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王妃有心疾,得宠着! > 第027章 吻痕
    凤亦初将现下这些看在眼中,寻思之间,便道:“这边的事情一概由我们来处理,不如,就让我家小弟领着王爷在这定国公府的院中逛逛,过后再一起用午膳,王爷以为如何?”

    凤亦书听着,直接牵住墨宸烨的手,“走啦。”

    凤衍本欲开口,却见着已经从眼前走开的人,便也就没什么可多言的,转而将视线落于凤亦初身上,“他俩之间的种种,所以你是早早地就已经知晓?”

    叶氏不免也说道:“上次你还说他们之间是缘分,也是因此?”

    凤亦初脑中回想当年那夜龙华寺之事,他看的明白,事后独自细查,更是清清楚楚,自那之后,旁人或许未看穿,但他瞧的真切,他家小弟对这位宁王而言,已是大为不同,当然,关于这些他自不会轻易提及,看着他父母,浅浅一笑,应道:“可不是。”

    叶氏总觉得哪里对不上,微微摇了摇头,“这宁王素日里就是冷若冰山,纵然是我们见惯了的,都觉得此人身上寒气逼人,也不知小书与他……”

    凤亦初还不等他母亲这惆怅的话语说完,就打断了,道:“母亲,您也太操心了,放心就是,这冰山在三弟那儿暖的很,这些日子宁王又是费心教三弟学习音律,又是救人于危险之中,且不论旁的,父亲母亲可曾见宁王对谁用过这份心。”

    凤衍和叶氏也没去多言,终归是这儿孙自有儿孙福。

    这边,凤亦书拉着墨宸烨沿着这平坦的小道往花园的方向走去。

    随在身后的近侍也是识趣的并未跟上去,只是远远地在一角待着。

    墨宸烨垂眸看着那拉着他手继续往前走的小家伙,轻声道:“若是走累了的话,不妨坐下来歇会儿,并不急在这一时要将这偌大的园子逛个遍。”

    走到这院中内湖边的凉亭中,凤亦书停了下来,笑道:“就坐这儿歇一会儿吧。”到底是暖春时节,清风拂面令人舒爽,而眼前入眼之景,那湖边绿绦垂柳,倒映水中,湖光水色好似那宛若天成的美画。

    但凤亦书的视线只是落在墨宸烨的身上,这个人也太好看了吧,什么美景与他相比都是逊色。

    墨宸烨注意到凤亦书的视线,定然对上,浅声说道:“何故如此盯着我看?”

    “因为好看呀。”凤亦书笑了笑,“对啦,今天你来下聘,送了那么多东西,我好像也没什么可以回送给你的诶。”

    “傻瓜。”墨宸烨唇角微扬,露出一抹愉悦的笑容,抬手间,轻轻点了点这小家伙的额头,“届时婚期确定,筹备大婚,你自嫁入宁王府,可不是此刻要你回送什么。”

    “那我可以送你点不一样的东西啊。”凤亦书一面回应着,一面又倾身往墨宸烨跟前凑了凑,“刚刚你是不是笑了,你笑的样子更好看,干嘛一直冷着一张脸,总是淡淡的呢。”

    墨宸烨径直将这话错开,绕回去,问道:“送点不一样的东西?是什么?”

    凤亦书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小脸上满满的都是在认真思考的样子,忽然间像是想到了似的,“有了,你凑近一点。”

    墨宸烨也只是靠过去几分。

    凤亦书再道:“你再近一点嘛。”

    墨宸烨依旧照做,可这再拉近的距离,他的颈侧能够清楚的感受到挨的极近的人的呼吸,浅浅的热流回淌在颈间的肌肤上,他顿时只觉自己连喉间吞咽的动作都被无限放大了似的。

    突然间,一抹热唇印在他的脖子上,辗转间唇舌并用,吮嘬一阵。

    被这小家伙的举动惊住,墨宸烨完全没想到会是这,好似在这期间,他喉间吞咽的动作都是随之定格,颈间敏感的触觉,那处无疑是要留下鲜亮的红痕。

    凤亦书挪开之时,视线落在墨宸烨脖颈上那亮眼的颜色,笑道:“成功了,我的吻留在你的身上啦。”

    墨宸烨听着这话,深眸锁视跟前这满眼皆是天真的小家伙,眉间一皱,问道:“这是从何处学来的。”

    凤亦书诧异,前世他嫁给太子,终日无事,只能找些话本故事来看,便有书中描写这种事情的,那书中所写的明明很是欢愉啊,怎么墨宸烨对这件事有点生气的样子呢?“我……我就是在书上看到的呀,说这叫吻痕,上头也说这样是春闺妙事,书中之人写的很是享受,你不喜欢?”

    墨宸烨见凤亦书这般委屈兮兮的样子,凝然说道:“我并没不喜欢,但以后这样的书少看,更不可随意对旁人行此举。”

    “嗯嗯。”凤亦书听到这话,原本沉重的脸色瞬间松缓。

    他二人不过只在这院中逛了一圈,前头就有婢女前来传膳,他二人便到了这正厅上。

    膳桌之前坐下,叶氏注意到墨宸烨脖颈上的红痕,“王爷脖子上怎么了?”

    “无碍,不过是在院中树下没注意被一条小虫子咬了一口。”

    “那……”

    “咳咳!”凤亦初将这些打断,“母亲,食不言。”

    寂然饭毕,墨宸烨略坐片刻,待一应妥当之后,便辞行离开。

    凤府中人到底是亲自将人送出府才罢。

    而,墨宸烨端坐在马车内,手指轻轻触摸在颈间那被留下的吻痕处,好似还能感受到残留的余温,嘴角不禁勾勒出一缕浅笑。

    ……

    皇宫,昭阳宫,殿内。

    许皇后看向一旁坐着的人,“刚刚送来的消息,宁王已经离开定国公府,今日下聘之事格外顺利。”

    墨静枫沉然一口气,这桩事终归还是令人担忧的,“照这么看来,后续只会更快,当时真没想到皇叔会对此上心。”

    “下个月便是端阳,再怎样婚期都得到六月了。”许皇后琢磨着说道:“下个月西域使臣便会入京朝觐,如今你父皇许你在御书房走动,学习料理政务,此番接待西域使臣的事情你父皇极可能也会交给你来办,到时,咱们自有一番盘算,只要还未成定局,都有后话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