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王妃有心疾,得宠着! > 第026章 下聘
    这日,皇宫,寿安宫殿内。

    宋太后看了一眼跟前之人,淡声说道:“你这速度倒是挺快的啊,还以为你当时只是先应承哀家,没想到现在这下聘的日子都已经挑选好了,看样子这段时间你和小书相处的不错啊。”

    墨宸烨如常回应道:“母后是清楚的,儿臣做事从来不喜欢拖泥带水,既然儿臣和他之间已经是在这条轨迹上,他嫁我娶,必然是要顺势往下走,下聘之后的事情,母后也不用操心,儿臣都会操办好。”

    “如此那就是最好了,小书这孩子是极好的,最是纯真无邪,有他在你身边相伴,总好过你一个人冷冰冰的。”宋太后说这话时,不免轻叹了一口气。“不过,你将人家娶回去,可不能把他晾在一边,更不能欺负他,若这样,哀家头一个可是不饶你。”

    “怎会,他是儿臣的王妃,是儿臣的妻子,自当宠爱有加。”

    宋太后浅然一笑,“这就是啦。”

    话落之间,外头宫人走进来,禀报:“太后娘娘,太子殿下在外求见。”

    “让他进来吧!”

    一时,墨静枫入殿,“孙儿给皇祖母请安。”起身间,看到一旁的墨宸烨,倒也是恭敬有礼的唤了一声,“皇叔。”

    “赐座。”宋太后顺口说道:“哀家听说皇帝许了太子去御书房学习料理政务,往后这请安倒也不用日日前来,专心放在你父皇交代的事情上才是。”

    墨静枫连声应着,“孙儿谨遵皇祖母教诲,但给皇祖母请安不耽误的,这也是孙儿的一片心意。”

    宋太后沉声说道:“你是太子,是储君,既然你父皇让你前去御书房学习,现在这个时辰你还不在,你觉得合适吗?好了,哀家乏了,你们都退下吧。”

    墨静枫顿时凝滞,墨宸烨径直起身,朝着上座之人行了礼,“儿臣先行告退。”

    墨宸烨前脚踏出寿安宫,墨静枫后脚就跟上来,“果然,在皇祖母的心中,谁的分量都比不上皇叔,听闻皇叔过几日要去定国公府下聘,确定是要迎娶这凤家小少爷了,皇叔进展神速啊。”

    “太子有这份闲心管本王的这些事情,倒不如尽快去御书房,可别辜负了皇兄的期许。”墨宸烨冷然扫了墨静枫一眼。

    “皇叔放心,父皇的期许我自不会辜负。”墨静枫笑着,故意而讽刺的说道:“只是好心提醒皇叔,就那小少爷的心思,琢磨不定的,一时一个主意,皇叔别到时候这聘礼下了,婚期定了,结果他又不乐意最后说不嫁了,可就是天大的笑话了。”

    墨宸烨凝眸冷视眼前之人,冰冷的声音发出,“本王的私事还用得着你来提醒,你觉得本王会同你一样的结局,你拿不定他,让他公然开口说不喜欢你,那是你无能,这种事还好说,可千万别在皇兄跟前帮衬处理朝务之时也体现你的无能。”

    话落,径直离去,墨宸烨根不屑于去理会墨静枫的那番心思。

    墨静枫全然哑口,心中是压着一团火,郁闷的很,他着实没有想到关于此事,这两人之间的进展会如此迅速,看来母后的担忧他确实该重视起来,他望着那走远的背影,心中较劲:皇叔,咱们走着瞧。

    ……

    转眼,已是四月十二。

    定国公府。

    凤亦初看着眼前二老,直接说道:“父亲、母亲,这不过只是上门提亲下聘而已,你们也忒紧张了些,明明三弟才是当事人。”

    凤衍长吁一口气,说着,“宁王是何许人也,小书他还小,不懂这里面的情况,虽说当时这桩事宁王开口提及,但到底也还没有个准信。”

    “好几日前不是就已经确定了今日,父亲怎的就忘了?”凤亦初淡声说着,“父亲是在为这姻亲背后的事而担忧?可纵然遇到刺客暗杀,宁王不是也护得三弟安然无恙。”

    凤亦初紧接着说下去,“父亲、母亲,若当时小书真的一门心思扎入太子那边,毫无疑问,定国公府必然是要为此而卷入太子的势力之下,沦为太子稳固东宫地位的一根支柱,至于宁王,世人对其有诸多揣测,却也只是揣测,毕竟宁王不是储君,而父亲担心定国公府和宁王府结亲会有影响,但三弟这事儿太后和皇上是首肯的,最至关重要的一点,定国公府立于京都,权力交叠之下,咱们谁都不可能置身事外,与其将来是其他人,倒不如是宁王,更何况三弟这次并非玩闹而是真心喜欢,父亲您说呢。”

    叶氏走到凤衍身侧,握住他的手,很轻的声音说道:“老爷,老二这话说的也在理。”

    这番话多有几分冗沉,突然一道轻松且满带欢喜的声音将这些划破,“父亲、母亲、二哥,他来了吗?”

    凤亦初对着凤亦书笑道:“就这么迫不及待了?”

    话落间,有小厮来禀报,随后便是宁王府的聘礼入了定国公府的大门。

    一时间,这聘礼竟将这前头院子堆满了。

    墨宸烨走过来,示意周管家将礼单呈上,“聘礼,国公瞧瞧,可还有不满意之处?”

    凤衍并未去看,随之便道:“宁王有心了,怎会还有不满之处。”

    凤亦书才没那些避讳,直接凑到墨宸烨跟前,笑容里都是开心,“只要是你就好,不管是定国公府还是宁王府,我们都不缺这些的。”

    凤亦初在侧,缓声说道:“可不是,这金银珠宝、古玩珍奇咱们又不缺,这要紧的还是人,再者说来,什么珍稀宝物能比得上我家小弟头上戴着的这支簪子?”

    “簪子?”叶氏惊讶,视线随之移过去,平日未曾留意,这番特意细瞧,的确不似寻常玉石打造的发簪。

    凤亦书听着就开口解释道:“哦,这根簪子是那日宫宴结束,他第一次送我回来的时候,我和他交换的,我答应过他的,我每日都要戴的。”

    听完这话,叶氏只是看向凤衍,两人四目相对之下,有些事似乎明白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