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王妃有心疾,得宠着! > 第035章 敢动你,他们就都得死!
    许皇后从这寝殿走出来,到底还回头看了一眼,只是现下这些事情已是无法。

    跟随在侧的贴身宫女秋兰,原系皇后陪嫁侍女,主仆之间,诸事皆知,她自是看得出来皇后娘娘对于此事变成这样而面露不悦之色。

    “娘娘,这是怎么回事,仇长老那边出问题了吗?怎会是宁王在凤亦书的榻上?咱们的部署也是事先就安排好的,从凤亦书宫宴上所用膳食,再到这殿中所用熏香,环环相扣,本应该看到的是凤亦书不知羞耻的浪荡之貌,结果却……”

    许皇后低沉的声音说道:“原以为本宫所预设凤亦书的状况,和往常他在宫中相差无几,来此处寝殿歇息也是再寻常不过的事,并不会惹人注意,就像他离席的时候,太后当下都是没有过问,原以为此事必成,彻底断了宁王府和定国公府之间的联结,竟没想到墨宸烨会如此上心,以致所有完全偏离。”

    秋兰寻思着,略有几分担忧,轻声说着,“娘娘,这事儿变成这样,不会留下把柄吧。”

    “所有发生在凤亦书身上的症状,都系他的饮食、用药,再到殿中的熏香互相催发才导致的,这种事说出来也不过是一巧合而已,至于仇长老安排的用来营造凤亦书淫浪之貌的男人,不过是被药性掌控的肉欲之徒,就算被墨宸烨拿住,也无从可查,真是可惜。”

    听到这落后的几个字,秋兰也是明白的,本以为借助宫宴布局的是非常巧妙,谁知还是功亏一篑,她一时不知说什么才好,到底也就沉默下去。

    很快,她们便回到了宫宴席上。

    宋太后看着眼前之人,开口问道:“皇后特地的去找,怎不见小书跟你一块回席啊?”

    许皇后也不过是表面应付的回答,“原是咱们都不知道,宁王陪着呢,估摸是一时半会不会过来了。”

    墨修远一听这话,视线挪到那边墨宸烨的席上,早已不见了人影,转而看向宋太后,笑道:“母后,他何时离席了,咱们竟是一点都不知道。”

    宋太后看了一眼便道:“小书素来体弱易乏倦,离席自然是累了,那是他的媳妇,他不去陪着,难不成还要别人去不成。”

    席间众人听着太后娘娘的话,都只是笑着。

    说话之间,许皇后已经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坐下来,目光和自己儿子对视一番。

    墨静枫心下已是有了答案的,皇叔陪在凤亦书身边,可见是他们的布置失手了。

    许熠坐于席间,看到上头许皇后和墨静枫投射而来的视线,心下也是震惊。

    “明日,你们就要回西域了吧。”

    猛然听到这一声,许熠连忙站起身来,回应道:“是,皇上。”

    墨修远看向许熠,“今年进京觐见,西域王派你而来,可见是对你这个世子要委以重任的,既然明日要离京了,等下去皇后宫中,你姑侄二人也好好说说话。”

    许熠应下,而许皇后起身朝着墨修远福了福身,“臣妾多谢皇上。”

    辗转,宫宴结束,入宫赴宴的臣子女眷都是自行离去,凤家人原是要去寻凤亦书,因墨宸烨派人来告知,到时他会亲自将人送回府,叫他们先行出宫,自此他们也没有不放心的,便出宫去。

    这头,许熠随在许皇后和墨静枫身后,他忖度着,说道:“皇后娘娘……姑姑,您应该是相信的,仇长老乃是……”

    许皇后径直将许熠的话打断,“这事不要再多提,没能达成所愿,事后一个字都不要多说,你们明日抓紧离京。”

    “是,侄儿明白。”许熠点头应着。

    一路,他们三人走进这昭阳宫内殿,许皇后正欲坐下,一眼扫过,在那处桌案上摆着一个用黑布袋装裹的东西,分外惹眼,她走过去,视线之下,看的非常清楚,尤其是那物好似冒出浓烈的血腥味,而那黑布上浸染的湿液更是诡异。

    墨静枫见状,即刻拦住,“母后且慢。”他伸手将那布袋拆开,竟是一颗鲜血淋漓的头颅。

    许熠看着,那张脸虽然布满了血痕,可是大致的轮廓还是看的清楚,喉间紧张的哆嗦了一下,“这人不是仇长老安排的那人。”

    许皇后和墨静枫一听就明白,片刻的寂静,许皇后对着墨静枫说道:“你先送许熠回驿馆吧,整理好,明日好尽快离京。”

    墨静枫应和一声,顺手将那‘脏东西’带走。

    许熠也不去多问,遵照着便离开。

    ……

    这边,墨宸烨搂着还黏在他怀中的小家伙,问着眼前诊脉之人,“他可有无大碍?”

    药老回应道:“王爷放心,小少爷一切都好,我已经给他服了疏散的药,发散了药性也就是了。”

    “他为何好端端的会变成这样?”

    “此人用药甚是巧妙,小少爷今日宫宴上所食之物,加上平日所用来调理心疾的药,看似毫无联系的,却因这殿内的熏香催发,便能引得人身热情动,只要药性一过,便不会留下任何痕迹,太医是查不出分毫,流影来找我的时候说了个大概,若我猜的没错,现如今京城之中要想在这方面做到这等程度的,唯有跟着那西域王世子一同进京的仇长老,听说此人入京后私下里悄悄见了皇后,那么此局……”

    墨宸烨冷声说道:“他们的功夫还真是做的细致。”

    药老顺着说下去,“他们是想着达到目的的同时,而不沾一丁点嫌疑,就好比现在,咱们也没法实证。”

    “没证据!”墨宸烨冷嗤一声,看向流影,“刚刚本王叫你做的事可是已经做好了。”

    “想来皇后回到昭阳宫就已经看到。”

    “明日西域使臣就要离京了吧,今天晚上你去驿馆,再送那西域王世子一份离京礼物。”

    流影全然不用多想,也知道他家王爷是要那仇长老去死,“是,属下明白。”说实在的,以凤小少爷在王爷心中的分量,若非顾及皇上,皇后也好,太子也罢,有这两回,保管他们不知死了多少次,不过到时候这太子之位换人,那……

    墨宸烨看着怀中的小家伙脸上的红晕也散去,身上的泛红已经慢慢褪下,也不再那般发烫,想来是真无碍了,抬手间,轻轻拂过那小小的脸蛋,“敢动你,他们就都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