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王妃有心疾,得宠着! > 第033章 谁都别想动他的人!
    一时入了偏厅。

    墨染看到走进来的人,起身之间,朝着眼前人躬身行着礼,唤道:“皇叔。”

    墨宸烨走到那正位前坐下,看了一眼跟前的少年,想着前头有身为太子的墨静枫,他倒是很少注意到此人,这会子突然一见,给他的感觉,确与之前有几分不同,“坐吧。”

    “是。”墨染应着,在旁边坐下。

    “你平日倒是鲜少来本王府上,今日却悄悄地来,想是有事。”墨宸烨随口便将这话抛出来。

    “确有一事需要告知皇叔。”墨染淡声回应着,继而将话说下去,“此事乃是母妃思虑再三,才特意嘱咐我,必得来告知皇叔,方才安心。”

    “何事?”墨宸烨凝然一声。

    墨染很轻的声音说下去,“不知皇叔可有留意,此番来京的西域使团,当中有一跟随在他们那位世子身边的老者,那人藏得可深了,当日宫中设宴,按理来说宫宴结束之后,他们皆是要回驿馆,母妃居于深宫诸事都是谨小慎微,处处留心不敢大意,发现那人过后竟然乔装出入于母后宫中。”

    墨宸烨端起置于旁边桌上的清茶,细品一口,故意说道:“他出入皇后的宫中需要本王知道?”

    “皇叔何等睿智之人,又怎会不知我话中之意呢?我是父皇的第二子,而且还是庶出,且因我母妃颇得父皇宠爱,母后和太子就何等芥蒂,处处压我一头,在皇叔身上的那便是实打实的忌惮,而且所表露的只会更甚,尤其是皇叔要娶那凤家小少爷的事确定后,一切更加分明。”

    墨染见跟前之人依旧面无表情,都是一幅淡淡的模样,继续说道:“回想凤家小少爷遇刺那事,满京城谁不知定国公府,谁不知皇叔,就算那事没证据,可能在京城之地设局暗杀,谁最不想看到皇叔娶凤家小少爷,皇叔一想便知是谁的手笔,如今这西域使臣来京,那可是母后的母族,上次失手,这次私下密会,兴许就另有谋算,而且,我听闻,后日的端阳宫宴,西域王世子也会赴宴,宫宴素来都是母后亲手部署,若……”

    墨宸烨顿然将墨染的话打断,“你特来告知本王,无非是提醒本王小心,你的用意本王明白了,只不过若这桩事真如你所说的,到时候你就不怕皇后和太子寻你的是非。”

    “皇叔难道还会去同母后说这些不成,更何况,有些事在我心中,更倾向于皇叔,因为若是太子,他们必容不下我和母妃,但皇叔却不会,所以我更乐见皇叔与凤家小少爷之事能成。”

    对此,墨宸烨并未着意,看向墨染,对外吩咐一声,说道:“来人,送二皇子出府。”

    墨染也不多言,也没必要再去多说,起身间,恭敬的对着上座之人行了礼,就只悄悄地从后门离开。

    流影看着那离去之人的背影,转而看向自家王爷,问道:“王爷觉得,按照二皇子揣测的,皇后会在宫宴上动手?这是不是也太招摇了?”

    “事情就算是再招摇,只要没有证据,也不算招摇,再者他们是不会对本王下手的。”墨宸烨细思,之前他都未多留意许熠身边跟着的那人,今日突然瞧见才觉那人深藏不露,加之墨染来说起,此事更应该谨慎。

    立在一旁的流影注意着他家王爷沉思的样子,只道:“王爷的意思是,他们照旧会对凤小少爷动手?”

    墨宸烨眉眼之间一紧,对着流影说道:“宫宴那日,你替本王时刻留意。”

    “是,属下明白。”流影应声之余,转而问道:“王爷,您说这二皇子特来告知此事,还说出那些话,他是真心的吗?”

    “你觉得关乎于天下至尊之位的事,能有几分真心。”

    “王爷是想说,这二皇子是故意为之,他是想在王爷这以退为进。”

    墨宸烨并未去多言,随之便从这偏厅走出。

    流影也不敢再去多嘴,左右任何事情王爷自有打算,何须他来操心。

    ……

    这日,已是端阳之日,算着时辰,定国公府的马车都已经府门外候着。

    凤亦初立于凤亦书这卧房门外,“可是要抓紧了,免得让人久等。”

    屋内还在倒腾的凤亦书对着外头他二哥说道:“二哥,咱们不过是入宫赴宴而已,只要不误了时辰,晚些也无妨的,怎的就叫人久等了啊?”

    凤亦初笑道:“旁人倒是无妨,就是不知在外头等着的宁王也可以啊?”

    听到这话的凤亦书,立马跑出来,一把将门打开,衣裳都还有几分未整理好,“他……他怎么在咱们这等着啊?”

    凤亦初抬手间,一面将凤亦书的衣裳整了整,一面笑道:“自然是特地来等某人啊。”

    “啊?”

    “兴许是外头那人知道了某人这两日费了好些功夫给他准备了礼物,所以特意的在外头等着,然后一同入宫赴宴呢。”

    凤亦书听完他二哥的话,稍稍是有些不好意思的,“二哥,你说万一他不喜欢怎么办?”

    “你送的他肯定都会喜欢的。”凤亦初转口说道:“父亲母亲说了,让你先随宁王一块入宫去给太后和皇上请安,我们稍后就来。”

    想着墨宸烨还在外头等着,凤亦书连忙就往外头而去,一出府就看到宁王府的马车在那,他便走了过去。

    流影看着走过来的人,见了礼,也不废话,就让凤亦书上了马车。

    马车内。

    凤亦书轻声问道:“你等很久了?”

    墨宸烨目光落于这小家伙身上,只道:“没有,一会而已。”

    凤亦书想着,从袖口之中将那扇坠掏出来,递到墨宸烨眼前,“送你的,我见你一柄折扇不离身,想来是极喜欢的,我便叫府中会编制此物的人教我,亲手做了一个,你可还喜欢?”

    墨宸烨从凤亦书手中将这扇坠拾起,浅浅一笑,“嗯,喜欢,你送的都喜欢。”随手将别于腰间的折扇取出,便将这扇坠挂上。

    凤亦书听到墨宸烨的答案,看见那扇坠已经挂在那折扇上,满面都是欢悦的笑容。

    墨宸烨将这份单纯的笑容尽收眼底,抬手间,轻轻抚摸在这红扑扑的小脸蛋上,心中更是确定:谁都别想动他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