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小说 > 都市小说 > 不准咬人 > 21.都听你的(捉虫)
    在最短的时间内,白泠搜寻了脑中自己所有的记忆,可还是非常可惜的,对眼前的人,她的印象一片空白。

    于是十分坦诚地,她摇了摇头。

    而“小虎牙”男生显然也猜到了这个结果,在微微顿了顿后,他毫不介意地笑着说道:“看来那天我没给你留下什么太深刻的印象。”

    “嗯……”

    “我可能得转成背影你才能比较有记忆点。”男生思索着摸了摸下巴,这一次话音刚落,他也顺着背过了身去,只用高大的背影对着白泠的方向。

    高高大大的他,便是不露脸也是格外出色,不过瞧了一会儿这个身影后,白泠原本因为疑惑蹙起的眉头,也真是慢慢舒展开了。

    她恍然:“你是迎新大会时站在我前头的男生?”

    那时候因为太热,白泠还将他当成“遮阳伞”使用过,效果虽不能和真的阳伞相比,但是也十分实用。

    男生这才又笑着转了回来:“你认出来了?那时候为了你能站的舒服点,我站在前面一直都没动,本来想要和你打招呼的,但是大会一结束你就很快走了,所以……但没想到,今天我们还能遇见!”

    白泠有些汗颜。

    那时她确实也没想到自己的小动作,原来都被前头的人看在眼里,她抿了抿唇角:“我那时候太热了……”

    “我明白。”

    男生毫不介意地笑了笑,下一刻也将问题拉到了关键:“有过那么一次经历了,我们也算是朋友了,以后说不定每个星期一开大会的时候我还都得做你的阳伞,所以,认识一下吧!”

    “我叫贺子琪,在七班读书,你的名字是?”

    “哦,我叫……”

    “她叫什么你不需要知道。”这一次,白泠的话还没说完,身旁,祁莫宇低沉的声音便已经从中插入。

    灿烂的阳光下,祁莫宇的面色却带着说不出的阴沉,他看着眼前的这个男生:“你以后不会做她的阳伞。”

    言下之意,你们也不用认识。

    男生脸上的笑意微微收敛了几分,毕竟他也都不是傻子,对于祁莫宇眼中毫不掩饰的敌意,他能看的一清二楚,但是贺子琪也从来不是胆小怕事的性格。

    在稍稍顿了顿后,他也重新笑了一下:“这个还真说不好,至少现在,我还都是一把有用的小阳伞。”

    总比某些人伞都不是要好许多。

    贺子琪人畜无害地笑着。

    祁莫宇眯了眯眼睛,这一次也没有回答:“……”

    而相较于两人之间“刀光闪烁”的可怕气氛,另一边,白泠对于两人的心思却不是很能get,甚至在贺子琪说出最后那句话的时候,她还觉得颇有道理地点了点头。

    毕竟小阳伞是夏天特别热的时候才会用到的东西,接着秋天天气凉了,自然也就不需要了。

    于是她没心没肺地用赞同的眼神看了一眼贺子琪,但是下一刻,她还是将问题转到了自己此时最关心的东西上。

    她忍不住垮了一张脸,用快要爆炸的目光苦大仇深地看着祁莫宇:“人家是我认识的人了,我能喝水了吧?”

    “……”

    祁莫宇说不出话来。

    虽然情感上,他依旧并不想要白泠去碰别的男人的东西,可是理智上,他还是知道自己不能因为个人情感,就眼睁睁看着白泠这么难受。

    于是下一刻,祁莫宇默然地闭了闭眼睛,贺子琪则是重新笑靥阳光地将水递向了白泠,可就在两人的指尖即将因为这个动作相触的时候,更快的,一只大手横空插入——

    祁莫宇面不改色地将水握在了自己的手中:“谢谢你的水。”他对贺子琪道;“宋纶,送人家回去吧,这里我来就好。”

    “……”

    神特么送人回去!

    两个班现在可都是在一块操场上的树荫下休息的,就是真要送,他能给人家送到无米开外吗?更重要的是——

    他又不是祁莫宇的管家,为什么“送客”这种事情都要他来!

