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王妃有心疾,得宠着! > 第038章 嫁妆
    墨宸烨恍然间从这小家伙突然伸舌头的主动中回过神来,垂眸看着已是满面绯红的人,那条探入他口中的小舌头,轻轻勾弄他的舌头,唇舌之间,不知润湿了多少。

    定格的瞬间,这交缠的吻尽由他掌控,轻吮慢啃,舌尖游动,不断深入,搅弄的彼此唇齿间春色荡漾,唇瓣的味道甘甜至极,如同那春风细雨润入心田,两人的舌不断碰触、纠缠,来回流淌在这共舞灵舌之上的那些,宛若那晨起朝露,冰沁滋润,使人沉沦。

    凤亦书彻底的被身前这个男人强势侵占,只觉脑中一片空白,那唇舌交融,完全没有一丝的缝隙和余地,紧紧闭着眼睛仿佛连时间都不知过去几何,只觉男人的吻愈发粗重、深度占据,他感觉自己都要呼吸不过来,好似要窒息其中一般。

    墨宸烨察觉到这小家伙的不适,这才缓缓将其松开,分开之间,视线逐渐清晰,只见小家伙正大口大口的呼吸着,但目光很快被娇嫩红润的唇所吸引,就好比刚摘下的樱桃,让人想再咬一口,而那从唇角溢出的银丝更是令人垂涎,火热难消。

    他再度凑近,勾舌间,轻轻将那舔舐。

    凤亦书有些慌忙错乱,双手抵在墨宸烨胸前,整个人往后缩了缩,还带着几分不匀的气息,低声说道:“不要了,我都要喘不过气来了。”

    “那刚刚还与我伸舌头。”

    “我……我,我那是喜欢你才……”凤亦书不好意思的一时连话都说不利索了,他就是脑子里想到了二哥的话,才那样做的,“你不还是很享受,你……你倒是熟练的很,是不是有……”

    “没有,我只与心中喜欢之人亲近,也只许心上人亲近。”墨宸烨快速给出这个答案,低头间贴到凤亦书耳畔,轻浅的声音说下去,“此事我只与夫人做过。”

    “夫……夫人?”凤亦书猛然惊觉,这不是与他称呼墨宸烨‘相公’刚好对上了,羞的直低下头去,脑海中浮荡这墨宸烨所说的话,‘心中喜欢之人’、‘心上人’,这一切在心中升腾起来的,都是无限的欢悦。

    墨宸烨注意着这小家伙垂头的小动作,环抱着怀中之人的动作不由得紧了紧,也许当时那份突然,会让他有些不确定,会害怕这小家伙心思未定,可如今自是确定,他亦会让这份确定永远保持下去。

    凤亦书感受到墨宸烨紧抱着他的动作,一点点抬起头,视线对上墨宸烨的双眼,低声问道:“你是宁王,如果有一天你心中喜欢之人不再是我,那你还会要我吗?”

    墨宸烨抬手间,指尖轻轻点了点凤亦书的鼻尖,说道:“小傻瓜,那一天永远也不会出现,我说过,你会是我唯一的宁王妃,除非……”

    凤亦书立刻接过这话,“没有除非,我喜欢你,永远都只喜欢你。”

    “咳咳……看这样子,想来是不需要用斋饭了。”

    禅房外的话音传来,凤亦书立马就从墨宸烨怀中挪开,对着外头的人喊着,“二哥。”

    凤亦初走了进来,一概如常的说着,“那边斋饭已经备好,父亲母亲一定让我过来叫你,我就说,何必打搅有些人在这里你侬我侬、两情缱眷的场面呢。”

    “二哥不是说斋饭已经备好,那赶紧过去吧。”

    而,凤亦初倒是不急,只是看向墨宸烨,“三弟是打算把你这未婚夫撂这了?”

    “才没有。”凤亦书连忙对着墨宸烨说道:“你来这是有命人为你准备斋饭吗?要不然和我们一起?”

    “好。”墨宸烨满是柔和的声音应着。

    这边,凤衍和叶氏二人看到走进来的三人,齐齐看向一同出现的墨宸烨,原以为也好一会子了,宁王已经先行离开了呢。

    凤亦初见他父母这般样子,径直一句,“父亲母亲,我说的可有错。”

    叶氏瞪了一眼凤亦初,然后说道:“用膳吧。”

    随即,一起坐下,静然用膳,直至饭毕。

    用过斋饭,午后凤亦书须得同他父母一块,继续去上香、拜佛、听经,结束已是过了申时,一应妥当,遂离开龙华寺,打道回府。

    他刚出这寺门,却看到立于眼前的墨宸烨。

    凤亦初看着,便道:“有人特意在等你,还不去?”

    凤亦书到底看了一眼他父母,见没说什么,这才过去。

    凤衍和叶氏看向那边上了宁王府马车的人,再将视线拉回来对看之间,才上了马车,回府。

    宁王府马车上。

    “你一直在这里等着?”

    “嗯嗯,想着我们回府是顺路,所以便等着,更何况等你多久都不算久。”

    凤亦书挪了挪身子,往墨宸烨的身上凑了凑,双手挽住墨宸烨的手臂,头顺势偏过去,靠在墨宸烨的肩膀上,什么话都不说,只是这般静静地,可心里却都是被填的满满的,那句‘等你多久都不算久’萦绕心头,久久没有散去。

    谁知他这样靠着靠着,加之马车徐徐行进,竟不自觉的睡着了。

    墨宸烨将这小家伙的睡颜尽收眼底,情不自禁的低头,浅浅一吻落于这小家伙头顶,鼻息间,淡淡的嗅到那发梢间从寺中带出来的一缕檀香,果然,唯有这小家伙,才能让他忍不住的想亲近……

    从龙华寺到定国公府也有一段距离,凤亦书睡的迷迷糊糊的,顿然觉着马车好像停了似的,睁开松怠的眼睛,软软的声音问道:“到了吗?”

    墨宸烨看着这惺忪睡意的人,应着。

    凤亦书对着墨宸烨说道:“那我先回府了。”转而又道:“我明日去找你。”

    墨宸烨露出温和的笑容,答应着,“好。”

    马车外,竹青早已经在那里候着,待到他家少爷下了马车,便跟在后头入府。

    凤亦书见他二哥在这府门口,“二哥怎么在这?”

    “因为父亲母亲怕某些人把你直接拐走,都不想回家了。”凤亦初开玩笑的对凤亦书说着这话。

    “哪有?”凤亦书嘀咕着。

    “好,没有。”凤亦初复又说道,“是父亲母亲吩咐,有样东西你得亲自去瞧上一瞧。”

    “什么呀?”

    凤亦初定声一句,“你的嫁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