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王妃有心疾,得宠着! > 第036章 你对他换个称呼试试
    墨宸烨就这样搂着凤亦书怀中,静静地等着。

    不知多久,凤亦书眯了迷眼,伸了个懒腰,手不由得去揉了揉脑袋,总感觉自己睡的昏昏沉沉,好似睡了一觉反倒觉得头沉甸甸的,慢慢将双眼睁开,瞬间在上方的面庞直戳戳的映入眼中,他整个人就是一激灵,直接弹起来,坐在床榻上看着眼前之人。

    他环顾周围,并无其他人,寝殿之内就只有他俩,他不是在那宫宴上觉得乏倦,所以才离席到这儿来歇息,墨宸烨是什么时候来的?那边宫宴已经结束了吗?

    “你……你怎么在这,宫宴结束了?”

    墨宸烨自不会多说那些糟心的事,这话更是吩咐了旁人不许提起,只道:“嗯,结束了,众人都已经散去,知道你在这里,便过来了,见你正熟睡,也就没吵醒你。”

    “让你等很久了吧!”

    “等你,都好。”墨宸烨应着,继而说道:“现在既已醒,我先送你出宫回府。”

    凤亦书点点头,他正要穿鞋下床,却见墨宸烨拾起他的鞋履给他穿上,一把将他横抱起,径直从这寝殿走了出去。

    这事儿这么突然的吗?他都还未来得及反应,墨宸烨主动抱他?

    候在殿外的人看到出来的两人,这姿势,他们连忙垂下头去。

    凤亦书才不理会其他,这会子他可高兴了。

    一路穿过重重宫巷,直到出了宫门,上了宁王府的马车,并无半分逗留,就回到了定国公府。

    回府之时,天边的暮色已晚,俨然连落日最后的一抹余晖都已经湮灭在那夜幕之中,凤亦书都没想到他原本不过是想着去小憩一会儿,结果竟然睡了一下午。

    夜色浓郁,天际之上挂着一抹镰刀月,明明是这端阳佳节,京都繁华热闹之地,可似乎藏匿着一抹阴冷杀气,覆盖在这京城驿馆之上,暗影穿梭,烛光倒映,利剑出鞘,血溅当场,染红烛火……

    宁王府。

    “王爷,已经解决了。”

    墨宸烨并未多言,示意流影退下。

    ……

    翌日,御书房。

    端坐于龙案前的墨修远,看向站于眼前的人,“听闻,昨夜你让流影潜入驿馆,杀了跟随许熠一同来京的那个仇长老,不过许熠倒是没以此而大闹,反倒是麻溜的离京了。”

    “臣弟不过是送了他一份离京的礼物,教会他什么是轻重,知道什么叫分寸。”

    “你做事朕是放心的,至于落在那仇长老身上的事,处理干净了就好,朕便不过问了,许熠是西域王世子,将来承袭王位,事先敲打也是好的。”墨修远将话转开,“如今西域使团已经离京,接下来便是你的婚事,这事母后可是格外重视。”

    “臣弟明白,会好生操办的,定不会让这场婚礼有一丝丝疏漏。”

    “如此甚好,今日入宫了,就留在宫中陪母后一块用膳再出宫吧!”

    墨宸烨应着,再从这御书房退下。

    ……

    昭阳宫。

    许皇后得知这个消息,端在手中的茶盏随手扔在桌上,茶杯从那茶托上滚下来,茶水洒了一桌。

    秋兰连忙上前用帕子擦拭,宽慰的说道:“娘娘稍安勿躁,只要宁王拿不出实证,他就不能奈何您。”

    “能在驿馆对使臣行暗杀之事,当真是也只有他墨宸烨才做得出,看来本宫行事要更小心了。”许皇后思量着,“今晨皇上召了墨宸烨去御书房,驿馆有任何动静,皇上必然是知道的,那么此事皇上那边的态度是怎样?”

    “娘娘,此事宁王绝不可能直言,虽说那桩事没造成什么影响,可说出来毕竟不好听,在皇上跟前,就算宁王有再多的揣测,也不能随意攀咬皇后和太子,暗杀仇长老,无非是给世子留了个警醒,在皇上那儿也只能是表露为敲打世子。”

    许皇后也是听得明白,现下他们所有的精力都是放在他们的大婚之事上,已然无机可乘,一切只能另谋他法了。

    ……

    自端阳过去,转眼已是五月十五,原系五月中上香祈福的大日子,加之凤亦书的出嫁之日在六月初,定国公府上下一同前往龙华寺烧香祈福。

    凤亦书和他二哥同乘一车。

    凤亦初看着自家小弟,打趣的说道:“瞧你这样子,是恨不得立马就嫁入宁王府了。”

    “哪有,这些日子我还是能等的。”凤亦书浅浅一笑,转而想着他这是来龙华寺上香,不禁想到与墨宸烨之间有些奇特的存在,抬眼之间,看向他二哥,说道:“二哥,你说,这世间是不会有很多妙不可言的事情。”

    听到这话,凤亦初稍有忖度,莫非是……他倒也就顺着这话,说道:“当然,就好像宁王,那可是有名的冰疙瘩,捂都捂不热,旁人连靠近三分都是不能够,唯有你,任你亲近,又是搂又是抱的,万年不见笑容的冰块脸,对你的时候也是格外不同,这不就是妙不可言的。”

    凤亦书转了转眼珠子,然后说道:“也没有二哥说的那样夸张啦,二哥说的那些无非是他并不排斥我靠近他,虽说不同些,但他更像那平静的湖水,任我怎么搅和都没多少涟漪。”

    “三弟太把自己小瞧了,他那种人冷淡惯了,自不会轻易外露,他那样的人稍有一丁点浮动,那便是常人激起千层浪的表现。”

    “是吗?难道就只有这样淡淡的?就没有多一点点?”

    凤亦初勾唇一笑,“当然会有,比如说,你在他跟前,把你呀我呀的这些去掉,对他换个称呼试试。”

    “称呼?换什么?”

    “你都要嫁给他了,应该换什么称呼?”

    凤亦书琢磨着,灵机一动,“夫君?”“相公?”

    凤亦初听着这样的称呼从他家小弟嘴里说出来,配上这小可爱的模样,又是这个娇滴滴软绵绵的声音,他听了都觉得骨头要酥掉了似的,他连连点头,表示认可。

    “这管用吗?二哥怎么知道,二哥不是还未议亲?”

    “与这有何相干,二哥比你年长,经过见过的比你多,你只管试试,肯定有用。”

    “哦!”凤亦书应着,想着也是,二哥肯定不会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