    宋纶面黑如锅地在心中连番吐槽,骂人的弹幕简直都已经密密麻麻看不见人影,可哪怕心里这么想着,实际上,他还是非常帮忙地架着贺子琪,一副“哥俩好”的样子,将人家弄到了七班休息的树荫下面。

    而站在原地,白泠渴的都要头顶生烟,眼看着“生命之水”到了祁莫宇的手中,她也着急地顾不得接过来了,“啊”了一声,她便已经张开了嘴巴——

    就像是乳燕急需要母亲的投喂,她眼巴巴地看着祁莫宇,一双水汪汪的眼睛中满是渴/望的神色。

    祁莫宇的眼眸蓦地黑沉了几分,但是下一刻,他还是温柔地将水小心地喂到了白泠的唇边。

    于是“咕噜咕噜”地几口后,世界都好像变得美好了许多!

    白泠因为终于喝到了水,原本焦躁不安的心情得到了缓解,干涩的唇瓣更是因为得到了滋润,所以重新变得粉嫩柔软,仿若果冻般叫人想要压在嘴里,仔细磋磨。

    而在缓解了最开始的口渴后,很快地,白泠也自食其力地将矿泉水瓶自己拿在了手中,小口小口地喝着,不再那么急促。

    可就在喝完了水后,出乎意料地,站在一边的祁莫宇却忽然抬起手来,用大拇指擦了擦她的唇角。

    这样亲密的举动实在有些突如其来——

    白泠反应不过来地眨了眨眼睛,抱着矿泉水一时之间也都忘了要拧上盖子,而像是早就猜到了自己如此的举动后会看见白泠这样惊讶的神情,祁莫宇面色如常地解释,声音微微沙哑:“你喝的太快,唇角有点水渍。”

    “……”

    这,这么丢脸吗?

    自己竟然喝的嘴巴都漏水了?

    白泠涨红了脸,因为祁莫宇的话,她也忘了要去“兴师问罪”,在一阵沉默后,她一边佯装无事的拧着盖子,一边小声叮嘱:“……这件事情,就别说出去了。”

    不然朋友,他们是没办法做了。

    而祁莫宇自然明白她的意思,于是控制不住地,他低笑了一下,愉快的心情就像是雨后的春笋,冒出了一个尖尖的棱角:“好,都听你的。”

    白泠十分满意地笑了笑。

    原本剑拔弩张(自认为)的气氛,此时也终于彻底地缓解了下来。

    而过程中,一直站在一边的尹晴雨眼看着这样的情景,半晌后,到底还是自我嫌弃地捂上了眼睛——

    毕竟——

    难道就她一个人觉得刚刚祁莫宇用大拇指给白泠擦嘴的动作十分色/气吗?

    *

    怀抱着无法言说的心情,这一天放学后,尹晴雨离开地特别仓促,只和白泠打了声招呼后,她就立刻抱着书包从教室中跑了出去。

    而与早上情况一样,秉持着贯彻统一的做事理念,下午放学,白泠也早已经决定好了自己要和祁莫宇一起走回家。

    矿场的街道上,因为傍晚太阳已经大半落下山头的缘故,所以阳光也不像是之前那样炙热。

    可是,走了十几分钟后,白泠也还是累的小腿一直发软——

    毕竟今天的运动量,对于她来说实在是有点大了。

    不但早上走了半个小时的路,下午体育课,她又做了四十五分钟的操,所以现在,回家的路不过刚到一半,白泠便没出息地有些腿软,迫切地想要倒在地上再也不要起来,但顾忌着自己“霸总”的面子,所以尽管她已经累的够呛,可是颤颤巍巍地,白泠也依旧还在坚持着。

    但祁莫宇从一开始也就看出了白泠的疲态。

    此时在走到一处商场前时,他便停下了脚步:“泠儿……你陪我买样东西吧。”

    他目光微沉地开口说道,与此同时,他的心口处也在微微收紧。

    毕竟……

    这还是他第一次如此亲密地称呼白泠,因为如此,一贯沉着冷静的祁莫宇甚至觉得自己的耳尖好像有些发热。

    但是白泠真的太累了,在身边少年心思如此激越的时候,她十分直男地……

    什么也没发现。

    喘了口气后,她才看着祁莫宇道:“你要买什么?”

    “……一辆自行车。”知道白泠没注意到自己刚刚话中的重点,祁莫宇有些无奈地看了看她:“你选一下喜欢哪款,我买下来载着你骑回家,好不好?”

    “……”

    当然不好了!

