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王妃有心疾,得宠着! > 第045章 皇后禁足
    凤亦书上了马车,只是安静的坐着,可这心里面就好像是有一头小鹿在横冲直撞似的,虽说昨日他奉太后召见入宫,而后也是同墨宸烨一起,可到底都是有人跟着,去司制房更是有人引着,出宫他也是径自回府,并未与墨宸烨同乘一辆马车,刚才他听他二哥说,一心想着,就直接冲了出来。

    这会子,马车内就只有他们两个人,你对着我,我对着你,脑子里浮现的全是昨日那羞羞的东东的画面,总感觉连呼吸都已经起伏不定了似的。

    好容易等到马车在宁王府门口停了下来,他快速的从马车上下来,好像呼吸到外面的空气,整个人都舒缓了不少。

    墨宸烨缓步走下,伸手之间,十分顺畅的就牵住凤亦书的手,淡声说道:“走吧。”

    凤亦书晃了晃脑袋,尽量将那些甩掉,故而将话题转移开,问道:“你刚刚是从宫里出来?”

    墨宸烨直接回答着,“嗯,安排了一点事情,做的时候还未同皇兄呈禀,今日入宫禀明。”

    “哦。”凤亦书应着,随着,一路就到了这王府内翠竹林中的小院,进到屋内,他看到琴桌上的琴,连忙说道,“我先去练练曲子。”

    凤亦书盘膝坐下,拨弦取音,他原本是想着用弹琴来转移自己脑子里的那些注意力,可这屋子里就他和墨宸烨两人,他想的办法压根就不管用,反而那份浮躁表现的淋漓尽致,因为这琴曲原本最是悠扬婉转的,在他弹奏之下,频频出错,原本流畅的弦音就格外刺耳。

    墨宸烨对音律何等敏锐,觉察的是一清二楚,走过去,挨在凤亦书身边坐下,“今日这是怎么了?”

    凤亦书见墨宸烨伸手过来,要手把手再教他弹奏,就在手触碰的瞬间,立马将手抽回来,“我……我……”连句话都是结巴的说不清楚了。

    墨宸烨见状,侧身之间,整个人覆身上去,毫不费力的就将凤亦书压到在这地毯上,“适才在马车上就有些不对劲,弹琴也是,怎的现在单独对着我,变得如此紧张?”

    凤亦书清晰的感受着覆盖在他上方的那些气息交映,头偏到一边,满是娇羞的说道:“我……我怕等下那个又硬邦邦的了。”

    听到这话的墨宸烨愈发觉得身下之人真真是个小可爱,他看着凤亦书一侧的脸颊红彤彤的颜色,轻轻一笑,说道:“小傻瓜,无缘无故又怎会那样呢?除非你想让它那样?”

    “你……你耍流氓。”凤亦书想要推开压制在自己上方的人,可就他这纤细而无力的手臂,怎么可能推得动,感觉自己吃奶的力气都使上了,但墨宸烨还是纹丝不动。

    反而,身上愈发凑近几分,顿然间,那低沉而惑人的声音从他耳边钻入。

    “我记着最开始某人头一遭乘我的马车回府,又是扑在我怀中,又是偷亲我,这是不是算轻薄耍流氓啊。”墨宸烨故意打趣着说道。

    凤亦书这下更不好意思了,拿着衣袖全然盖在自己脸上。

    墨宸烨见凤亦书这般,随即移开身子,在旁边坐直,凤亦书感觉到身上压着的人已经挪开,缓缓拉下盖在脸上的衣袖,露出一双眼睛,羞答答的说道:“我是喜欢,所以才想亲你的。”

    凤亦书这话说完,整个人被拽过去,坐在墨宸烨的腿上,被搂在墨宸烨的怀中。

    墨宸烨低眸凝视着怀中之人,眼中满是柔情,温声说道,“我也是喜欢,才会有那般反应,是只对我家夫人才会有的。”

    凤亦书头直接埋进墨宸烨的胸膛,低喃,言语着,“好羞耻啊,你不要说了嘛。”轻蹭了蹭墨宸烨的心口,撒娇着生硬的想将这些话题转移开,说道:“今天你教我弹新的曲子吧。”

    墨宸烨见凤亦书这般,自不会刻意去拿着那些多说,便应承着,“好,不过要练新曲子,那就得专心的练。”

    凤亦书深呼吸了一口气,将心思定了定,“好,我保证。”

