就只剩下了祁莫宇一个人。

    白父懊悔了一个晚上的时间,同时心中的焦灼也更加剧烈,所以今早凌晨四点,在确定小女儿没再不舒服后,他便立刻驱车来了w市将祁莫宇接过去。

    这也是他之前在老友去世时便有的安排——

    祁莫宇的父亲是白父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两人交情深厚,关系更是牢固如铁,后来,因为各自事业发展方向不同,于是这才分开两地,也减少了联系,可不曾想,白父最后听见这个好兄弟的消息时,已经是他因车祸离世。

    而雪上加霜的是,在他尸骨未寒的时候,他的妻子便不辞而别,只留下了儿子祁莫宇给年老多病的祁家老爷子照顾。

    这样一老一小留在老房子中,这叫白父怎么放心?

    所以在事故刚发生不久后,白父便联系了祁老爷子,说要将他们两人带去w市一起生活,反正自己也是孤家寡人,家里就两个女儿,房间还空着许多可以住人。

    如果是在平时,祁家老爷子一定会因为不想给人家添麻烦拒绝白父的建议,可是看着日益衰败的祁家还有出色的孙子,最后老人还是答应下了白父的话,但没曾想,在白父来之前,老爷子便先撒手人寰,连白父的最后一面都没见到。

    车上,白父如今想起这件事情,也还是觉得难过。

    他侧目看了看身边的英俊少年:“莫宇,我这样叫你可以吗?”

    “可以的,白叔叔。”祁莫宇礼貌尊敬地点了点头,清冷的神情因为面对长辈,所以也如春风破冰般回暖了不少。

    白父笑了笑:“你和我也许还不太熟悉,我是你爸爸的好兄弟,以前你刚出生的时候,我还抱过你,给你送过长命锁,后来之所以缺少见面,是因为我和你爸爸工作忙,但是现在既然我将你接到家里了,那你以后不介意的话,就可以把我当成爸爸看。”

    “当然,这不是要你对我改称呼的意思。你还是叫我白叔叔,但是在家里,你完全可以随意自在一些,就当做是在自己家一样!”

    祁莫宇:“我明白,谢谢你。”

    “不用,你这孩子那么有礼貌干什么?”白父故意嗔怪地瞪了眼睛,但是很快又笑了起来:“对了,你知道叔叔家的状况吗?”

    “叔叔家有两个女儿,大女儿叫白泠,和你同岁,都是15,小女儿白芷烟小两岁,今年13,她身体比较不好,但是温柔可爱,很好相处,就是白泠……”

    白父欲言又止地咳了咳:“她比较任性骄纵,因为是女孩子,也是被我宠坏了,所以一不高兴就喜欢板张脸,比较难亲近,一会儿到了家里后,我会给你介绍的!”

    “对了!这次你来y市要读的一中,我刚好给你和泠儿安排到了一个班,她学习不好,以后你们在学校可以共同进步啊!”白父乐呵呵地笑着说道。

    因为想起了祁莫宇优秀的成绩,所以他也十分开心。

    其实从很久以前,白父就已经知道了自己兄弟的儿子非常会读书,从小学开始一路到初中,祁莫宇从来都是“别人家孩子”,这次中考,他更是w市的中考状元。

    本来,要是祁父没发生那个意外,照理说,祁莫宇是要进w市的南山高中读书的——

    那是w市最好的高中,与y市一中一样,都是全国说的上来的优秀学校。

    听说,当初为了争取祁莫宇来校就读,南山中学的老师可是亲自和祁莫宇面谈了好几次,本来都已经说好了,可没想到,计划赶不上变化……

    不过反正成绩好,哪个高中也都一样!而且在一中读书的话,祁莫宇还能连带着帮衬一下自己任性读不好书的宝贝女儿。

    简直两全其美!

    白父美滋滋地在心中暗暗想着。

    而听着白父的话,祁莫宇也微微顿了顿。

    对白泠的介绍,也是能看的出白父是亲爹了,他清浅地笑了一下:“之前爷爷和我说过白叔叔家的情况,我会和您女儿一起好好学习的。”

    “那就好,叔叔对你有信心的!”他没信心的……只有自己的那个大女儿。

    下意识地,白父的脑袋中又浮现出了一张骄纵任性的精致小脸,于是尴尬地咳了咳,他转开了话题:“对了,说起你爷爷,他临终前我因为琐事没办法亲自前往,他对你有什么交代吗?”

    “……有的。”

    这次沉默了比较久的时间,祁莫宇开口说道:“他要我好好听您的话,去了y市也要好好学习。”

    “诶,我知道他老人家一定很担心你,不过有我在,白叔叔一定会将你好好养大的,今年寒假的时候,我再带着你回去看他老人家!”