    白泠立刻摇了摇头:“你不要买自行车了,为什么要买那个,我们走路回去就可以了。”

    祁莫宇道:“我不想看你那么累,而且你愿意陪我上下学,我很感谢你,所以买一辆自行车,以后也都可以用,挺适合的。”

    “……所以你是为了我买自行车?”虽然祁莫宇话中意思隐晦,可是白泠哪里有听不出来的道理。

    她抿了抿唇角,表情有些凝重。

    祁莫宇笑了笑:“你不喜欢我买自行车吗?”

    “不是这个问题!”

    现在的重点哪里是她喜不喜欢人家买车,而是她自认为“照顾人家,可是却是给人家添了麻烦”!

    况且,就是真的要买,那也应该是她来买,毕竟祁莫宇的情况不是很好,虽然有积蓄,可是也一定不是很多,这样让人破费,白父不说她,白泠自己也会内疚。

    可是……

    这个月的零花钱,她早就都拿去买模型还有做花瓶用的陶土了……

    现在,去小卖部买根棒冰请一下课还行,但是要买自行车,那真是把她卖了才能把钱凑齐了。

    一贯“唯我独尊”的白大小姐,今天第一次,好像感觉到了来自生活的“艰难”。

    她愁眉苦脸地叹了口气;“这样吧,自行车我来买,你等我给尹晴雨打个电话。”她那边应该有钱,拼拼凑凑,一辆自行车应该还是能弄出来的。

    不行的话,她就只能给爸爸打电话了。

    白泠一边拿着手机,一边在心中暗暗地想着,可是下一刻,祁莫宇却直接用手挡住了她的手机屏幕。

    他笑着也跟着叹气;“你就那么担心让我花钱吗?”

    “这样吧,我明白你不想给我增加负担的心情,可是买了自行车,我要用,你也可以用,没道理就让你一个人花钱,我们合资好了,自行车的钱,你一半,我一半,你的那一半我先付掉,之后等你有钱了,再给我。”

    “毕竟你会担心我,我也会担心你,为了我的尊严,我们就用这样和平的方式解决问题,这样可以吗?”祁莫宇柔声商量道。

    而事实上,这样的方法,也确实是最公平的方法。

    白泠略微眨了眨眼,稍稍思忖后,为了最后一句祁莫宇说的“尊严”,她也还是点了点头。

    于是下一刻,两人便一起走进商场的贩卖中心,挑了一辆价钱适中,适合祁莫宇,白泠又能坐的上后座的自行车付钱买下。

    而这样一番耽搁后,等他们双双回到白家别墅的时候,原本还带着些亮光的天空也已经完全昏暗了下来——

    豪华的别墅中,远远便能看见客厅处亮着的明亮灯光,庭院里,娇艳欲滴的小花静静地绽放着芬芳。

    因为以后上学放学白泠都不用再逞强地走路回家去学校,所以在坐着自行车回到家后,白泠也非常开心,陪着祁莫宇去仓库停车的时候,她还没忘了给自行车的轮子上加一把锁。

    这是她在祁莫宇买车的时候,用身上所有的零花钱问店主买来的。

    虽说现在市面上小偷已经不是很流行偷自行车,但是一些安全防护还是不能少,更何况这辆自行车白泠还非常喜欢。

    于是认认真真地,她给自己的小车上完了锁头,因为心情愉悦,她的眉梢眼角都点缀着波光粼粼的笑意。

    祁莫宇看着蹲在地上,变成了小小一个的白泠,半晌后实在没忍住地笑出了声,声音低沉好听:“这里是白家的仓库,不上锁其实也没关系。”

    毕竟小偷就是真的要偷自行车,那也一定是在一些大街上之类的公众场合,怎么都不可能偷盗到别人家的仓库里。

    可是白泠却不这么认为:“这里虽然是我们家的仓库,可是保不齐什么时候会有小偷光顾,到时候其他的车子太重太笨他偷不走,怎么就不会把注意打到我的自行车上?”

    而且也许是自家的“孩子”怎么看都好看?

    哪怕车库中,此时一旁还停着几辆白父前两年买的高级轿车,价格都在百万左右,可是这些东西在白泠看来,就是一辆也没自己的小自行车好看!

