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王妃有心疾,得宠着! > 第030章 把他的手给本王砍了
    很快,便到了寿安宫。

    墨宸烨淡淡的声音问道:“下来?”

    凤亦书这才松开这紧缠的人,刚在旁边站定,捋了捋衣裳,就听到面前传入一道声音,正是太后身边的吴嬷嬷,“王爷、小少爷,快进去吧。”

    随之,两人径直入内。

    吴嬷嬷跟在后头,想着她适才所见,无疑王爷是将这凤小少爷一路从御书房抱过来了,他们这位王爷旁人若挨近了些都嫌恶的很,但换成这小少爷那就不同,真真是如太后所言,凤小少爷自有天生的魅力,但凡只要这小少爷肯亲近,凭谁都招架不住。

    殿内,侍膳的宫人已经将午膳布置好。

    “坐下用膳便是,只当是家宴,没得拘束。”宋太后看着他二人,还未等他们行礼就说着,“皇帝还在御书房?”

    墨宸烨坐下回应道:“皇兄政务繁多,就不过来了。”

    话落之间,一时寂然,直至饭毕。

    膳桌之上菜肴撤去,宫人奉上饭后清茶。

    赵太后细品一口,看向墨宸烨,“往常你若入宫必是先来哀家这儿,今儿个倒是径直去了御书房,是有什么事?”

    “下个月西域使臣来京的事,皇兄的意思,照旧让儿臣来做。”

    “如今太子常在御书房走动,又开始学习处理政务,这西域王室乃是皇后的母族,每年来京觐见必派王室中人,皇帝倒是有心,想着太子初涉政务还需历练,只恐有些人就未必这样想,此事皇帝已经有了明旨?”

    墨宸烨如常回应,“还未,不过到时候皇兄应该会准太子从旁学习,只是近几年西域王室仗着皇后这一层,倒有几分嚣张,若让太子直接去接触,不免更助涨他们的气焰,儿臣以为皇兄的意思,此番定是要好好敲打敲打。”

    宋太后听完这话,看着坐在眼前的叶氏和凤亦书,顺势将话转开,“小书,哀家到忘了问了,去御书房如何?”

    凤亦书连忙说道:“皇上和太后您待小书的心思是一样的,现在这婚期已经确定,皇上特地的见见,说了好些话,只不过更多的都是嘱咐他……宁王的。”

    “可不是该这样,谁敢欺负我们小书啊!”宋太后满面温和的说着。

    叶氏听着,也只是恭谦的说道:“能得太后如此,是他的福气。”

    宋太后笑道:“他好,怎怨的人疼他呢。”

    叶氏也没必要去硬掰扯这些,左右顺着太后的话也就是了,倒也就在这盏茶过后,再略坐片刻,便起身从这寿安宫告退。

    宋太后便吩咐一句,让墨宸烨也一道出宫。

    ……

    自那日宫中传召,将墨宸烨和凤亦书的婚期定下来,上京城都是传开了,凤亦书自不受那些迂腐礼节所拘,照常的出入宁王府不在话下,反正他们都要成亲了。

    只是关于他们婚事确定,在京城倒是一时间多有传言,有言说他弃太子选宁王的话,但更多的是羡慕他能嫁入宁王府,不过这满京城的人谁不知道定国公府的小少爷,有多惹人喜欢,那般娇俏可人儿能让宁王动心自不在话下。

    皇宫,昭阳宫。

    许皇后阴沉着一张脸,冷嗤一声,“这些日子墨宸烨和凤亦书的事情,本宫这耳朵都要听得起茧子了,若那凤亦书不是定国公府的小少爷,凭他如何娇弱可人惹人怜,墨宸烨能看上他。”

    墨静枫顺承着说道:“母后看的透彻,既然母后不想听,就吩咐底下的人,一概不许提及此事,自然也就清净了。”自那次凤亦书毅然决然、不留余地的同他说不稀罕他这太子妃之位,心中心思已然明朗,不可否认,那小家伙确有吸引他的注意,可如今再无转圜之地,便如他母后所言,他已经得不到,却也决不能助涨旁人!

    许皇后抬眼看向墨静枫,“不提就能清净吗?要想彻底清净就得斩草除根,本宫已经收到西域送来的密信,西域的使臣已经启程来京,端阳之前必会入京,能帮咱们之人也在使团之中,本宫说过,就算婚期确定,这人都没了,本宫看他们还怎么完婚,宁王府还想同定国公府连成一线,绝无可能。”

    墨静枫目光凝聚在他母后身上,定声说道:“母后筹谋,儿臣望尘莫及,只是此番接待西域使臣,照旧还是皇叔来做,儿臣暂且只能从旁学习,一概不能做主。”

    “既然你父皇让你从旁学习,那你就看着学着就是,若在此期间有什么事发生,你都只专心在此,旁的自然与你无关,也赖不到你头上来,不是。”

    这话墨静枫听得明白,应着,“母后所言甚是。”

    话落间,母子二人相视一笑。

    ……

    转眼间,已是五月,端阳在即。

    这日,凤亦书照常原是要去宁王府找墨宸烨,但因墨宸烨忙着西域使臣入京之后的事宜,他也不好去打搅。

    竹青随在他家小少爷身后,问道:“小少爷,您今日没有去宁王府,怎么想到要来这?”

    “端阳节不是要到了,想着该送他点什么才好,他身上除了随身携带一折扇外并没别的,可见那扇子是他钟爱之物。”

    “哦,所以小少爷您是想要来此挑选合适的扇坠送给宁王。”竹青笑着说道。

    凤亦书不去搭理竹青,照旧是仔细挑选着,可却没有见着好的。

    竹青看着眼前人摇头的样子,随即说道:“小少爷,照奴才说,这外头的东西怎么能及亲手做的呢。”

    “亲手做?我要会还用得着出来。”

    “少爷可以让府中懂这些的人教您做啊,咱们府上又不是没有懂此类活计的人。”

    “对,走吧,咱们回府。”

    竹青看着跑出去的人,直接就跟出去。

    凤亦书刚走到马车边,脚刚踏上去,肩膀却被一人扣住,“且慢,我家世子要见你。”

    世子?凤亦书听得迷迷糊糊,回头看着穿着一身西域胡服的人,不禁想到入京的西域使臣,“我不想见,松手。”

    竹青见状,冷沉一声,“这里是京城,我劝阁下还是松手。”

    此刻,正在不远处看到这一幕的墨宸烨,冷淡而毫无起伏的话说出,“流影,把他的手给本王砍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