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 御鬼者传奇 > 第4769章 蟒尾邪牯
    “呃浑身都好疼啊”听到轟犰在自己耳边大叫,红喙金鹭呻吟一声,随即道“傻大个,你吵什么,弄得我脑袋嗡嗡响”

    “你这家伙,刚刚在死亡边缘兜转一圈才回来,难道自己不知道吗”轟犰凑到金鹭近前说“要不是关公子相救,你刚才没准就死了。”

    “哎呦,我想起来了”红喙金鹭急忙起身,对关横说道“多谢您的救命大恩,小禽感激不尽。”

    “不用那么客气,对了,你们这些飞禽异兽究竟是遭到了谁的袭击,都死在了这里”

    “唉,你要是不问,我差点就忘了。”

    金鹭说道“实际上,今天是树林以西各种飞禽走兽汇聚在一起、打招呼聊天的集会时间,我们大家刚刚到这里没多久,就遇到一头怪异的邪兽,这家伙二话不说就对我们下了死手”

    当时的情况来得太突然,众多异兽甚至没来得及看清楚对方的模样,就被此兽疯狂袭杀,红喙金鹭心中大骇,急忙振翅向空中飞去,试图逃走,却被那家伙甩动长尾直接抽落在地,大口吐血后昏了过去。

    “你看清楚邪兽的外貌了吗”

    “看是看到了,只是记得不太清楚。”

    金鹭回忆了一下,随即道“那家伙生得满脸漆黑,獠牙外呲,躯体像是健壮牤牛,对了,还有三条带着蟒蛇颅首的长尾巴。”

    “呃”闻听此言,旁边的虫母突然抢着搭言问道“喂,你再回忆回忆,此兽身上是不是一道洁白印记,从前额向后延伸,经过背脊中间,一直到最长那条尾巴尖端”

    “对呀,确实就像你说的那样。”红喙金鹭微微颌首。关横有些纳闷,问“虫母,你是怎么知道对方外貌特征的,莫非以前见过”

    “不,不是我见过,而是在天玄虫帝的记忆里有关于这家伙的讯息。”

    虫母解释道“据说它是神兽陆吾和某种邪魔杂配出来的异种怪物,极度嗜好血腥杀戮,动辄便会戕害无辜,而且它还有撕裂空间缝隙,穿行各个异界的能力,很难对付。”

    “这邪兽有没有名字”“有,叫做蟒尾邪牯。”虫母说“主人,最好还是赶紧把此兽找到除掉,不然的话,万里城那边的沧溟族人难免深受其害。”

    “明白了,你现在让五彩凶蚨都分散出去,全力搜寻对方的下落。”

    “遵命”听到关横的命令,邪蛁虫母立刻释放出数百只子蚨,关横随即对红喙金鹭说“看来这树林里不是很安全,你还是和轟犰一起先到万里城内暂居好了。”

    对方毫不犹豫的答允下来“行行,一切全听关爷的吩咐。”

    “寻找蟒尾邪牯的事情交给凶蚨去做,咱们也向万里城那边前进。”关横说完,翻身骑到了骨甲邪龙背上,随即道“走。”

    十余息后,大家急匆匆出了树林西边,在沿途居然又发现了好几处群兽倒毙的地方,一看就是被同样的凶手所杀。

    “这个该死的蟒尾邪牯”轟犰一边向前奔走,一边扬声痛骂“居然不停滥杀无辜,它究竟想做什么”

    “谁知道呢,也许这个问题得遇到对方以后再问它了。”虫母刚说到这里,突然在空中一顿,见此情景,关横扬声问“怎么回事”

    “追到那个家伙了”虫母低呼道“对方是朝着万里城方向而去,不过凶蚨们没打草惊蛇,只是暗中跟在对方身后。”

    “很好,咱们立刻追过去”

    另一边,蟒尾邪牯此时大摇大摆的走在林间,它周身散发的邪魔气息,不断蔓延四溢,吓得方圆数里内的飞禽走兽都是肝胆俱裂,疾奔逃遁。

    “哼,统统都是一群废物,我现在都不屑杀你们了”蟒尾邪牯一边走,一边放声狂笑“哈哈哈,之前吞噬的那个家伙,意料之外的有用,能让我本身散发出这种凶狠气息,无论是谁,都得任我宰割”

    “嗷嗷嗷”说时迟,那时快,数丈外的草窠内陡忽传来惊慌失措的尖叫声,紧接着,便窜出一大五小几只异兽,原来是独角花豕领着自己的幼崽从此处经过。

    “混账畜生,你找死”

    凶横无比的邪牯立刻甩动身后蟒尾,呼的抽了过去,“嘭”为了保护幼崽不受伤害,独角花豕用身躯挡在了前面,被硬生生打断了肋骨,狂喷血雾飞了出去,几只小崽立刻围拢上前,在母亲身边大放悲鸣。

    “嘿嘿嘿,小崽子别着急,我马上送你们一起上路。”残暴嗜血的邪牯狞笑扑上,就要下毒手。千钧一发之际,有道疾影从天而降,挥拳捣中蟒尾邪牯的面门。

    “滚”

    “嗷呜”对方这一拳沉重无比,登时打碎了邪牯满嘴牙齿,使它直接摔向后方巨大岩石,随着咣当声响摔了个七荤八素。

    “滥杀无辜的畜生,你的死期到了”看到关横出手一拳就把此兽打飞,轟犰觉得对方也没多少实力,顿时挟怒疾扑过去,扬起双爪挠向邪牯的面门。

    “找死”邪牯虽说还搞不清楚状况,可既然对方杀上门来,被激得凶心大盛的它立刻翻身跃起,疯狂迎上。

    “嘭咚咚咚乒乒乓乓”霎时间,双方的利爪就已经硬碰硬数十次之多,轟犰感到浑身剧震,不由自主连续后退。

    它心中暗叫不妙“我只当这家伙被关爷一拳撂倒没什么了不起,万没想到,它受伤了还这么厉害,糟糟糟,倘若照这样下去,我非吃亏不可。”

    可轟犰暗忖,要是没打两三下,就被对方吓退,自己这面子上实在有些挂不住,就在此刻,关横对身边的红喙金鹭说“喂,不要光看着,你的老友马上就要撑不住了,赶紧上去帮忙。”

    “呃”闻听此言,金鹭有些为难的说“关、关爷,我好像不是那邪牯的对手”

    “不要紧,谁也没让你上去就硬碰硬,这个给你保命。”说罢,关横屈指轻轻一弹腰间的短剑。

    书友群,报错章,求书找书,请加qq群277600208群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