    她在心中骄傲满满地想着。

    而祁莫宇虽然知晓,“一个小偷千方百计真的进了车库也绝对不会偷自行车,更何况,哪怕是自行车上了锁,人家也能直接端走”的这些事情,但他也没有再开口说什么。

    下一刻,他已经一脸觉得“白泠说的很有道理”般地点了点头。

    而心中想法得到支持,白泠也非常高兴。

    于是带着矜贵的笑容,她从地上开开心心地站了起来,和祁莫宇一起往前头别墅的大门走去,准备放了书包开始吃晚餐。

    但他们没看见的是——

    随着他们的离开,仓库旁的一棵大树下,一道纤细的人影慢慢地从树干后走了出来。

    方才从白泠和祁莫宇进仓库开始,白芷烟就一直站在暗处,小心地隐藏着自己的身影,于是在恍然没有察觉的情况下,两人和乐融融的对话悉数皆是通过微风传进了白芷烟的耳中。

    直到两人离开,她这才一脸阴郁地从树后走了出来。

    只是清冷的月光下,白芷烟双眸中那种可怕的嫉妒却在越发升腾,仿佛是自己的私有物被人抢走,缓缓地,她攥紧了身侧的拳头,慢慢地咬紧了牙关——

    而对于自己离开后发生的事情,白泠自然不会知晓。

    回了房间放了书包后,她便在周姨的招呼下去了楼下餐厅吃饭。

    之后的几天时间里,一切也都是相安无事的状态,因为有了小自行车的帮忙,所以白泠再也不用担心自己的体力跟不上祁莫宇。

    每天早晨,她吃着祁莫宇给她准备的早餐,然后坐在后座让祁莫宇带着去学校,每天下午,她喝着祁莫宇给准备的饮料,然后再让祁莫宇带着回家去。

    这样的日常对白泠来说,实在从各方面都太过安逸。

    于是没想到的是,三天后,在星期五即将放假的这一天,班主任忽然来班上,宣布了一个月后,学校即将举行月考。

    这也是一中的一个“习俗”。

    每个月,学校都会进行一次大考,届时会按照每个学生高一入学的成绩,从前到后,一个个地排列考场,而每次成绩出来后,这样的顺序便又会被再次打乱,重新排列。

    有进步的学生,他的名次和考场位置会越来越往前走,退步的同学则是相反而行。

    而一个月后的第一场考试,从严格意义上说,也是极为关键重要的,因为根据这一场考试的成绩,各班老师会相应地选出课代表和班长,而能承担这些责任的学生,无形地说,也是成了班级中的“小领导人”。

    于是班主任刚一宣布这个消息,许多成绩不错的学生便开始跃跃欲试。

    可是听着这个消息,白泠这个学渣却只觉得五雷轰顶!

    要知道,当时中考,她可是用吊车尾的成绩勉强上的一中,现在,在这么残酷的月考机制下,自己接下来要是不进步的话,那一定是得将最差的那个位置坐穿了才行,可是——

    她不要面子的吗!

    一直都去最差的教室,坐最差的位置,那简直就是将她的尊严都扔在地上了啊!

    于是一时之间,白泠只觉得眼前一黑,后面哪怕是星期六能放学回家愉快玩耍了,她的状态也一直阴郁地厉害。

    而这样的心情,也一直保持到了回家也没有好转上多少,因为如此,中途祁莫宇几次和她说话,白泠都没怎么注意听内容,随便地敷衍了两句话后,她便从车库回了房间,扎在里面拿出书本认真复习,专心巩固里面的知识!

    只是学习这件事情——

    白泠真的觉得太难了!

    明明就是几个她认识的数字,可是为什么,为什么……组合起来她就不认识了?

    明明就是几个她会读的字母,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拼接在一起,她又不会读了!

    白泠抓耳挠腮地看着英语书、数学书,一时之间只觉得绝望仿若潮水般要将她溺毙,而就在她忍不住快要发疯的时候,楼下,周姨惊喜的呼喊声却已经传来;“小小姐,大小姐!先生回来了,你们快点下来啊!”

    白泠蓦地将脑袋从书本堆中拿了起来——

    爸爸回来了?

    她双眼微亮地连忙从桌前站了起来,下一刻也快步推开了房门往楼下走去。

    果不其然,此时一抹熟悉的高大身影正站在客厅正中,他的身边,还放着没来得及搬回房间的旅行箱。

    楼下,祁莫宇也正好就在客厅,所以许久没有回家的白父,此时正眉开眼笑地看着这个和自己儿子差不多的少年,当白泠下楼的时候,恰逢白父在问祁莫宇在白家适应地如何。

    而下一刻,还不等白泠听见祁莫宇回答了什么,一道轻快的脚步声伴随着欢乐的叫喊声,已经从她的身后传了过来:“爸爸,你可算是回来了——!”

