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王妃有心疾,得宠着! > 第029章 西域使臣来京
    凤亦书听到这话,便不去追问,只是就进入殿内,虽说他可以随意出入宫,但是御书房之地倒还是头一次,到底是专供帝王之处,自是与别处不一样的威严气派。

    他走到这里头,一眼就看到那盘龙雕刻的桌案前端坐之人,上去便行了礼,“参见皇上。”

    墨修远随之便将手中的奏折放下,看向那行礼之人,淡声说道:“起来吧,你身子弱,到旁边坐下说话便是。”

    “谢皇上。”凤亦书应着,起身间便走到在一边坐着的墨宸烨面前,笑了笑,随即就挨在墨宸烨旁边所设的椅子上坐下。

    而,这些都是落在墨修远的眼中,果然是极相配的两人,“难怪母后说你们好,朕此刻瞧着当真是不错,当时事发有些突然,过后却闻得你们相处的甚好,虽也发生了些状况,好在是无碍,又让你们感情增进不少,如今婚期都已经拟定,也算是有了结果。”

    凤亦书笑盈盈的对着龙案前坐着的人,娇娇的声音说道:“皇上,小书这次是很认真很认真的喜欢宁王,绝对没有半分胡闹的意思,之前的那些您就不要再提了嘛。”

    “你呀,最可爱了,怪不得母后喜欢,恐这世上也只有是你,才能叫阿宸动了这凡心呢。”墨修远轻然一笑,“母后说的是,你与太子无缘,便不用强求,虽做不了朕的儿媳,做朕的弟媳也不错啊。”

    听着这话,凤亦书也只是纯纯的笑着。

    立于一旁的孙公公,瞧着这凤小少爷,当真是天真无邪,纯然一派可爱模样,可在踏入这御书房之前那番言辞,简直就是判若两人啊,可他也只敢在自己心里过一过,借他十个胆也不敢随意对这位小少爷瞽言妄举。

    墨宸烨看了一眼凤亦书,只道:“皇兄放心,臣弟这聘礼已下,凭他有天大的变数,他也只能嫁与臣弟为妻,所以,他必会成为皇兄的弟媳。”

    凤亦书对上墨宸烨的眼睛,较劲的说着,“哪里还会有什么变数,反正在我这绝对没有变数。”

    “这模样倒还真是像极了两口子。”墨修远浅然一笑,“阿宸,朕可提醒你,把小书娶回去,就得好好宠着,你这整日冷着一张脸,又不爱笑,对旁人还尚可,但对自己的妻子可就不能,尤其是小书自幼伴有心疾,你更不能惹他,若有什么不是,且不论其他,你可仔细母后那边。”

    “皇兄放心,臣弟自会好生待他,绝不会有半分差池。”

    “这样便好,朕也不过是白嘱咐你几句。”墨修远视线落定在凤亦书身上,很是温和的声音说道:“说来自那次宫宴之后,朕也是有些日子没见到小书了,闻得母后召你进宫,朕便叫你过来见见,小书且记住了,太后那边如是,朕这边也一样,往后若是他敢欺负你,只管来告诉,朕替你教训他。”

    凤亦书听完这些话,倒也就点头一一应着。

    辗转,有小宦官进来,“启禀皇上,太后娘娘那边已经传午膳了,说让凤小少爷过去。”

    墨修远听着,便道:“阿宸与小书一同过去吧,朕还有政务要忙,就不过去了。”

    这话落,墨宸烨和凤亦书一齐起身,朝着皇上行了礼之后,才从这御书房中退了出去。

    刚走出来,凤亦书抬眼看着墨宸烨,说道:“你平日不是不出入御书房,今日怎么在,断然不会只是因为皇上想要看看你我在一起的样子吧?”

    这话若是换了旁人墨宸烨自是懒得理会,但对凤亦书便认真解释着,“你所说也是其中之一,我平日不出入御书房,但不代表我从不踏足此处。”

    “是因为下个月西域使臣入京的事情?”

    “看来京都的时事你都是有所了解啊!”

    凤亦书不屑的样子说道:“我可是住在定国公府好吗,搞得我好像住在消息不灵通的乡野之地似的,所以皇上是让你来主理此事?”

    墨宸烨顺着凤亦书这话故意的说道:“太子已经开始在御书房走动,若此事由他接管,必然能助涨他几分,你希望他来做?”

    的确,上一世,这件事因为他的缘故,让墨静枫有了定国公府这一层在朝堂上的支撑,原本皇上还不放心交由墨静枫来办此事,最后也松口,只是这一次,他才犯不着,只是墨宸烨干嘛这样反问他?

    “太子也不过才开始真正涉足朝政,并不熟练,皇上肯定照旧交给你来料理啊。”凤亦书笑了笑,转而将话错开,“说来,刚才我从寿安宫过来的时候还遇到他了呢,他同我说你对我不是真心的,还说让我做了他的太子妃,将来必然名正言顺可以登上更高的位置。”

    凤亦书直接走到墨宸烨跟前,面对着墨宸烨,然后一步步的退着走,“你怎么冷着一张脸,不说话啊?”

    墨宸烨眉头一皱,声音宛若寒冰、冷彻入骨,“他也配提真心,至于旁的,只管让他来试,本王倒要看看他是否有这个本事。”

    凤亦书听完墨宸烨这话,心底是愉悦的,这脚下的步子继续倒退着走了三五步,一个不留神,脚后跟磕到,整个人就往后仰。

    原以为要一屁股摔地上的,瞬间被一条有力的臂膀揽住,顺势就扑入一个宽厚的怀抱中,上方传来一道低沉的声音,“好好走路。”

    凤亦书嘻嘻一笑,抬手间就勾住墨宸烨的脖子,直接往人身上一跳,双腿缠住墨宸烨的腰,头趴在墨宸烨的肩膀上,凑到墨宸烨的耳边,轻声说道:“我当时就跟他说了,我压根不稀罕什么太子妃,因为我只想做你的妻子。”

    墨宸烨搂抱着挂在自己身上的人,往前走着,他倒没有将墨静枫当回事放心上,而是届时这西域使臣来京,皇后那边会作何拿捏,看来他得更加小心些才是,一时间,他只是垂眸看着身前的小家伙。

    随行在后头的宫人看着前面发生的那一幕,所有人将头低的更下,一眼也不敢多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