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王妃有心疾,得宠着! > 第032章 端阳宫宴
    许熠定眼看着面前之人,顺口说下去,“长老说的极是,咱们虽说是依附于天权,可有皇后娘娘和太子这一层,西域王室就是别有不同,宁王的存在本就是个潜在的威胁,若让他再与定国公府结亲,情况只会更糟糕,这也是为何皇后娘娘密信送去西域,父王特命长老来京,就是要让此事万无一失。”

    仇长老听完这话,也只是淡然而稳重的说着,“世子睿智,只有确保太子殿下将来顺利继位,西域王室才能获得更多,毕竟旁人都是外人,这宁王是天赋异禀百毒不侵,咱们拿他没办法,可想要对付一个身娇体弱的小少爷,那还是信手拈来的。”

    许熠自然不会不相信这仇长老的话,这人可是他西域毒宗高手,“关于这件事,我也知道些,当时皇后娘娘部署之上来说,也算是天衣无缝,可偏偏还是没有得到想要的结果……”

    仇长老一眼就看出眼前人的担忧,只道:“世子放心,其实这桩事咱们并非要做到那等程度,当时皇后娘娘在那个状况下,能够摆下那一局已是非同寻常,既然强硬之举不通,那就得换换法子,再过一日便是端阳,到时宫中设宴,皇后娘娘已经告诉我,定国公府都会入宫赴宴。”

    “端阳?宫宴?”许熠满面疑惑。

    “世子细想,像他们这样的结亲,最重要的便是颜面,倘或在这样的日子里,这位未来的宁王妃闹出些什么淫俗艳事,传出些这凤小少爷白日宣淫的轶事,他们的婚事还能有后续,想想这些,那娇滴滴的小少爷哪里承受的住,事后心疾复发因此而亡也未可知不是。”

    “那这事儿可得做的不留痕迹,就算是被细查也要无隙可查,否则……”

    仇长老凝然一句,“当然,毒宗研制的并非只有那杀人的毒,因时制宜、因人而异,方才是上上手段,毒不一定死人,而一定要发挥它的妙用。”

    “有长老这一句话,我没什么好不放心的。”许熠笑着对仇长老说道。再者,关于这件事,本不要他插手,他只需要静观其变。

    ……

    定国公府。

    墨宸烨将凤亦书送回府之后便离开了,凤亦书站在原地,看着那宁王府的马车已然远去,可还没有要进府的意思。

    竹青站在旁边,正要开口,忽然身旁一道影子落下,伴随而来的声音更是明朗,“这宁王的马车都已经看不到了,竟然还这么痴痴的看着,这魂怕是都追过去了吧,唉,看样子啊,我家小弟这人也好、心也好,全部都被宁王给拐走了呢,照这样下去,将来嫁入宁王府,只恐眼里心里都只有他那夫君,哪里还有什么父母兄长啊!”

    凤亦书听到自己耳边念叨的声音,低头浅笑,“二哥惯会打趣我,哪里就能那样呢。”

    凤亦初抬手,轻轻摸了摸凤亦书的头,“既然这么不想和他分开,你若要随他一块去宁王府,那不是都由你,何必又独自站在这里呢?”

    “他不是在忙着西域使臣那些事情嘛。”

    “原来如此。”凤亦初指尖轻轻点了点凤亦书的额头,“好了,就别在这里站着了,如今日头厉害了,仔细站久了头眩。”

    凤亦书点点头,两人便径直进府,只不过刚进门,便有小厮上前来报:二少爷、小少爷,老爷和夫人在书房,说让二少爷过去一趟。

    凤亦初对着凤亦书说道:“二哥就先过去了,你先回自己院子歇息。”

    一时,凤亦初到了书房,看着眼前两人,“父亲、母亲,不知找儿子过来,所为何事。”

    “后日便是端阳,太后和皇上设宴,咱们照常得去赴宴,虽说这宴席咱们年年都去,但今年总有些不同。”

    凤亦初听他父亲开口说的话,就已经知晓大意,便道:“父亲放心,宴席之上我会格外留心,绝不会让三弟发生任何意外,我也会嘱咐竹青,让他务必寸步不离的跟在三弟身边,绝不让人有机可趁。”

    叶氏淡淡的声音说着,“你明白就好,宫中本就人多,设宴之下更容易鱼目混珠,我和你父亲虽不愿妄加揣测,可有些操心却必不可少,尤其是今年那西域使臣来京的乃是西域王世子,皇后和西域的关系不多说你也是知道的。”

    “嗯。”凤亦初认真应着。“只要三弟还未嫁入宁王府,这一层就不可掉以轻心,儿子明白。”

    凤衍长长的一口气出来,只道:“你是他哥哥,少不得你来多操些心。”

    “这是自然,当初大哥离京之时便嘱咐,更何况父亲母亲也不宜太过于劳心劳力,这样的事,理应我来做。”凤亦初为了让他父母宽心,继而说道:“其实,父亲母亲更应该相信宁王,纵然咱们这稍有一二的纰漏,真让人钻了空子,但在宁王那,断然不会,三弟的眼光极佳,给自己选的未来夫君可是一点都不逊色。”

    这些话说完,凤亦初便也就从这书房退下,凤衍和叶氏二人对看一眼,想来,诸事小心,应该不至于有问题。

    凤亦初从书房出来之后,想着再去瞧瞧凤亦书,只是刚巧走到这院门口,倒是听到里头好像有些热闹,随口便问着伺候在这外头的小厮,“小少爷那是在做什么?”

    小厮回答着,“二少爷,小少爷一进屋就让人去找来了府中手艺最好的绣娘,好似是要编个扇坠穗子?”

    “怎的忽然想起来做这个?”

    “奴才悄悄听到的,好像是送给宁王的。”

    凤亦初只是笑了笑,也未多言,更没进去打搅。

    ……

    宁王府。

    墨宸烨刚下马车,一进王府大门,周管家便寻了过来,“王爷。”

    “何事?”

    周管家将声音压低,说道:“二皇子来了,王爷未回,奴才便让二皇子在偏厅小坐。”

    “墨染?他怎么没事跑到本王这儿来了。”

    “奴才也不知为何,而且,这二皇子来找王爷,还是从王府后门进来的。”

    这话一出,倒还真让墨宸烨费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