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休了那个陈世美 > 第4章、我那苦命的孩子狗娃
    第4章、我那苦命的孩子狗娃

    润过喉,柳茹月将自己在路上编好的经过简单的说了一遍,“此事说来话长,民妇柳十娘,乃江高县望凌乡顺清村人,嫁给同村朱守昌,奈何我夫君命运不济,年前病死了,家中公婆便决定带着我去盘州投奔二叔朱守义,中途,我那尚在襁褓中的孩儿被人偷了,我不忍公婆这般年龄还跟着我受累,便独自出来寻找孩子。

    我打听了许多地方,找到这边,机缘巧合之下到了黄溪乡,那日风大雨大,我没有避雨之处,就……躲在黄财主后院的狗洞处躲雨,然后就见到两个小娘子在哭诉她们的遭遇。”

    “她们的话勾起了我的伤心事,让我想起了我那苦命的孩子,也是被一疯妇抢了,还不知道在哪里受苦,便自作主张,想要替两位姑娘告个状,希望知县老爷县丞老爷能解救她们,这也算为我孩儿积个福。”

    说到悲伤处,柳茹月起身伏在地上,含泪磕了三个响头。

    柳茹月说的悲切真诚,并非演技。

    她苦寻孩子十二年,其中的心酸困苦无需深想,就已悲从心起。

    县丞审案不少,见她悲伤表情不似作假,抚须叹道,“原来如此,没想到十娘竟有如此遭遇,却依旧侠肝义胆,是个热心肠的人,等本县丞调查清楚了王五、张小六一案,解救了牧荷、陈姝,一定替你补办路引,在本县内,帮你寻找一下你孩儿的行踪!”

    “谢谢县丞老爷,谢谢县丞老爷!”柳茹月多想将自己孩子的真实情况和盘托出,让县丞帮忙。

    但她知道,她不能。

    陆铖泽的后台是沈丞相,沈丞相桃李遍天下,他的门生遍布北昙各州各县,谁知道哪些是他的门生呢?

    就算这县衙的人没有沈丞相的门生,也不是每个人都敢得罪沈丞相的。

    柳茹月上一世只是一个普通妇人,并不懂朝中这些弯弯绕绕的裙带关系,她只能小心再小心。

    她若是敢暴露自己的姓名和孩子们的事情,这个事情绝对会被压下!她和她的孩子们,绝对活不到上一世那个年龄。

    上一世,陆铖康绝对不敢给陆铖泽老实交代,而婆婆黄氏也会帮着二儿子隐瞒,以为四个小孩子也掀不起浪花花。

    这也导致陆铖泽一开始一直以为她们母子五人已经死了,这才让孩子们有了成长的时间,发展各自的力量。

    柳茹月接触官司不多,但她明白,就算是戏文里的秦香莲,也知道上京找京官告状,也不能在地方上找个县衙州府告状。

    “你那孩儿几岁,身上有何特征?”

    面对雷县丞的询问,柳茹月开口道,“我那孩子到现在十一个月大了,刚出生三个月,就被一个面黑的疯妇偷走了,那妇人我也记不清长相,我孩子还没取大名呢,他爹就去了,小名叫狗娃,贱名儿好养活,他后脖颈处有一坨黑色椭圆,大拇指指尖大小的胎记。”

    “好,十娘,你先回去好好休息。”

    一个杂役走过来,领着柳茹月和两个士兵朝县衙后方走去。

    来到一排厢房前,打开一间厢房的门,“十娘,这是县丞给你安排的住处,这是馒头,还有茶水,你先休息,抓到黄财主,我会来叫你。”

    “谢过这位大哥。”柳茹月一路都是有礼且谨慎的,送走了杂役,看了两个站在厢房门口不动如山的士兵,径直进了厢房,关上了门。

    没有外人,柳茹月才敢大口呼吸,松了气儿后,浑身的劲儿都被抽走了似得,软倒在了床上。

    她得好好捋一捋,刚才的话,有没有什么差错。

    她也不算完全编的故事,上一世她一路寻找孩子,遇到了很多很多人,她虽不擅长交际、不善言辞,但有些人看她老实,也放心将心中的苦闷说与她听。

    这个十娘一家人的事,也是真的,是她在陈家米庄做工的时候,同在米庄做活的十娘的婆婆告诉她的。

    她知道柳茹月也丢了孩子,便来开导她,找她说话儿,她说十娘的孩子狗娃被人偷走后,没有多久十娘就疯了,跑出去找孩子,也不知道现如今是死是活,也没个音讯。

    茹月这里用一用十娘的故事真真假假的编一编,并不打紧,如果他们真的能找到十娘和十娘的孩子,送回那老婆婆身边,也算好事一桩了。

    所以,这些人去查她的身份,只会查到疯了跑了的十娘是真实存在的。

    调查的人也会以为她柳茹月就是那个十娘,如果能给她一个十娘的路引,那就最好了。

    只要她攒够了银子,到时候到黑市买个籍贯,到时候再换个新的路引也不是难事了。

    只要还没到京城,还没找到孩子们,她就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

    柳茹

    月理顺了细节,从床上爬起来,洗了手,拿起桌上的馒头大口大口的伴着茶水吃了起来。

    两个大馒头入腹,柳茹月觉得自己这才是真正的活过来了。

    她只是一个证人,并不是贵客,县丞也没给她安排热水洗澡、和换洗的干净衣服,提供了馒头和一间厢房,已经十分不错了。

    柳茹月十分满足,浑身乏累的她,重新躺回床上,她不明白,为什么老天爷会让她重生。

    她聪慧不及大闺女雪蓉,狡诈不及陆铖泽,她也没有什么手段和人脉。

    如果老天爷让雪蓉重生多好啊,她的大闺女可聪明了,也懂得利用手边的一切去……

    不不不,不行!

    柳茹月从床上坐了起来,拍着胸口,万分庆幸重生的是她自己。

    她怎么能把报仇和找孩子们的事情扔在雪蓉一个孩子的身上呢?

    她才是娘亲,雪蓉上一世付出了那么多才结交了那些权贵,但她也失去了贞洁、自由和堂堂正正嫁个良人的可能性。

    在她找到雪蓉之后,发现她晚上总是做噩梦,睡不着,如果雪蓉重生了,那孩子得带着多沉重的枷锁生活啊,她心中的怒火恐怕比上一世还盛,而她现在也才八岁而已。

    是,这一切都应该是她这个娘的责任。

    柳茹月下了床,跪在地上,规规矩矩的向老天爷磕头,心中默念,“谢谢老天爷让我重生,我一定会珍惜来之不易的机会,请原谅信女刚才对您的冒犯,您的安排一定是最好的安排,请保佑信女能及时找到孩子、护他们一世幸福。”

    脱掉草鞋,爬上床,柳茹月瞪着眼睛睡不着。

    从河里爬起来的时候,布鞋早已经被江水冲走了,还好她会编草鞋,不然光脚走路,她的脚早就得废掉了。

    她脑子很乱,报仇、找孩子、孩子可能在哪里,她得怎么赚钱,靠自己找孩子肯定很慢,托人找孩子会更快,但需要很多钱,托人不一定靠谱,还是得自己人,但她现在身无分文……。

    无数的想法在脑海里飘来荡去。

    不过一切都要等这个事情结束之后,才能执行了。

    柳茹月闭上眼,强迫自己休息。

    休息好了,才能应付接下来的询问,县衙这边好办,军营那边那个岳无逸看上去就没有那么好应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