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王妃有心疾,得宠着! > 第031章 世子算哪个牌面上的人?
    竹青看这人还没有要罢手的意思,正欲示意随行的暗卫出面,可不等他去做,突然,一道身影以凌厉之势出现在跟前,直接将那人扣住他家小少爷肩膀的手抓起,出掌之间将那人击倒在地,相伴而来的还有那十分迅速的剑光,都还未来得及看清,地上之人已被那利剑断了一臂。

    他看到那倒地之人立马用手去捂住那流血不止的断臂,还有那地上滚落沾满血水和尘埃的断臂,着实是被吓到,强行定了定心,而那人已然是疼得死去活来、哀嚎不已,回神间,却看到立于他家小少爷跟前的人,轻唤一声“宁王”,便自觉的退开几分。

    “你不是忙着去应付西域使臣进京的事情吗?这会子怎么在这儿啊。”凤亦书看到出现在眼前的人,有些诧异,“对了,刚刚那个人怎么了,他怎么叫的那么惨?还有他说什么世子要见我,瞧他穿着,是西域王世子?”

    “该忙的自是都处理好了,恰巧知你在此,便过来了。”墨宸烨淡声说道:“至于那些不知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脏东西,敢对你动手动脚,便无需理会,更不用去看,免得污了你的眼睛。”

    凤亦书看着周围的百姓眼中多有惶恐之色,只是墨宸烨站在他面前,高大的身躯完全是将他的视线拦住。

    突然,一道略有几分厚重的男声传来,“本世子恰巧经过这,闻得这凤家小少爷在此,不过想邀他一见,宁王就让下属斩断我这贴身侍卫的手臂,不知宁王是什么意思?”

    斩断手臂?凤亦书听到这话,仰头看了一眼墨宸烨,正想探头去看,结果整个人就被顺势搂入眼前之人的怀中,随着转过身去,可是他的头被墨宸烨抱住,视线再怎样也是看不到那边的状况。

    墨宸烨扫了一眼流影,很快,便有人将地上断臂与鲜血沾染的脏污之色全部抹去,他冰冷的眸子锁视眼前这西域王世子许熠,并不着意的语气说道:“世子又算哪个牌面上的人,这里是京城,不是在西域,可以任你所为,还敢对他动手,既然你不懂规矩,你的属下更是粗鄙无礼,那就得为此付出代价,方才能明白,不是什么东西你想碰就能碰。”

    竹青在旁边附和说道:“就是,我家小少爷明明拒绝了你们,但是你们居然还敢无礼,强行阻拦我们的去路,叫他松手还不松手,只能怪他活该。”

    许熠视线落于墨宸烨怀中之人,单单只是一抹背影,却也能看出必是那纤腰细致的美人,“本世子不过是好奇,这定国公府的小少爷,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物,能够得宁王垂青,娶他为妻,又是怎样的人物,能够公然如儿戏一般说不喜欢太子,却照旧让太后和皇上毫无芥蒂,依旧宠爱。”

    “这与你何干。”墨宸烨声音堪比那凛冽寒冬,冷彻刺骨,“好生收起你的好奇心,尤其是对本王的人,你最好记牢本王的警告,别忘了西域臣服天权已久,在这上京城,我们为尊,你们为卑。”

    这话让许熠心中憋闷,纵然尊卑,他好歹还是西域王世子,可他正要再开口,却被身侧的人拦住。

    顿时,墨宸烨的目光瞬间注意到那老者,此人稳沉持重,深藏不露,绝非等闲之辈,这西域使臣入京并无危险,往年入京的使臣中也不见有此等深沉之人,就算这一次是西域王世子头次来上京,多安排些人贴身保护便是,安排如此一讳莫高深之人,不由更让人揣测。

    许熠收到暗示,随即将话转开,笑道:“宁王所言甚是,这些的确不是本世子应该去了解的,宁王也是知道的,我父王与皇后娘娘乃是亲兄妹,论及家礼,我与太子殿下还是表兄弟,来京闻得此事,稍有一二之心想了解,宁王觉着也不为过吧!”

    “最好如此。”

    冷然话落,许熠也不再多言,转身便离去。

    墨宸烨看着那走远的人,这才低头对着怀中的人,温声说道:“走吧,我送你回府。”

    一时上了定国公府的马车,凤亦书坐下,转了转小眼珠子,双手撑在墨宸烨的大腿上,微微探头到墨宸烨的面前,“刚刚发生的那些事情……”

    墨宸烨还不等凤亦书的话说完,径直就道:“无碍,不过是砍了一条乱碰的脏手,无关紧要。”

    “你不是还要负责接待他们吗?也没事吗?”

    “没事。”墨宸烨淡定的给出回答。

    凤亦书听到这确定的答案,才算是放心了,其实他也没想到,墨宸烨会直接命人将那人的手砍了。

    ……

    这边,京都驿馆内,西域使臣都是住在此处,许熠世子的身份,驿馆自是将最好的一处辟出来让他居住。

    屋内。

    许熠坐在桌前,喝了一口水,愤然说道:“好在刚刚仇长老在我身边,不然一时同宁王争吵起来,反倒不好了,可想想还是来火,我们是臣服已久,可我们好歹是王室,皇后娘娘好歹还是我姑姑呢,居然说我算哪个牌面上的人,还说我为卑。”

    仇长老看着跟前纾解火气的人,稳重的语气说道:“只恐这些都是宁王有意为之,都是授意于皇上,你是世子,将来掌管西域,你头次来京,可不得好好敲打敲打,至于宁王让人出手断了世子的下属一臂,很可能是当初皇后娘娘头一次部署之时露出破绽。”

    许熠眉头一皱,“您的意思是,宁王都已知晓?”

    “顶多只是猜测而已,所以,当世子想要接触那凤小少爷的时候,他才那样,除却有顺皇上敲打之意,更有警告我们不要想对他未来的王妃有任何轻举妄动的想法。”

    “长老此番不正是受皇后娘娘之意才随使团一同而来上京,那,此事可是早有打算?”

    仇长老眉眼之间笼罩着一层阴冷之色,说道:“据刚才所察,宁王对这凤小少爷是非同寻常,正如皇后娘娘所言,若他们结亲,宁王府和定国公府连成一线,届时太子如何立足,西域王室和皇后娘娘太子唇齿相依,这样的隐患必须要除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