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王妃有心疾,得宠着! > 第037章 二哥说:不伸舌头的接吻不算接吻
    凤亦初看着他家小弟这一本正经的可爱模样,只是笑着,转而问道:“话说回来,三弟,你且和二哥说说,你与他相处也有好些日子了,除却有过搂搂抱抱以外,你和他可还有做过什么更亲密的事?”

    凤亦书虽说上一世活了些岁数,可关于这些事情并不大了解,更不会区分,无非就是在一些话本杂书上看到些,可也并没个细致的说法,不由得有点困惑,“二哥,什么才叫更亲密的事呢?”

    凤亦初听到这回答,不由得一笑,只道:“比如,他上门提亲提亲那日,他脖子上的吻痕是你咬的吧,又或者说他吻过你没?”

    “那个是我咬的,可是他没有吻过我。”凤亦书垂下头去,丧气的说道:“二哥,你说他是不是都不想和我做亲密的事啊!”

    “怎会。”凤亦初倒是没想到,他家小弟这般‘鲜香可口’,居然这都没有过,还真是有君子风范啊,见眼前的小家伙这般样子,立马说着,“虽然你们的亲事是已经定下,但有些事还应该发乎情而止乎礼,没有过并不代表不想,你细想想,当你靠近他的时候他有什么细微的变化,尤其是那日、你咬他脖子的那次。”

    凤亦书眨了眨眼,回想那日的情景,“呼吸不像平常舒缓,喉间吞咽的动作也格外不同,心跳好像也有点快。”

    凤亦初正眼对视着凤亦书的双眼,摊了摊手,“这不就有了答案。”

    “哦,原来如此啊。”凤亦书瞬间就欢喜了,笑嘻嘻的对着他二哥,很轻的声音说道:“二哥,其实我有吻过他,就第一次我坐他马车回来那次,我在他嘴角亲了一口。”

    “傻弟弟。”凤亦初抬手在凤亦书脑门上弹了一下,道:“那哪能算吻呢,你不也说是亲了一下,所谓不伸舌头的接吻都不算接吻。”

    凤亦书听着这话,心想着,二哥懂的好多啊,真的只是比他年长,多些见识的缘故吗?

    凤亦初视线定然,落于凤亦书身上,到现在或许更加确定他家小弟和墨宸烨的亲事无疑是最好的,有墨宸烨照顾在侧,皆是可以放心的。

    不知觉间,马车已经徐徐停了下来,听到外头马夫的说‘到了’,他们便下了马车,龙华寺这边早已事先来接洽,他们一到,便有小沙弥出来相迎。

    凤亦书只是跟在他父母身后,寺中香火鼎盛,还是和记忆中一模一样的。

    上香、祈祷、拜佛,可谓是一丝不苟,半分含糊都是不行。

    待到这些都结束,照旧有小沙弥引着他们到了后头的禅房休息,他们今日不会在此留宿,只系上香祈福一事,便是午膳用过斋饭,就可打道回府。

    他们刚到这后院,迎头碰上一人,凤亦书一看,却是墨宸烨。

    凤亦初见状,随即说道:“父亲、母亲,咱们只管去歇息咱们的。”

    凤亦书见他父母和二哥就这样走了,连小沙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人影,他转头看向墨宸烨,开口问道:“你今日也是来上香的?”

    墨宸烨看着凤亦书,点头应着,“嗯。”

    凤亦书突然一下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指了指前面的禅房,道:“去歇会儿?”

    “好。”

    两人走进禅房,凤亦书踏进这地的时候,于他而言,重生一世,这就好似故地重游一般,尤其是此刻他与墨宸烨一同站于此,不自觉的对着墨宸烨笑道:“你说是不是很奇妙,就好像是神佛所赐的缘分一样。”

    墨宸烨对上凤亦书向他投射而来的视线,应声‘是’。

    凤亦书凑到墨宸烨的面前,“你就不能多给一点表示吗?”

    “什么?”

    听到这两个字,凤亦书瘪了瘪嘴,有点小不高兴,但想着他二哥说的,像墨宸烨这样冷冰冰惯了的人,这都是很正常的,故又凑近几分,正想照着他二哥说的,对墨宸烨换个称呼试试,心想着,二哥教他的,肯定是管用的,墨宸烨一定不会还是和平常没啥两样,可不知为何,正想开口,一时间竟多了几分紧张,心更是突突突的直跳。

    墨宸烨见凤亦书有些奇怪模样,径直问道:“怎么了?”

    凤亦书仰头望着墨宸烨,原本两人的距离就很近,再靠过去些,几乎他整个身体都是贴在墨宸烨身前的,喉间咽了咽口水,心跳的似乎更快了,脱口之间,脑子里都不知道自己说什么,“相公,我心口疼,要亲亲。”

    话落间,沉静的片刻,凤亦书看到墨宸烨并未有任何的反应,顿时只觉得好羞耻,可一想到墨宸烨,他又觉得灰心,二哥跟他说的都不管用吗?

    “我记着有件事要找二哥说,那我先……”凤亦书一面说话,一面转身要走,可是他这话还未说完整,半转过去的身子直接被拽回来,桎梏在男人怀中。

    墨宸烨从刚刚这小家伙的称呼之中回味过来,低眸凝视怀中之人,“都叫相公了,还敢去哪?”

    凤亦书有点吃惊,吞吞吐吐的说着,“我……”

    墨宸烨不等凤亦书的话说下去,抬手之间,轻轻勾起凤亦书的下巴,低头贴近,启唇言语,几乎都能碰到彼此的唇瓣,低凝细语,“是,我们之间是神佛所赐的缘分,因为遇到的那个人刚好是你,所以对你一切都是喜欢的,当年在此巧合相遇,之后你便一直都在我的注意之中,今日,你我在此,从今往后你便是我的人。”

    “一直?”凤亦书念着这两个字,“若,当时我与太……”

    话还未说完整,嘴巴就被堵住,两人唇瓣交叠重合,辗转来回摩挲。

    被吻上的刹那,凤亦书身体都是紧绷的,眼睛更是紧闭,脑海中猛地窜过他二哥说的话:不伸舌头的接吻不算接吻。小舌头好像也不听他使唤,缓缓伸过去,轻轻挑开那唇瓣,慢慢探入。

    墨宸烨瞬间感觉到那一抹湿滑柔软的存在,娇嫩甘甜,比之那花酿还要香醇百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