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小说 > 都市小说 > 不准咬人 > 17.驱逐
    白芷烟与两个保姆之前皆不在家中,所以,在她们的印象里,白泠和祁莫宇应该还是互不说话的冷淡关系,哪怕是下午回到家中,两人是一起进屋,可她们也只单纯地认为这是因为刚放学,两人同班凑巧的缘故。

    可没想到的——

    现在,一向不喜欢别人去她房间的白泠却忽然对祁莫宇发出了邀请,并且,祁莫宇后头也没拒绝,含笑点了点头后,便长腿一迈地跟到了白泠的身后。

    一高一低两道身影交相融合,不过几个眨眼的功夫便已经消失在了众人的眼前,而站在原地,相比较目瞪口呆的两个保姆,白芷烟的面色更差。

    不着痕迹间,她轻轻地眯了眯眼睛,收回了身侧半伸出去的手——

    这是刚刚在白泠让祁莫宇上楼的时候,白芷烟做出的动作。

    就像是护食的小孩子想要将喜欢的东西藏起来,一听白泠的话,白芷烟第一个反应就是伸出手去想要拉住祁莫宇的衣角,让他不许离开。

    可就像是猜到了她的企图——

    下一刻,不等白芷烟的手指头如愿地揪住祁莫宇的衣角,身侧,那抹高大的身影便已经先一步离开,甚至上楼的过程中,他连头都没有回过来一下,看一眼自己。

    ……

    他是不小心,还是有意为之?

    白芷烟的脸色猛地沉了沉,纤细到有些病态的手指在身侧无人看见的地方悄悄握紧成拳,但是很快地,在保姆的眼光向她看来时,白芷烟又恢复了天真浪漫的样子。

    而楼上房间中,对于楼下的一片混乱,白泠自然无法知晓。

    她带着祁莫宇轻车熟路地走进了房间,在将书包随便放到一边的地上后,她指了指自己屋子中最大的一面柜子,大方豪气地说道:“选一个吧!”

    “……”

    祁莫宇微微默了默,几分钟后,他才终于开口,看向了眼前的柜子:“你是要送我艺术品?”

    白泠不置可否。

    是的,她刚刚用手指着的那个柜子,里面满满摆着的全是手工艺品,有别墅,有城堡,还有一些她之前尝试用陶土烧出的花瓶,有大有小,颜色各异,满满当当排列在一起,错落有致间,竟然也能给予人一种美轮美奂的视觉感受。

    而这些,可都是白泠的骄傲,不是关系好,都看不见她的这些东西!

    她骄傲地勾了勾唇:“很漂亮吧!这些都是我自己做的,你喜欢哪个就拿走好了,不过只能选一个。”

    她着重声明最后一句话,可祁莫宇的重点却并不在这里。

    他挑了挑眉:“……这些都是你做的?”

    上回抱着白泠回房间的时候,祁莫宇便已经阴差阳错看见过这面柜子,对于里面的艺术品,他一直以为是白泠花钱买的。

    毕竟有钱的二代都会有一些自己的小爱好,他以前就有一个朋友喜欢收集各地的邮票,为此经常一个月便要花费到几十万之多。

    而白泠的这一柜子,看上去虽不至于如此破费,可是与建筑模型相比,那些花瓶却看着并不便宜,有一些竟是比祁莫宇以前看见过的一些藏品还要漂亮!

    可没想到的是,这些竟然都是白泠自己动手做的?

    上次的房间设计,现在的手工艺品……

    她身上到底还有多少自己没没发现的闪光点?

    祁莫宇心头微热地看向了站在柜子边的白泠,目光中满是复杂纠结的感情,而不是很能看懂祁莫宇目光的白泠,现在已经自动将对方的眼神看成了是崇拜!

    于是脑补完毕的她精致的小下巴都要扬到天上去了:“是啊,都是我做的!”

    本小姐就是那么厉害,那么牛/逼!

    白泠在心里满是骄傲地补充道,为了不至于太过张扬,她没直接从嘴巴里说出来,但尽管如此,看着她的表情,祁莫宇也大概能猜到了她的脑补。

    他失笑地抿了抿唇角,一双漆黑的墨瞳浸满了笑意,与此同时,脉脉的柔情更像是涟漪层层泛开。

    他认真看着白泠:“你为什么要突然送我你做的东西?”

    白泠眨了眨眼睛:“因为你昨晚还有中午都给我东西吃了,所以礼尚往来,我不会做饭,就送你我做的手工艺品吧。”

    这也算是一份诚挚的回礼了。

    祁莫宇的目光却顿了顿,像是有些没想到白泠会这么回答,他噎了一下:“仅仅如此?”

    “……不然还能为什么?”白泠反问,因为祁莫宇古怪的问题,她也不解起来。

    “……”祁莫宇无言以对,可是半晌后,他还是笑了起来:“是我想多了。”

    白泠生性单纯,对于一些事情现在还没开窍,他其实应该开心。

    他转了话题:“那我能问问,你做的东西除了送我之外,还送了什么人吗?”

    白泠:“你问这个干嘛?”

    “就是单纯好奇。”

    “……”

    这人稀奇古怪的问题还真是特别多诶!

