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小说 > 都市小说 > 不准咬人 > 9.欺负
    祁莫宇会做饭,这件事情白泠之前还真是想都没想过。

    毕竟在人家来之前,白父虽交代过祁莫宇现在家境破裂,可是那也不过是这一两个月的事情,而以前的祁家,却是w市首屈一指的显赫家族。

    祁莫宇更是祁父唯一的独子,从出生开始便是“含着金汤匙”,后面几年,人家不但家境好还非常努力,学习、运动……就连长相都是人群中最出类拔萃的那个。

    所以这样的人进厨房做饭?想想都是非常奇幻的事情。

    可是这样的一幕,却到底还是展现在了白泠的眼前——

    在说完那句“不介意的话,可以试试我的手艺”后,祁莫宇便微笑着走进了厨房中,随后,整齐麻利的切菜声,熟练翻炒的锅铲碰撞声,就像是精心被谱写出的乐章般,一串接一传地传进了白泠的耳中,叫她站在原地忍不住怀疑,爸爸接回来的到底是个和自己一样的15岁少年,还是不小心接回家了一个厨子。

    而这样的疑惑,在一个小时后,祁莫宇将饭菜端上桌时,上升地更为激烈。

    甚至没控制住地,白泠还古怪地眨着眼睛,上下看了祁莫宇几眼——

    动作间,茶色的眼眸在暖黄色的灯光下就像是两块晶莹剔透的宝石,叫人经不住怦然心动。

    祁莫宇自然将身旁白泠的小动作看在了眼里,于是低垂的眼帘微微顿了顿后,他才重新笑了起来:“饭菜都在这里了,不知道你的口味怎么样,希望你不要嫌弃。”

    “……你是怎么学会做饭的?”不答反问,白泠疑惑地将心底最大的那个不解问了出来。

    毕竟,祁莫宇的手艺,说什么“不要嫌弃”,那真是实在太谦虚了。

    与被打翻的那些饭菜一样,这次祁莫宇准备的也是三菜一汤,除了有白泠想要吃的小鸡腿和红烧牛肉之外,祁莫宇还做了一道清炒白菜和番茄蛋花汤。

    毫不夸张地说——

    那时在厨房,他还没将盘子端出来前,白泠站在外头便已经开始咽口水,后面饭菜出来后,她虽维持住了面子没做什么太没出息的事情,可是她心底,那眼巴巴的赞叹却是真真切切的。

    恍惚中,白泠甚至都要以为自己是来到了什么美食节目,不然,为什么连一道普普通通的清炒白菜,都好像泛着电视镜头中才会出现的晶亮光泽?

    白泠抬眸没忍住地舔了舔唇角,粉嫩的唇瓣犹如莹润的玫瑰花瓣。

    祁莫宇的眼眸暗了暗,再开口时,他的声音也有些低沉:“以前在家看人做过,后来出去参加比赛,没人照顾,所以也试着学了一些,但只有自己吃过。”

    “你是第一个品尝者。”

    祁莫宇稍稍顿了顿,眸中真切的笑意像是点点繁星般渗透出来:“要是不介意的话,你可以先试试看。”

    白泠点了点头:“那好吧。”

    话都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哪怕是做的真的不好吃,自己总归还是会鼓励他的。

    白泠在心中暗暗地想着,下一刻也落落大方地坐在了椅子上。

    与此同时,祁莫宇就像是最合格的贴身管家,白泠落座后,他便十分自然地将碗筷都摆齐在了她的面前,末了还夹了一个小鸡腿到她的碗中——

    随后半个小时的时间里,餐桌上便只能听见碗筷碰撞所发出的细碎声响了。

    以前吃饭一向习惯心不在焉的白泠,第一次在餐桌上如此集中,只差将整张脸都埋进身前的小碗里!

    这四道菜,祁莫宇可以说都将它们做到了极致!

    小鸡腿浓香可口,咬下一次便唇齿弥香不散,红烧牛肉炖煮适宜,几乎入口即化,下饭再适合不过!

    白泠几乎扫空了盘里的所有剩菜,就连最后的番茄鸡蛋汤她都泡了米饭全部解决。

    而坐在她的对面,看着胃口大好的白泠,祁莫宇的唇角也在垂眸间微微弯起,仿佛十分愉悦,但是下一刻,等白泠吃好了东西抬头时,他的这个表情又已经恢复常态。

    他淡淡地笑着:“看来我这次做的不算难吃。”

    “……你太谦虚了。”

    这次他做的何止是不难吃,简直是太好吃了!白泠在心中十分肯定地想着。

    祁莫宇也礼貌道谢:“谢谢,你不嫌弃就好。对了,你如果吃好了,那我去厨房洗碗。”

    “不用你动手。”祁莫宇话音未落,白泠便摇了摇头。

    因为吃饱喝足,所以她的神情也没那么倨傲,相反,此时的她眉梢眼角都透着淡淡的满足。

    就像是只喝饱了奶的小奶猫,她指了指桌上的所有碗:“你帮我做饭了,那碗就全部我来洗,这点小事情我还是能做的。”

    “……可是这对我来说也很方便。”

    祁莫宇没有要答应的意思,他认真地看着白泠:“我来做吧,你去休息。”

    “不,我都说了不用你动手了!”白泠又板下了脸,下一刻,就像是想起了什么,她忽然起身从凳子上站起来,转而又“蹬蹬蹬”地跑上了楼梯,跑进了房间。

    这一系列的动作发生地毫无征兆——

    有几秒钟的空档,祁莫宇这样淡然的人都难得地愣在原地,而等稍稍清醒过来后,他也下意识地以为白泠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自己“不听话”,所以生气了。