    “好的,麻烦白叔叔。”

    “不麻烦,祁老爷子以前对我也很好的。”白父感慨地叹了口气,而话语间,原本平稳的车子也慢慢停了下来,最后停在了一栋白色别墅的跟前——

    白家这就到了。

    白父推开驾驶座的车门从车上走了下来,将手上的车钥匙交给司机后,这才又带着祁莫宇一起走进了庭院中。

    盛夏的骄阳下,圆润可爱的鹅卵石也在闪烁着微光,而穿过一段石阶后,宽敞漂亮的房屋内部也变得一览无余。

    首先迎面而来的,便是屋子内温度正好的空调冷风——

    祁莫宇以前的家也非常漂亮,就像是这装修精美的屋子般令人赏心悦目,所以在走进这个地方后,祁莫宇的神情并没有窘迫,只是淡淡地站在原地,清雅笔直地如同是一根苍劲的翠竹。

    白父从头到尾都带着温和的笑容,进了屋子后,他也立刻招呼祁莫宇坐在沙发上,可也许是听见了楼下的动静,下一刻,楼上的一个房间大门打开又关上,一个身形清瘦的少女已经从二楼跑了下来——

    “爸爸,是莫宇哥哥来了吗!”可爱的女声轻快地问着,尾音糯糯,叫人听着便忍不住心头发软。

    而随着这轻灵的声音,很快地,说话的主人也俏生生地从楼梯上跑了下来。

    女孩子看上去十分地漂亮柔弱,就像是电视剧中学校校花会有的样子,也许是身体不好,所以她的面色有些苍白。

    祁莫宇毫无波澜的眼眸微微抬了抬,没猜错的话,这个应该就是——

    “小烟。”白父看着眼前的少女慈爱地笑了笑:“你怎么不好好在楼上休息跑下来了?现在还难不难受?”

    “不难受了。”

    “医生叔叔开的药我都吃了,爸爸总是把我当成易碎的玻璃娃娃,我不开心!”白芷烟佯装生气地嘟了嘟粉嫩的唇瓣,但是很快地,她也甜滋滋地笑了起来:“我下来是听见你进门的声音了,爸爸,你身边这个帅帅的大哥哥,就是莫宇哥哥吗?”

    “对,他就是我之前和你说过的祁莫宇哥哥,来,莫宇,这个就是我的小女儿白芷烟,以后你就把她当亲妹妹看待好了!”白父爽朗地开口说道。

    而祁莫宇也轻轻点了点头:“好的,我明白了。”

    “哈哈哈,对了,泠儿呢?我怎么没看见她?”白父看着一边上来送果汁的佣人问。

    佣人回答:“大小姐刚刚被隔壁的好朋友喊去了,一会儿应该就回来了。”

    “这孩子,怎么总往隔壁跑,也不在家里和妹妹玩!”白父有些无奈地拧了拧眉,虽然话语中有些抱怨,可也明显拿自己女儿没什么办法。

    白芷烟拉了拉白父的衣角:“爸爸,姐姐不喜欢和我玩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没事,我身体不好,姐姐喜欢活泼的女孩子,所以不喜欢和我一起那也没关系的。”

    “不许胡说,你身体不好那泠儿也是你姐姐……算了,我回来说说她!”

    “那……好吧。”白芷烟小心翼翼地低了低脑袋:“可爸爸一会儿千万别在姐姐面前说起我,不然她会以为是我在你面前胡说了什么。”

    “好,我知道了。”白父慈爱地摸了摸自己小女儿的头,点头答应。

    而站在一边,祁莫宇已经又恢复了原本清清淡淡的状态,仿佛耳边的一切自己都没听到。

    在白父与白芷烟说话的过程中,他只是礼貌地接过了佣人拿上来的果汁,放在唇边轻轻地抿了一口,可就在准备放下的时候,不曾想,门外,一阵脚步声忽然响起——

    下意识地,房间中,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门口方向,而没隔多久,一个圆圆脸笑眯眯的女生就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她……

    是白叔叔的大女儿白泠?

    看着不像是脾气不好,骄纵任性的样子。

    祁莫宇在心中默默想道,可下一刻,圆圆脸的女孩子已经对白父喊了一声:“白叔叔。”

    祁莫宇:“……”

    白父报以微笑:“晴雨,泠儿呢,我听说她早上去找你了?”

    “嗯,对的。”尹晴雨应了应,此时也注意到了白父身边英俊美貌的少年,她眼睛发亮地捧着脸,但是花痴了一小会儿功夫后,下一刻,因为白父的话,她还是先将脑袋转向了自己的身后,看着某人:“泠大小姐,你爸爸找你。”

    “……”

    一阵沉默从屋外蔓延到屋内。

    一会儿功夫后,一道娇小的身影终于从尹晴雨的身后出现,站在了屋中所有人的眼前。

    少女穿着一身漂亮的白色连衣裙,裙子在膝盖左右的位置,露出一双细致匀称的小腿,可以看的出娇生惯养,女孩子的肌肤比牛奶还要粉白上几分,连普通人色素暗沉的膝盖,也是透着可爱的粉色。

    而一路向上,精致漂亮的锁骨,曲线优美的天鹅颈衬托着一张美丽到了极点的面容,不过巴掌大小,却像极了日本手工精巧的陶瓷娃娃。

    一时之间,亮堂的客厅仿佛都因为她的出现增光添彩不少。

    祁莫宇不是没见过好看的女孩子的,可是此时,他也是不着痕迹地微微一顿。

    但是女孩子却看也没看他一眼,从出现在客厅开始,她就是冷着一张脸,很不开心的样子,茶色的眼眸更是疏离冰冷。

    白芷烟首先上前了一步:“姐……”

    “闭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