    白泠莫名其妙地拧了拧眉,可下一刻,她也还是伸出了手指头给祁莫宇比了个“2”,她回答:“就两个,一个是爸爸,还有一个是晴雨,你是第三个,其他的还没遇上合适的。”

    “原来是第三个……”祁莫宇唇齿微妙地绕了一遍这句话,下一刻,他却忽然趁着白泠没注意的时候,向前往她的位置走近了几步。

    白泠猛地一惊,可祁莫宇却像是没有察觉。

    直到两人距离不过一掌,他才停下了脚步,慢慢地低下了头,正正地对上了白泠水嫩的眼眸,开口笑道:“我之后,你能不能别再送他人自己做的东西了?”

    他不想看见除了自己之外的男人拿着白泠的手工艺品,哪怕是白父……他也会忍不住想要吃醋。

    祁莫宇自认变态地想道,与此同时,他的眼眸中,深沉可怕的占有欲亦是一瞬而过。

    而听着他的话,白泠几秒钟后,才后知后觉、又惊又吓地眨了眨眼睛:“……”

    *

    最后捧着一个水蓝色的小花瓶,祁莫宇被白泠从房间中“赶”了出来。

    毕竟白大小姐从小到大还没被除父亲之外的人“命令”过什么事情,所以下意识地,清醒过来后,白泠的第一反应就是自己的“权威”受到了挑战,十分不开心!

    于是在祁莫宇挑选了一个花瓶抱在掌心后,她便面色不豫地将这个自己带进来的人又重新赶了出去。

    而祁莫宇作为被“驱逐”的对象,脸上却没有什么不开心的地方。

    被赶出房间的整个过程中,他的唇角都带着浅浅的微笑,甚至,在身后白泠小脸生冷地关上房门后,他的唇角弧度却是更大,便连一双眼睛也微微地弯成了两道新月。

    ……

    怎么那么可爱?

    不开心了还让他挑完了礼物再将他赶出来?要不是气氛真的不对劲,祁莫宇刚刚真的差点没忍住想要抵住房门,再去看看白泠“气急败坏”的小样子。

    但是……

    为了不将白泠彻底惹毛,祁莫宇到底还是没这么做。

    捧着手里瓶身圆圆,瓶口也是圆圆的小花瓶,祁莫宇站在原地无声地轻笑了一阵,这才小心地护着手里的这个小东西,往自己隔壁的房间走去。

    只是没想到的是,

    刚一打开房门,他却看见了自己床上,正坐着一道纤细的身影——

    是白芷烟。

    不知何时进去的,此时她应该是在他的房间中等待了一段时间,但她并不是好好地端坐在床边,而是闲闲地正翻看着什么,而定睛一看也不难发现,她正拿在手中玩着的东西,是祁莫宇放在床头的一本高数书。

    昨晚入睡前,他因着还有一些时间,所以看了几页才关灯,可现在这本书,却被白芷烟拿在手里。

    祁莫宇微微蹙了蹙眉,下一刻,许是听见了开门的声音,白芷烟立刻抬起了头,像是没感觉自己随便看别人书的行为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她自然地将书放回了床头柜,这才开心地一蹦一跳来到了祁莫宇的身前。

    她扬着可爱的小脸笑道:“莫宇哥哥,你回来了!我等了你好久哦,超级无聊的!”

    “……你怎么会在我的房间?”祁莫宇没有回答白芷烟的撒娇,相反,他声音微冷地问道。

    白芷烟却像是有些不懂地眨了眨眼睛:“我在这里等你回来啊,莫宇哥哥,我进了你的房间,你不开心吗?”

    她小心翼翼地说着,话语间,小孩子做错事情一般,她紧张地红了红眼睛,可怜兮兮的仿佛受了很大的委屈。

    ……

    这是白叔叔的女儿。

    祁莫宇提醒自己,到底还是将心中的情绪压了下去,他摇了摇头:“没事,但是下次别这样了。”

    “好的,我知道了……”白芷烟轻声地应了应,话末也点了点头。

    只是,话语间,她也依旧站在房间中,没有任何要出去的意思。

    祁莫宇的面色变得更淡:“你还有什么要对我说的?”

    “莫宇哥哥真聪明!”白芷烟又笑了起来,仿佛之前委委屈屈的人根本和她没有关系,她重新抬起了头,这次却是看向了祁莫宇手里的小花瓶:“莫宇哥哥,这个小东西是姐姐送给你的吗?”

    “嗯。”

    “可是她为什么要忽然送东西给你啊?”白芷烟疑惑地蹙了蹙眉;“姐姐之前不是很讨厌你,很不欢迎你吗?”

    “……”

    祁莫宇还能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他的声音彻底冷了下来:“你是想要我将所有的生活都汇报给你?”

    “不不不,我没有那么霸道!”听出了祁莫宇有些生气了,白芷烟又委屈地低下了头:“我,我只是有些好奇而已,因为这次我从外地看病回来,发现你和姐姐的关系变好了许多,甚至你和她,比我和你还要亲近,莫宇哥哥,我是真心将你当成大哥哥的,所有我有些担心……”

    “你会不会像晴雨姐姐那样,以后就都被姐姐抢走,不理小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