    可就在这个想法刚从他脑袋里蹦出来的时候,没成想的是,那关上的门又重新开了起来。

    拿着什么东西的白泠“蹬蹬蹬”地又从楼上跑了下来,站在了他的面前。

    祁莫宇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你……”

    “你的手是因为上次保护我弄伤的吧。”白泠指着祁莫宇一直放在口袋里的右手,开门见山地说道。

    反正事情都说到这里,也算是完全说开,她也不别扭了。

    刚刚吃饭时,透过眼风,白泠有注意到,祁莫宇一直用的左手,虽然看着表面没什么妨碍,可是她总觉得心里不是滋味。

    她看着祁莫宇坦白道:“其实我一直没和你说,昨天,你和朋友一起去商场买奶茶的时候我看见你了,但是因为那时候我和你关系比较尴尬,所以我没和你打招呼,但是在那里,我看见你的手受伤了,而我想想,这个原因也只能是我。”

    “本来,昨天下午我回家的时候是去药店买了消肿的药膏想要给你的,但是后来,因为我妹妹在,我就没给,而是带回了房间,但你也别误会,我不是因为白芷烟所以才故意不理你的。我和她的关系比较复杂……”

    白泠蹙眉解释道:“白芷烟从小就和我关系不是很好,说起来,原因也在我身上。因为妈妈是生她的时候难产去世的,所以小时候我不懂事,一直不愿意和她亲近,总是冷着脸对她,而她身体一直不好,性格也比较敏感,可能是觉得我一直很讨厌她,也渐渐地开始针对起我。”

    这是一种逆反心理。

    小时候,白泠因为心结,一直没给予白芷烟一个作为姐姐应有的关心,所以后来,在白芷烟稍稍长大后,她也总将白泠当成竞争的敌人看待。

    白芷烟年纪小,身体不好的情况下,家里人难免多几分重视,爸爸也多几分疼爱,于是时间久了,白芷烟就习惯性地将这些外人对她的宠爱,当成了可以利用的武器,用来对抗家里唯一对她“不好”的姐姐。

    等后来白泠稍稍大一点,解开心结,明白自己以前做的不对,想要重新对妹妹好的时候,白芷烟也已经不领情了。

    所以小时候,白泠也曾许多次因为白芷烟非常委屈,甚至朦胧中,她还记得自己因为“被欺负”离家出走过。

    但那段记忆现在随着时间也已经变得模糊不清,无法分辨,可也是从那之后开始,白泠藏起了自己原本的性格,习惯用生气和冰冷去伪装自己。

    于是自然而然地,这样也被人觉得不好相处。

    白父不就总这么说她吗?

    白泠在心中有些无奈地想着,但是这些事情,她也就没必要和祁莫宇说了。

    她将掌心中的药膏摊开放在了祁莫宇的面前:“诺,这个给你,我买的是最贵的,药房的人说这个效果很好,两三天就能消肿,这样你上学也就不影响了。”

    不然耽误读书写字,那她的罪过可就大了。

    祁莫宇微微顿了顿,灯光下,他的睫毛也轻轻颤动了两下:“你昨天就给我买了?”

    “对啊,我不是看见你手受伤了吗……”白泠尴尬地挠了挠脸颊:“对不起啊,我不是有意害你手肿的。”

    归根结底,那还是爸爸不好!

    (远在飞机场的白父打了个喷嚏!)

    而听着白泠的话,这一次,祁莫宇终于暖暖地笑了出来,也不再掩饰:“没事,我知道那不是你的原因,可是……你昨天为什么不给我?”

    白泠耸了耸肩:“因为白芷烟已经给你施过魔法了,那时我要是再过去给你药膏,她一定会不开心。”

    而且……

    昨天远远看着两人关系很好的样子,白泠也下意识不想过去。

    祁莫宇却有些头疼了:“昨天那个魔法……是因为小烟看见了我的伤处,她说如果我不接受她的‘治疗’,那她就要将我受伤的事情告诉白叔叔。”

    这种事情自己能处理的小事,祁莫宇不想给白父添麻烦,所以无奈之下,他只能答应了白芷烟给自己施魔法。

    本以为很快就能结束,可不想,就在这时,白泠回来了——

    不过现在,这些事情也都不是什么大问题了。

    白泠不在意地摇摇头:“没关系,现在说开了也就好了。”

    祁莫宇也笑了笑:“嗯。”

    白泠:“以后大家都是朋友,你也别觉得我不欢迎你,晚上的饭菜你做的很好吃,谢谢了,嗯,我也先去洗碗,你要没事就回房间休息吧,反正别待在楼下。”

    不然要是她笨手笨脚又洗碎一个盘子什么的被祁莫宇看见,那她又得丢脸。

    白泠絮絮叨叨地说着,而仔细了解她这个人后,其实便会发现她身上也有许多和白父相似的地方。

    祁莫宇眼中更暖地弯了弯眼睛,下一刻在帮白泠将碗筷全部堆在厨房后,他也依言向着楼上走去。

    只是在走到一半时。

    正低头蹙眉认真洗碗的白泠不知道,祁莫宇并没有再继续前进,而是就这么站在了正好能从厨房看见她的角度上,不动声色地停下了下来——

    夜色渐渐浓暗,但不管墨黑如何浸染天空,总有明亮温柔的月光照亮天际。

    祁莫宇垂眸看了一会儿手上刚刚白泠给他的药膏,慢慢地,他的脑中也不自觉地想起了一个年纪小小,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却还要固执说“自己不想回家,不想让妹妹欺负”的小姑娘。

    不知道,这时候他要是下楼去对白泠说,其实那天在商场里,自己早就看见了她,并且,之所以叫她发现自己的伤处,那也是他故意的……

    那小姑娘会不会气得把药膏拿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