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王妃有心疾,得宠着! > 第028章 我不稀罕
    自下聘之日已是两天过去,宫里便有旨意传召,让凤亦书入宫觐见。凤亦书素来是可以随意出入皇宫,这都是太后和皇上恩准的,难得这般正式的传召。

    传旨的宦官上前说道:“国公大人,这是太后娘娘懿旨召见,让夫人陪着小少爷一同入宫便是。”

    凤亦书也没多想,随即便去换了一身得体的衣裳,与他母亲一道跟着来传旨的宦官进宫去了。

    这皇宫大内,宫殿巍峨,自是气派非凡,虽说对凤亦书而言是见惯了的,可今日冷不防的一道旨意召见,心下还是略微生出几分不同来。

    一时到了这宫门口下了马车,穿过一重重的宫门,很快便到了这寿安宫前。

    守在外头的宫人看到来人,上前直接见了礼,说道:“太后娘娘吩咐了,说国公夫人和凤小少爷来了,直接进去便是。”

    宫女前头引着,入了殿内,看到正位之上坐着的人,叶氏和凤亦书一同行着礼。

    宋太后看着眼前二人,“免礼,赐座。小书,来哀家旁边坐。”

    凤亦书是知道的,太后对他一贯是喜爱的,也没拘束,便挨在旁边坐下。

    宋太后拉住凤亦书的小手,满是笑意,转而看向端坐在眼前的叶氏,高兴的说道:“哀家今日召你们来,是要告知,礼部那边已经择出婚期,定在六月初四,这事你们放心,哀家吩咐了,必得郑重以待。”

    叶氏回应着,“一切都凭太后做主。”

    “小书这孩子哀家是打心眼里喜欢,如今哀家就盼着那日快些到来,那样小书可就名正言顺的是哀家的儿媳了。”宋太后笑道。

    “太后。”凤亦书低声轻唤,如此直接,不免还是会让人稍稍有些不好意思的。

    宋太后认真说道:“这有何妨,哀家说的可都是心里话。”

    “太后所言甚是,只要小书喜欢,宁王不弃,他们俩能合得来,那就是极好的。”

    “你这话说的可就不是了,何止是合得来,简直就是天作之合,更何况这件事只要小书说喜欢,他岂有不应的道理。”宋太后轻轻拍了拍凤亦书的小手,“以后他但凡有一丁点不好,小书只管来告诉哀家,保管叫他好看。”

    凤亦书一双水灵灵的眼睛,定定的望着跟前的太后娘娘,嘴角扬着浅浅的笑容,随之轻点着头,应着。

    顿然话落,外头一宫娥进来禀报:“太后娘娘,皇上身边的孙公公在外头求见。”

    “让他进来吧。”

    立时,孙公公走进来,躬身见礼,说道:“太后娘娘,皇上命奴才来传凤小少爷去御书房。”

    “御书房?”宋太后略有迟疑,“宁王和太子都在?”

    “奴才过来的时候太子已经离开了。”

    凤亦书从这话中听得明白,无疑是担心他与太子碰面,其实于他而言,这些根本就是无所谓的。

    宋太后轻声对着凤亦书说道:“既如此,小书便跟孙公公去吧。”

    凤亦书起身行了礼,就跟着孙公公离开这寿安宫往御书房方向而去。

    叶氏被这突然的一出是有几分担忧,但皇上召见,她也不敢多言,只能安坐在此等着。

    这边,凤亦书跟着孙公公一路走着,穿过这宫巷,孙公公看到迎头而来的人,刚才在寿安宫太后问及,就是不想这凤小少爷碰上太子殿下,谁知就这么巧。

    “太子殿下。”

    墨静枫扫了一眼跟前的人,轻笑一声,“刚刚还想着父皇是要见谁呢,特意的将我支走。”

    孙公公如常回答道:“太子殿下既知是皇上召见,不妨……”

    墨静枫抬手间将孙公公的话打断,示意他让开,一步步走过去,“本宫同他说两句话!”

    孙公公到底也是拦不住的,只得退到一旁。

    凤亦书看着耸然立于自己眼前的人,全然是不屑的问道:“太子想说什么?”

    墨静枫低眸凝视身前之人,“听闻皇祖母那边已经着礼部选定了你与皇叔的婚期!”

    “太子消息灵通啊,所以太子有什么指教?”

    “指教不敢当,只是觉得这件事倒是有别于皇叔一贯的作风,与你的种种,到下聘再到如今婚期确定,还真是雷厉风行呢。”

    “所以呢?”凤亦书不以为然。

    “你觉得皇叔对你是真心的吗?”墨静枫微微弯腰,正好与凤亦书四目相对。

    凤亦书凝然对上墨静枫那双眼睛,嗤笑一声,“太子说这话的时候应该想想之前,你对我那些不也是虚与委蛇,不觉得现在这样很可笑吗?”

    “有意思。”墨静枫站直身子,俯视这跟前之人。“你就这么确定选择皇叔比本宫更好,成为太子妃,将来……”

    “太子这话可就太有意思了,以太子的身份想来身边不知多少美人绕膝,太子有这功夫,倒不如拿着这番话去哄他们,岂不更有情趣,何必在我这浪费时间。”凤亦书讽刺的语气说着,“我实话告诉你,现在也好,将来也罢,我就不可能对你这太子妃之位有一丁点想法,因为我就不稀罕。”

    转而,他看向一旁背对着的孙公公,根本不理会墨静枫,淡声说道:“孙公公,咱们走吧。”

    听到这话,孙公公连忙应着,然后前头引路。

    墨静枫看着那走远之人的背影,眼中闪过一抹阴冷寒意。

    这头,凤亦书想着刚刚所发生的事情,随口一句,“孙公公在皇上跟前伺候,你觉得将来太子会不会继承大统?”

    孙公公听到这话,心下咯噔了一下,这小少爷还真是语出惊人,“小少爷,奴才不过一宦官,只懂伺候皇上,不懂小少爷说的话什么意思。”

    “是吗?”凤亦书转而问道:“那,孙公公冷眼瞧着,在太子眼中是不是对宁王非常芥蒂啊!”

    这些话换了任何人都是不敢轻易去多嘴的,孙公公更是不敢妄言,这要是传出去一星半点,他这条老命可就不要了,只是这凤小少爷今日是怎么了,往常这小少爷不都是柔柔弱弱的吗?怎么突然如此不同?“小少爷,御书房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