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归鸿顿时被呛得咳嗽了几声,道“咳,你,你说。”

    谢霜雪问:“令堂尊姓大名?”

    殷归鸿一时没反应过来她问这个是做什么,但是乖乖地说道,“我母亲叫巫映秋。”

    谢霜雪一下没声了。

    殷归鸿虽然只能看见半张脸,但也能感觉到面前女子复杂难言的情绪,他眨了眨眼,忽然福至心灵,道“该不会……你父母给指定的婚约是……和我?”

    谢霜雪不说话了,这在殷归鸿眼里是什么?

    那就是默认啊!

    他忽然心情大好了起来,“霜雪,今年的科举,我有些麻烦是吧。”

    谢霜雪:“……是。”

    殷归鸿继续道,“你还想继续在外游历对吧?”

    谢霜雪又瞟了他一眼,道;“对。”

    殷归鸿顿时兴高采烈地道,“我也想,那我们私奔吧!”

    谢霜雪:“?你说的什么梦话。”

    这时候门口处忽然传来敲门的声音,二人一惊,就听见一个熟悉的男声道,“霜雪!谢霜雪!别躲在里面不出声,我知道你在!跟我回家!”

    殷归鸿摸不着头脑,“这谁?”

    谢霜雪:“……我哥。”

    谢霜雪:“你书生,我护卫,工钱照旧,食宿要包。我们什么时候走。”

    殷归鸿大笑,“好!走!这次也轮到我带你了!”他一把抓住谢霜雪的手腕,纵身一跃从窗户处跳出,一下就飘出去极远。谢霜明冲进来又是只能看见两人远去的背影。

    远远传来谢霜雪的一句话。

    “江湖路远!勿念!”

    “啊啊啊啊!谢霜雪!!!”

    鸡飞狗跳的江湖生活,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