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王妃有心疾,得宠着! > 第043章 小书想要一个怎样的婚礼?
    寿安宫。

    宋太后刚用过午膳,正端着这饭后清茶细品着,就看到出现的二人,“哀家派人去传的时候,一个两个的都不在府上,竟也不知去哪了,这会子过来,可用过午膳了?”

    墨宸烨径直回应道:“母后,还未用过。”

    宋太后对着吴嬷嬷说道:“再去传一桌膳来,记着,给小书的饮食得另配。”

    “是,奴婢明白。”吴嬷嬷应着便立马去准备。

    凤亦书原本想要开口询问,太后娘娘召他入宫所为何事,可他这还没开口,太后娘娘便朝他招了招手,他便走过去,站在跟前。

    宋太后拉着凤亦书的手,问道:“小书,你俩是约好了一块的吗?”

    “不是。”“是。”

    凤亦书说出口的瞬间,墨宸烨同时说着。

    宋太后视线来回在他二人之间扫过,最终落在凤亦书身上。

    “应该是吧。”凤亦书想着自己是先在宁王府,而后才去了‘风花雪月楼’,连他去那看了羞羞的画册也知道,墨宸烨显然是一清二楚,加之刚刚入宫又恰好碰到,所以这算吧。

    “应该?”宋太后眉头微微一皱,看向墨宸烨,质问着,“怎么回事,你是不是惹他不开心了?”

    凤亦书赶紧说着,“没,没有,太后,他没有惹我不开心。”那些事情,他哪里能拿出来说,岂不是要羞死了。

    “这还差不多。”宋太后瞥了一眼墨宸烨,转而慈爱的对凤亦书笑道:“我们小书就要宠着,凭谁都是不能让你受半点委屈,这个人就更不应该,哪有让自己媳妇受委屈的,天底下就没这样的理儿。”

    “儿臣谨遵母后教诲。”

    听着这些,凤亦书已是有些不好意思,立马将话拉回来,“太后,您找小书入宫是有什么事情吗?”

    宋太后言归正传的说着,“当时他去定国公府下聘后,你二人婚事确定,哀家便命内务府着手准备着,如今你们大婚之日的婚服大致已出来,剩下些细节之处由宫中司制房的绣娘来处理,今日让你们入宫来,亲自去瞧瞧,若哪里觉得不妥的,指出来,她们也好再做调整。”

    凤亦书笑着说道:“太后娘娘的眼光自是极佳,宫人们照着太后娘娘的意思做出来的,定然是不会有任何问题的。”

    “果然还是小书会讨哀家高兴。”宋太后对着凤亦书都是非常和蔼,“但用过膳之后,还得去看一看的。”

    自然,凤亦书也不会去故意拿着这些多说,一时重新传的膳已经在这膳桌上摆好,他和墨宸烨二人面对面坐下,竹青将他的药拿过来服用过后,这才动筷子。

    宋太后端坐在一旁,只看着他二人对坐用膳,别有一份温馨之感,看着都令人舒心。

    凤亦书素来食量小,吃一点点就觉得饱了,宋太后瞧着,便问,“今日这膳不合胃口吗?”

    “怎会,太后是知道的,我一贯是吃不了多少的。”更何况因为他心疾的缘故,饮食都是有限。

    宋太后也没有多说,随即吩咐着,“去准备些茶点,哀家记着近日宫中御厨新制的一道玫瑰酥的点心很是不错。”

    凤亦书听到‘玫瑰酥’这道点心的时候,脑子里直接浮现出某些画面。

    宋太后注意到凤亦书脸颊红扑扑的,“脸怎么红彤彤的呀,不舒服吗?可要传太医……”

    “没,没事。”凤亦书立马否认,“太后,我就是用膳有点热而已。”

    墨宸烨注意到凤亦书这般纯粹的反应,他的王妃,真真是太可爱了。

    宫人已经将茶点端上来,墨宸烨径直拿了一块玫瑰酥,递到凤亦书的嘴边,“尝尝。”

    凤亦书只是不自觉的张开嘴咬住。

    宋太后见他们这样,越看越喜欢,辗转间,用过茶点,墨宸烨和凤亦书二人就从这寿安宫往司制房而去。

    墨宸烨与凤亦书并肩走着,寻思间,问道:“小书有想过要一个怎样的婚礼吗?”

    凤亦书突然被问及这个,倒是有些不知的,前世他虽嫁过一次,可也没见人问过他这个问题,在他的认知里,这些都是按照规矩来操办的,只是摇了摇头。

    “那,现在想想?”

    “为何突然想要问这个?”

    “呃——我,我就随便问问。”

    “哦。”凤亦书憨憨的应着,但脑中因为墨宸烨的问题,而冒出一个想法,眨了眨眼睛说道:“我不记得是在哪本书上看到的,上头说玫瑰花象征着美好的爱情,若能有一束鲜红的玫瑰,肯定很美妙。”

    墨宸烨认真应着,嘴角间微微勾起一抹浅笑,‘玫瑰’。

    很快,二人便到了司制房,早有这司制房的掌事出来迎着,亲自引着去瞧那大婚的婚服。

    凤亦书看到那立架前支撑的两套正红婚服,当真是无与伦比,就好像上一世他嫁给太子为太子妃,婚服也不似这般,他看向墨宸烨,有点抑制不住的激动,“好好看。”

    掌事的绣娘上前说道:“太后娘娘吩咐,司制房不敢不用心。”

    墨宸烨对着眼前这些人凝声一句,“此事办好,到时候司制房上下必有重赏。”

    一众绣娘谁都是不敢含糊,只是谨慎应着。

    凤亦书同墨宸烨在此不过停留一会,而后,又告知太后那边才出宫。

    ……

    这黄昏暮色交映,被无限拉长的落日斜影渗进这昭阳宫中。

    许皇后的贴身宫女秋兰悄然引着一宫女走了进来,对着上座的人行了礼,说道:“娘娘,芸娘过来了。”

    端坐正位的许皇后看着眼前之人,“本宫听说,你是托秋兰的关系,才留在司制房的。”

    芸娘跪着,应道:“是,若非秋兰姑姑的缘故,奴婢早就不在司制房当差了。”

    “本宫听说,宁王和宁王妃的婚服现在交到你们司制房了,你会有办法毁了它,是吗?”

    听到这话的芸娘直接磕头在地,“皇后娘娘,这可是太后娘娘再三嘱咐的事情,万万不能出错啊。”

    “本宫知道司制房连使用烛火都是格外谨慎,你说要是因为烛台倒下,司制房不小心烧起来,连带着把那婚服也烧毁了呢!”

    “娘娘,这不行的,谁都担不起……”

    许皇后阴笑道:“你想让谁死,那就让谁担,你配合本宫办好此事,事成之后你便是司制房新的掌事!”

    芸娘缓缓抬起头仰视着跟前端坐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