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休了那个陈世美 > 第33章、套话
    第33章、套话

    陈尧一时间竟不明白柳茹月说的是反话还是警告了,不过还是在柳茹月的眼神下,恢复了冷静,将大声嚷嚷求救的打算抛到了脑后。

    钻入一个小巷,牛车停在了一个青砖绿瓦的小院子面前,刘保跳下马,上前敲了敲门。

    一个老妇打开了门,探头看到他,将他让了进去。

    其他四人面色也颇为好奇,看上去,他们以前也没有来过这里。

    “我先包一周的偏院。”

    “行,1两银子。”

    刘保颇为爽快的扔了一坨银子过去,老妇抱着啃了啃,喜滋滋的收下后,就离开了。

    “十娘,我们就在这个院子里熬制口脂,你看如何?”

    柳茹月下了牛车,往天上看了一会儿,略带嫌弃道,“这偏院的天井不算大,不过也还好,前期我们也不可能买太多药材、干花,这地儿尚且能用一用,但赚了银子,你必须换一个有大院子的地方。”

    带大院子的房子那可贵了,刘保得确定物有所值,“做口脂和大院子有什么关系?”

    柳茹月,“所有药材和干花儿,都得泡在杏仁油或者橄榄油里,在烈日下暴晒一段时间,这天井下,也就能晒二十多盆而已,且日升日落有些盆子里的药材就晒不够时间,到时候做出来的口脂,品质也会差一些。”

    刘保,“真的假的?”

    陈尧滑下牛车,走到柳茹月身侧,“当然是真的,你不是去查了我娘到了镇上后做了些什么了么,我娘在洗衣场可不是为了赚那点铜板的,就是看上了晒衣场的大坝子,能让口脂材料晒够太阳。”

    “那你娘当时晒了几盆?”

    陈尧,“三盆。”

    刘保对每一盆能造多少口脂,心里也有了数。

    “行,赚了银子,换个大院子,你说说,需要多少钱买药材、干花儿?”

    柳茹月入市报账,“上次做了三盆,一两银子的成本,买的药材都是边角料、下品,油脂也是用的下等杏仁油,不算打赏和化妆费,利润是三

    两。

    现在我们要做高品质的,药材自然就贵了,油脂也最好用番外进口的橄榄油,一盆药材的成本,得20两银子吧,当然,利润也会更高,毕竟一盒能卖30两银子,一盆的药材油脂能做40盒口脂,刘大哥你算算,一盆就能赚多少钱?”

    刘保掰着手指头还在算,陈尧就报了出来,“一盆药材做出来的口脂,就能卖1200两银子,扣除20两的成本,尽赚1180两银子。”

    陈达被这么多银子震得结巴了,比以前打劫赚的还多,“这这这,这么赚的么?”

    “真的假的?”手指还没掰扯清楚的梁响看向矮胖的陈达。

    刘保觉得和自己心里估算的差不多了,做生意嘛,本来就赚钱,只是以前他也不知道应该做些什么营生罢了,“那行,我就先买一盆药材来让你做。”

    柳茹月点头,“刘大哥谨慎些我也能理解,就做一盆,反正不管做多做少,我的月例都是十两银子,我还不想太辛苦呢。”

    刘保心里何尝不想多做一点口脂来卖呢,这院子里能晒20盆药材,那不是做出来的口脂,就能卖两万两银子了么?

    泰依县可是销金窟,山里那些山大王都会来这里玩乐,这里最不缺的就是声色场所,妓院青楼贼拉多,这里的女子都好打扮。

    只要口脂做出来了,他也不怕卖不出去,即便泰依县卖不完,还能运去洞庭郡卖。

    20盆药材的成本,就是400两,这对于他来说,也不是拿不出来,但万一这女人是骗他的呢?万一做失败了呢?

    刘保苍蝇一样的搓了搓手,“你们保护好十娘,我有事先出去一趟。”

    “大哥,你准备去哪儿啊?”

    “大哥,你是不是要去找那个扬州瘦马验证一下口脂啊?带上我吧!”

    “十娘哪里需要我们这么多人来保护。”

    “行行行,彭小山跟我来,陈达、高威、梁响,你们在院子里保护好十娘还有她两个崽。”名为保护,实为监视看守。

    “哦。”

    刘保带着彭小山,牵着马出了门。

    留下的三个人失望的对视起来,不能去青楼楚馆,让他们好生难过。

    柳茹月轻轻的拍着怀里的狗娃,“各位大哥也不必失落,刘大哥是去做正事儿的,并不是去玩,我做一次口脂,也就一个礼拜的时间,七天后,卖了口脂,你们还担心没银子出去玩儿么?”

    梁响,“也是,还是十娘想得通透,我着急这一时做甚。”

    陈达,“十娘,你人也太好了,我们绑了你,威胁你,你安慰我们不说,还替刘大哥说话。”

    高威感触的说道,“我原本还以为你会挑拨离间我们呢,没想到十娘这么好,我相信十娘,你肯定能带着我们发大财。”

    柳茹月抱着怀里的孩子摇了摇,梨窝浅笑,“不管你们以前做过什么,现在我们都是合作关系,我和亡夫也算不得好人,我们本就在被东家追捕,我的身份见不得光,却还能找到人和我合作,我还能每月分红得银子,对于我来说已经十分庆幸了,我干嘛挑拨离间大家啊,有钱大家一起赚不好么。”

    梁响感慨颇深,“十娘说得对。”

    高威恍然大悟,“我就说十娘怎么和寻常女子不一样,原来我们都不是好人,哈哈哈。”

    柳茹月抱着孩子看了一圈,主动挑了一间居中的屋子,“我就睡这中间的屋子吧,有你们在两边护着,我也安心,你们不知道,逃这一路啊,我是一宿都没休息好过。”

    说到此处,十娘愁绪上心头,凄苦道,“我亡夫,就是被赌博害惨了,我看各位大兄弟也是憨厚耿直的老实人,我们将来安安分分的赚银子多好啊,何必还过那不安生的日子。”

    被柳茹月的话勾起话头,梁响狠狠道,“谁想过打打杀杀的日子,可我们啥都不会,收个保护费,那些穷摆摊的能有几个钱,截杀那些从大山里活着出来的商人,护卫多的我们也不敢惹,落难的商人又已经被山里的山大王洗劫过一遍了,我们也捞不到几个钱,杀了人,我们心里也是害怕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