    白芷烟激动不已地轻喊着,甜美的女声嘹亮又欢乐,不等白泠反应过来什么,一道惊风从她耳边一过,白芷烟便已经径直投入了白父的怀中。

    就像是小船找到了避风的港湾。

    白芷烟一叠声地叫“爸爸”,可不知怎么,喊着喊着,她的声音里竟然还带上了哽咽,下一瞬,豆大的泪珠也从她的眼角处掉落了下来。

    白父原本回家是非常开心的状态,但是现在,看着小女儿的眼泪,他也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下意识地,他看了看白泠,又看了看面色淡淡的祁莫宇,这才惊讶地看着白芷烟问道:“小烟,你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就哭了?难道是你又和姐姐吵架了?”

    白泠:“……”

    真是躺着都能在中枪。

    不过好在,白芷烟还不至于那么乱枪打鸟。

    她轻轻嘟囔着摇了摇头,也擦了擦眼泪,模样楚楚可怜:“没有,小烟就是太想爸爸了,爸爸,你以后不许再走那么长时间了,可以吗?”

    白父立刻心软了下来:“原来是这样,诶,爸爸工作忙有时候疏忽了你,别哭了,这段时间我都暂时不会出差的,到时候你每天也就可以见到我了。”

    “真的吗?”

    “当然!”

    “真好,我最爱爸爸了!”得了保证,白芷烟立刻甜甜地笑了起来,一边说,她也一边腻着白父,拉着他的手晃来晃去。

    白泠无言以对:“……”

    她实在是学不来白芷烟的那一套撒娇方法,所以站在楼梯上,本来她也想要上去抱抱爸爸的想法,此刻也完全打消了下来。

    默默地,她走到了一边的沙发上,想要倒杯水喝一下。

    可不想,就在这时,白父还是将目光放到了她的身上:“泠儿。”

    他喊住大女儿:“我刚刚听莫宇说,你们学校一个月要开始月考了,这是真的吗?”

    白泠沉默了一阵,暗暗看了祁莫宇一眼,有些心塞:“……你都知道了为什么还要问我?”

    现在这个月考就是白泠最烦恼的事情,所以一听白父说这个,她就直觉想要去抓头发。

    白父恨铁不成钢:“那你准备的怎么样,有把握吗?”

    白泠无言以对:“……”

    白父眨了眨眼睛:“……”

    毕竟大家做父女也都那么久了,眼看着白泠彻底沉默,快要随空气雾化的态度,他自然也立刻明白了什么,可是,他忽然说起这个话题,却不是要给白泠故意难堪的。

    因为——

    白父真正的目的还是想要请祁莫宇能帮帮白泠的学习,所以主动扯起这个“有没有把握”的问题,白父可不就是想要将接下来的话题自然地引导到祁莫宇的身上。

    但是,单纯地请人家帮忙补课,没有所谓的礼物答谢,这也不符合白父在商场上一贯的交际手段。

    于是,两厢沉默了几分钟的功夫后,下一刻,白父忽然微笑地看向了祁莫宇:“莫宇,你刚来我家还没有多久,叔叔给你买几套新衣服吧?”

    “……”

    这话题转的也真是够生硬的。

    心中早已经了然的祁莫宇低头轻轻笑了笑,再抬头时,他已经恢复了斯文有礼的样子:“白叔叔,不用给我买衣服,我的衣服都够穿的。”

    “不行不行,你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衣服怎么会够穿的,得买新的!”白父义正言辞地开口说道,下一刻也开始盘算明天自己有空的时间。

    但周姨弱弱地插了进来:“先生,司机刚刚送你回来的时候说过,明天你要在公司开一整天的会,回来都得晚上了……”

    这样一来,哪里还有什么时间去给人家买衣服哦?

    周姨无比尴尬地想着。

    而这才想起来的白父也有些冒汗:“对哦,我真是差点忘了还要开会……”

    祁莫宇笑了笑:“白叔叔,我是真的不需要买衣服,你说的月考,我可以……”

    “对了!”

    白父突然想起什么,直接打断了祁莫宇的话:“我没时间陪你去买衣服,可是泠儿有时间啊,你们年龄一样,眼光也一定一样,那泠儿明天陪莫宇去买衣服吧!”

    祁莫宇微微顿了顿:“……”

    白芷烟的脸色青了青:“……”

    突然被点名的白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