    墨宸烨只是一笑,随即拿出琴谱,选了新曲子,手把手的教着。

    ……

    凤亦书和墨宸烨的婚期是在六月初四,本来就已经临近,虽说这两府的部署安排也不用他们亲自操持,可府中的气氛无疑是非常明朗的,这大婚该有的样子已然是有了的。

    而这婚期越是临近,有人就越是按耐不住,可这一切,凭他有任何的动静,都绝无得逞之可能。

    这日,一早,昭阳宫。

    许皇后用过早膳,如常只是在殿中软榻之上歪着,这几日心中一直挂念的就是那一桩事,此事一成,让墨宸烨和凤亦书的婚期延误,而她再促成太子替皇上南巡之事,那么届时太子回京,就算墨宸烨和凤亦书大婚,也毫无影响,只要在此之前他们这桩婚约没有落定,就不会有任何实质性的妨碍,可这都好些日子过去,怎还不见司制房那边生出点动静。

    秋兰见跟前端坐之人深思模样,宽声说道:“娘娘,现在还有些时日,芸娘在司制房待了这么多年,一定不会出错的。”

    “话虽如此,可是只要事没成,本宫这心里就……”

    话还未落定,忽然外头的奴才高声通传着:皇上驾到!

    许皇后顿时从软榻之上翻身起来,心中诧异,这个时辰,皇上按理是刚下朝,然后该是去御书房啊,怎的忽然驾临她这儿?立刻就去殿门口恭迎,只是当她看到墨宸烨也随在皇上身侧一同而来,心中已有几分不妙。

    “臣妾给皇上请安。”当即,她也只是行礼问安。

    墨修远在那正位之上坐下,看了一眼许皇后,冷声一句,“把人带上来吧!”

    许皇后心中一惊,看到满身血痕的人拖着残喘的身躯跪在地上,那张脸瞬间映入眼中,芸娘,怎么会?

    “皇后可认得她。”

    “臣妾不识。”许皇后一脸镇定的回应着。

    墨修远直接将手中的一包东西丢过去,“这东西,皇后可识得!”

    “皇上,这一大早的,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一个受了刑的婢女,一包来路不明的东西,怎的皇上连连质问臣妾。”

    墨宸烨看到上位坐着的人朝他示意一眼,这才开口陈述,“皇后娘娘,母后为臣弟所准备的大婚婚服如今在司制房进入最后收尾的环节,臣弟不想出岔子,就请示皇兄,特派隐卫日夜监视司制房的一举一动,昨天夜里,司制房掌事和往常一样去巡视,可竟然突发异常,神魂错乱,幸而被臣弟的人掌控,否则司制房此刻便是一片灰烬,而暗中监视的隐卫顺藤摸瓜,拿下了此人,顺势也夺下了要被此人销毁的此物,这人名叫芸娘,这里头的东西名叫‘迷魂散’,臣弟审讯,没人不吐口,她什么都招了。”

    许皇后知道被拿住的事情,要想抵赖是困难的,只是她万万没想到,原本这是在宫中,而且司制房那边也是太后的人盯着,墨宸烨竟然会请示皇上,让隐卫在宫中布下眼线监视。

    既然不能否认,她当即跪下,十分淡定的说着,“皇上,的确是臣妾做的,臣妾就是心有不平,明明这桩大好婚事是属于太子的,可为何转眼间就变了样,凭什么,臣妾就想出一口气,不想让宁王这场婚事太顺利,才设法想要毁了那婚服,是臣妾的错,还请皇上责罚。”

    墨宸烨岂会看不出来,许皇后这一招以退为进还真是玩的顺,毕竟此前这事确如其所言,这样毫无遮掩的承认,皇兄反倒是不会给过多追究。

    “你这下倒是认得利索。”

    “宁王都已经把人证物证摆在臣妾眼前了,又是当着皇上的面,臣妾岂敢否认。”

    “婚约之事本就是你情我愿,他们无缘就不能强求。”

    “是臣妾小人之心了,甘愿受罚。”

    墨修远看着跪在面前的人,“身为皇后,这点度量都没有,从即日起,皇后禁足昭阳宫,好好思过,没朕的旨意,不得踏出昭阳宫半步,后宫之事交给淑妃处理。”

    “臣妾领罚。”

    跪在一旁的秋兰见皇上等人离开,上前将皇后娘娘搀扶起来,“娘娘,这可如何是好?”

    “墨宸烨还真是谨慎,倒是本宫失算了,禁足而已,不过是本宫出不去这昭阳宫罢了,你派人告诉太子,切勿因此事而去为本宫求情,他要做的就是让皇上确定他有能耐可以替皇上南巡,虽没能让墨宸烨的婚期延迟,并不表示本宫和太子这会输一筹。”

    昭阳宫外,墨修远看着墨宸烨,“阿宸……”

    墨宸烨立即做出回应,“皇兄已经给了责罚,母后那边臣弟不会多嘴。”

    “再过几日就是你们的大婚之日,该是全身心在此才是,今日就先出宫回府吧。”

    “是。”墨宸烨应声之余,墨修远上了轿撵离开。

    墨宸烨回头之间,冰冷的双眼扫视着身后这‘昭阳宫’,禁足,那本王就让你永远别想再踏出这昭阳宫半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