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穿到反派怀里撒个娇 > 第六章 兴冲冲的去见反派啦
    保姆见状冷哼了一声,直接甩上门不让楚阳出去,隔了十多分钟才端了杯水回来。

    楚阳只觉得自己要渴死了,等一杯水下去才身体才稍微舒服了些。

    不等他出声保姆先掐着他的胳膊开口斥责道:“少爷你能不能乖一点,别在外面瞎混,你知不知道要是你出了什么事我们会怎么样?我们是要负责的啊!”

    说着保姆只觉得后怕,小声嘟囔道,“真的是吓人,发现你倒在门口的时候我差点以为工作都要丢了。”

    她语气不善,心里却松了口气,只要楚阳没事她的工作就保住了,这份保姆的工作工资高还轻松,要是这么莫名其妙的丢了她就亏死了。

    楚阳不动声色,认真的打量着保姆的脸,记忆终于清晰了起来。

    “……王阿姨?”他叫道。

    “又干什么?”王丽拧眉道。

    见和记忆里的称呼对上了,楚阳认真的回忆了一下自己是谁,脸瞬间就白了。

    他现在的这个身体,是个典型的欺软怕硬的主。

    家境不错,但父母忙于在外打拼,发展事业,把他一个人留在了H市,好几年都没有回来了。

    于是家里的保姆逐渐从一开始的小心照顾逐渐变得懈怠起来,尤其是发现他一被吓唬就怂的连话都不敢说时都纷纷欺压到了他的头上。

    他在家被保姆们欺负,在外就跟着学校里厉害的男生们到处欺负别人。

    于是孤儿院里无依无靠的小孩子就成了他们欺负的对象,其中总是反抗的江顾更是他们的眼中钉。

    也就是说他这个身体,在这之前其实是和别人一起欺负江顾的。

    想到这楚阳突然就明白江顾对他的憎恶是打哪来的了。

    假如有个一直欺负他的人突然对他好,他也是会不舒服的。

    想到这他不由有些头疼,想保护江顾,但前提是得先接近的了人才行啊。

    看楚阳脸色不太对,王丽皱眉,心里一跳连忙道:“难道哪里还不舒服?”

    可别受了什么内伤吧?

    她可是把楚阳的医疗费都吞了,要是楚阳去医院肯定都要走最精贵的流程,她可拿不出钱。

    “不……”楚阳想起记忆里王丽对他的百般折磨,时不时掐他殴打他,顿时垂了眸子不悦道:“我只是饿了。”

    王丽皱眉,还要说什么就看楚阳又皱着小脸重复了一遍道:“我饿了。”

    在王丽印象里楚阳已经很少对她要求什么了,她皱眉,恶狠狠的掐过来道,“你怎么对我说话呢!”

    她最讨厌的就是这些有钱人高人一等的样子!

    平常她只要一板脸楚阳都会不敢说话,但今天的楚阳却避开了他的手,明明是个软萌好欺的小包子,说话时却带着不符合模样的冷意:

    “你真以为我不会把你们的所作所为告诉我爸妈?”

    王丽对这个家的主人还是有些怵的,但以前楚阳也不是没有这么说过,她立刻不屑道:“你敢?你只要敢说我现在就掐死你信不信!”

    不想楚阳表情不变,依旧是盯着她道:“你可以试试。”

    说着拿起床前的电话就要拨。

    王丽心里一跳,她当然是不敢真的掐死楚阳的,见楚阳也不服软连忙道:“别打别打!”

    说着她咬了咬牙,不知道楚阳今天是吃错什么药了这么横,不情愿的出门,为了发泄脾气还用力的摔上了门。

    等她出去楚阳才卸了力气,摸了摸有些烫的额头直接倒在床上,身上疼的动都不敢动一下。

    其实他刚才也没把握这通电话打出去父母那边会是什么反应。

    在他的印象里这个身体的父母已经好几年没有回来了,每个月虽然都会通一次视频,但人却不会回来。

    他前世是个孤儿,不知道父母是什么样的,甚至待的孤儿院都不是人待的地方,没想到现在穿书了生活环境竟然也差不多。

    不过对他来说,有没有父母,父母是个什么样的人都不重要。

    他早就明白有些东西不是努力就能得来的,从一开始就不该奢望。

    侧过身抱着枕头,他困倦的闭上眼,虚弱的缩成了一团。

    迷迷糊糊的想着现在的情况,他忍不住叹气,又惊喜又沮丧。

    惊喜自己现在真的能保护江顾,沮丧的是却穿到了这么一个身体身上。

    但不管怎么说,惊喜还是远远大于沮丧。

    能真的见到江顾他就已经很满足了!

    不过记忆最后他明明是在小诊所晕倒的,现在又怎么到家的?

    想到这他一个激灵,也没了困意的直接从床上爬起来,出去望了望,叫住了一个路过的女佣道,“你知道我是怎么回来的吗?”

    女佣虽然没有多重视楚阳,不过还是回答道:“我们发现你的时候你躺在小区门口,好在有小区的人把少爷你认出来。”

    楚阳愣了下,忍不住猜测会不会是江顾把他给送回来的?

    明明那么排斥他还把他送回家,可不可爱啊。

    楚阳心里雀跃,觉得他可以借着这个机会去感谢江顾,一来一回的不就增加了他们的相处机会吗。

    他可真是个小天才!

    借着身体不舒服的原因给学校请了假,他嘴上说是要好好休息,第二天看烧一退,直接背着小书包去找江顾。

    根据原文的描述,江顾所在的爱心福利院位于郊区,很偏远,他提前在网上查好路线,先买了换的药膏和一些零食,这才期待的打车过去。

    当听到他要去福利院的时候司机还打量了他几眼,看他的穿着怎么看也不像是福利院的孩子。

    “我的朋友在那里。”听司机问起他为什么要过去时楚阳笑眯眯的回答道。

    下车时最先看到的就是孤儿院有些陈旧的大门,上面的爱心两个字都蒙了灰尘,如果不是里面偶尔还有几个小孩在跑,他都要以为这里是不是荒废了。

    小小的他站在铁门前,捏着护栏往里面瞧,正纳闷门要从哪开时从旁边走过来一个保安,不耐烦的轰赶他道:“哪里来的小孩子,这里不是你能瞎逛的地方,快走!”

    楚阳见状连忙道:“叔叔,我是来找朋友的,他叫江顾。”

    保安明显对江顾有印象,他皱眉,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刻意压低了声音道:“你是江顾的朋友?”

    “对。”楚阳努力把手里的小书包举高高道,“他受伤了,我还买了药来送给他。”

    保安也是知道江顾受伤的事的,他神情怪异的回头看了一眼,终于相信了楚阳放他进来,接着低声道,“江顾在二楼的5号房,你悄悄的过去,不要被大人发现知道吗?”

    楚阳一愣,有些奇怪的点了点头。

    保安这才摆手让他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