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王妃有心疾,得宠着! > 第034章 他跟本王宽衣解带,与皇后何干?
    入宫之后,凤亦书是随着墨宸烨一块去给太后和皇上请安,而后便直接到了这御花园中,宫宴所设之处,虽说他和墨宸烨的事已经确定,可到底还未大婚,加之这样的宫宴不似平常,更有西域使臣在,凤亦书自坐回到为定国公府准备的位置处。

    凤亦书看着他眼前这桌上摆着的菜肴,清淡不见荤腥,往常他入宫,太后都会提醒,宫人对他的饮食一来二去的也就熟知的很,他这些年下来,每常看着和旁人完全是不同样式的菜色,逐渐也不觉得有什么。

    竹青在一侧,将今日入宫前府医准备好的丸药拿了出来,“小少爷,用膳前,您先把药吃了吧。”

    凤亦书只见竹青打开的一个小盒子里面那一颗颗的药丸,想想都觉得苦,“怎么备的丸药啊?”

    “府医说您今日是入宫赴宴,所以将汤药改成丸药了。”竹青也不多想,回应着,然后从旁边的玉壶中倒了一杯水递给他家小少爷。

    对此,凤亦书长吁一口气,将药丸倒在手心,喝了一口大水,然后立马将药放入嘴里,悉数咽下,然后快速的端起旁边的那碗淡香清汤喝下去去苦味,明明每日都是要吃药的,可好像别的都能习惯,唯有这药的苦涩,无法习惯。

    凤亦书吃了些东西,身上更是懒倦的很,不由得打了个哈欠,今日是端阳宫宴,人多也热闹,再加上西域王世子并一众此番来京的西域使臣都在,估摸着一时半会是不能结束。

    他悄悄同他父亲母亲说了,也不惊动其他,偷偷就从这席间出来。

    竹青是寸步不离的跟在后头,很快便到了一处宫宇前,径直推门进入这殿内。

    凤亦书一进来,就闻到弥散在周围的清香,好似甘甜的梨香,细闻却又不同,“这处的熏香换了吗?”

    竹青摇头,“奴才不知,宫中用的香料本就不比外头,虽说这处寝殿是太后娘娘专门为小少爷辟出来,可供小少爷在宫中小憩之用,但小少爷也没告诉过这边的宫人熏香需要……”

    “没有,挺好。”凤亦书将竹青的话打断,懒懒的就躺在那床榻上,看了一眼竹青,“你去外头候着吧,我先睡会儿。”

    “是。”竹青应和一声,只见躺着的人好像就已经睡着了似的,他也不再多言,动作极轻的从这殿内退出,在这殿门口仔细的守着。

    殿内一片寂静之色,好似连那榻上之上熟睡之人的呼吸都变得异常清晰。

    这静谧至极的空间,突然,从屏风后竟走出两人,只是跟随在那老者身后虎背熊腰的男人,满脸猥亵。

    老者扫了一眼那边香炉之中还在不断升腾的香烟,视线落于床榻之上面泛潮红的人,在那迷蒙的睡意之中,不由自主的挣开身上的衣裳,嘴里轻哼碎念着,而那裸露出来的大片肌肤在药性、交织之下,愈发催的肤红娇艳,上头仿佛还沾染着一层浅浅的香汗。

    “老夫亲自为你配好的‘香料’,效果看来还真是不错啊,果然是天生尤物,难怪连墨宸烨都会答应娶你,换了谁都受得了。”

    顿然片刻,老者看向身后的男人,阴沉冷邪一笑,“这么好的货色,真是便宜你了,有这一场风流,就是死也足矣吧!”话落间,他一抬手,掌风在身后男人面前拂过,飞快之间,他便悄然从后头自信离去,这男人好似瞬间醒了一般,只是那双眼睛里满是淫邪色性……

    殿外,竹青看到突然出现的流影,“你怎么过来了,小少爷在里头休息,吩咐了不让人打搅。”

    流影深觉不妥,根本没理会竹青,推门便走了进去,竹青也只是跟着。

    说时迟那时快,流影看到眼前那一幕,飞速之间,将那人拽起,一掌击倒在地,用剑将被褥挑起盖在凤小少爷半裸的身上,好在一切还算及时,否则真出了点事,他便是万死难辞其咎。

    竹青震惊的瞳孔放大,连说话都是有些不利索,“这……这是怎么回事,刚才我们进来的时候还……”

    流影镇定的说道:“切勿轻举妄动,等王爷来再说。”

    竹青只是点着头,他还未从刚才的惶恐中回神,却看到出现在眼前的人。

    墨宸烨走到那床榻边,看到意识迷离,毫无清醒之态的人,抬手轻轻拂过那额前因汗水沾湿而黏上的发丝。

    忽然,一道暗影进来,跪于墨宸烨跟前,“王爷,宴席那边太后娘娘问起凤小少爷,皇后娘娘说今日宫宴部署都是由她一手操办,凤小少爷离席了,必得她亲自来将人带回席上。”

    “皇后!”墨宸烨冷然一句,“将这人的头给本王拧下来送到皇后寝宫,再派人去将药老找来。”转而看向竹青,“你去殿外候着,等皇后来,领她进来便是。”

    他们各自听吩咐去办。

    墨宸烨视线落在眼下这床榻上意乱情迷的人小家伙身上,心中多有自责,他不过稍稍没有注意,竟……

    他这心思还未抚平,只见这连眼睛都未睁开的小家伙,伸出的手缠住他的手臂,整个人蹭到他怀中,灼热的气息扑面而来,小家伙一路攀缠黏在他身上,闭着眼睛,嘴里哼唧着,“嗯~好热……”

    殿外。

    竹青走出来心中起伏未定,好在小少爷没事,若刚刚真发生了什么,那他真真是该死,只是他这些还未平缓下来,却看到已然到来的皇后。

    许皇后看着竹青,“你家少爷在里头?带本宫进去。”

    竹青按照宁王的吩咐,也不多问,领着皇后便走了进来。

    许皇后心中料定了等下会看到何等的一幕,可当她走进这内殿,却看到凤亦书香肩半露的缠在墨宸烨怀中,这,“你们……”

    墨宸烨一眼便看穿许皇后的心思,“我们怎么了,看到他跟本王宽衣解带,让皇后碍眼了?本王想这与皇后没什么干系吧!”

    许皇后眉间紧皱,墨宸烨什么时候离席的,“没有,不过是太后问及凤家少爷,毕竟宫宴是本宫着手,理应也该让本宫将他带回席上,既然他和宁王在一块,太后那边自然放心的。”

    墨宸烨视线扫过许皇后离开的背影,目光垂落在凤亦书身上,淡淡的声音说道:“放心,有我在。他们既如此在意太子之位,那本王就叫他们知道,太子之位换人照样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