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休了那个陈世美 > 第10章、蹭车
    第10章、蹭车

    店小二甩着白帕子,将泡菜拿了过来,放在了柳茹月桌上,扭头对那羡慕不已的汉子说道,“这位客官,你可不知道,这小娘子给她家孩子做的这道番茄小米粥,十分讲究,只加蛋黄不加蛋清,也不加盐,说这么小的孩子吃了这些,对身体不好。”

    “谁家孩子这岁数不是白米粥就顶事儿的啊,能加个鸡蛋在粥里都不容易,哪管能不能吃对吧!也怪不得这孩子爱吃这饭,还是小娘子做得好,没盐也抢着吃,怪哉。”虽然听柳茹月说了很久,但店小二还是不能理解没有盐,孩子也能吃得津津有味是什么道理。

    打算盘的掌柜也在一旁说了一句,“我家孩子虽然能吃加了肉糜的米粥,但依旧不爱吃饭,这都两岁了,还得我娘、我媳妇儿追着喂,要我说,孩子不爱吃就饿他一饿,饿了自己就晓得吃了,都是惯的。”

    店小二心里却觉得,肯定是大家做的饭菜不香,孩子才不爱吃的,没看到这个小娘子做这道没盐的粥,孩子也抢着吃么?

    感慨道,“这孩子能做你的孩子真幸福。”

    柳茹月苦涩的咧咧嘴,她的孩子们可没过上一天好日子过。

    一旁休息的男子满脸忧愁,羡慕的看着在柳茹月怀里抢着吃饭的孩子,哀愁的叹气,“我家小少爷本就不爱吃饭,尤其现在天热,又得赶路,他愈发没有胃口了,一路上就不爱吃,说吃了也难受,这些时日都瘦的脱像了。

    带他去看大夫,大夫说少爷没病,就是年龄太小、天气热不宜舟车劳顿,少爷就是没有胃口,也不宜吃药,毕竟是药三分毒。

    虽然山楂膏能开胃,但那种东西也不能当饭吃啊,嬷嬷琢磨道菜新鲜菜出来,少爷好不容易爱吃了,但吃多两顿,少爷就又不爱了。”说到这里,汉子发愁的摇了摇头。

    随后又继续道,“我们一路上,只能不断停下歇脚,希望能把少爷养好一点再上路,一路上都是这样走下来的,也不知道照这个速度,咱们什么时候才能回到洞庭郡,可把我家夫人急坏了。

    这位小娘子做的这道粥闻起来就让人口中生津胃口大开,我

    能不能厚颜向你买一碗粥,看看我家少爷会不会吃上一口。”

    柳茹月心中叹气,她等的就是这句话。

    早上吃饭的时候,她就听到了隔壁桌车夫服侍的这户人家的下人们在抱怨小少爷挑嘴儿这个事了,这才给予了她启发。

    刚重生,柳茹月好多事情还一团糊涂不知道从哪里下手,听了他们的话,她倒是明白接下来应该靠什么蹭车了。

    她听上一世那醉仙楼掌柜说过东坡先生名言,盖聚物之大美,以养吾之老饕(tāo)。

    以前她没功夫去理解这句话,现在她明白了。

    其实在醉仙楼的时候,她也见过的,人生在世,为了满足口腹之欲而一掷千金者、或是亲自冒险去爬那险山涉那恶水,也只为求一道难得的食材,这样的老饕不在少数。

    她既然会做菜,那这一世靠着做菜,兴许能及早赚够银子找到孩子们,给他们赎身,一路上也能靠厨艺给自己讨些好处、博些便宜。

    所以,她才决定出去采买了那么多做饭的食材,也花血本给自己置办了一身干净衣服。

    只是,当时柳茹月也不确定这家人多久会离开,所以采购回来的时候,她从后门进来,就是想看看他们的马车是否还在。

    当然,这家人若是离开了,她也有办法找上其他人蹭车。

    她现在端来饭菜来大厅吃,也是因为车夫在这里,而近身伺候夫人少爷的丫鬟婆子都在屋中,她不好碰见。

    如果车夫在二楼,她也会端到二楼走廊上去吃。

    柳茹月收敛心神,略微吃惊的看向车夫,“你也是一片忠心,哪里需要买,这么热的天气,孩子吃不下饭可是大事,我也是当娘的人,十分理解夫人的心情,这点粥要什么钱啊,你拿碗过来舀一份送过去,让你家小少爷试试看吧,希望能帮上一点忙。”

    车夫挠了挠头,颇为憨厚的笑了笑,“我家夫人说,不能占人便宜,尤其小娘子还这么好心帮忙,更不能让你破费,小娘子,这是30文钱,你一定要收下,不然这粥,我不敢要。”

    这家的下人都如此懂礼,柳茹月还是比较满意,大致已经知晓这家人的门风了,她也不再推辞,“好吧,那你去洗了手,再来拿粥吧,一会儿凉了,味道就没有那么好、孩子就不爱吃了。”

    “谢谢这位娘子,不知怎么称呼?”

    “十娘。”

    第二天一早,柳茹月退了房,后背上背着包裹,怀里搂着狗娃下了楼,到了停马车的后院。

    昨日在大厅讨粥的车夫陈顺迎了过来,“十娘,其他马车上已经没有位置了,你坐后面第三辆马车,那辆马车上全都是食材锅具,委屈你了。”

    伸手不打笑脸人,再加上这车夫也是个热心人,柳茹月心情不错的客套道,“不委屈,夫人好心带我一程,能有马车坐,还给十娘开工钱,我已经万分感激,只希望路上能照顾好小公子的口味。”

    这时候,一个身穿深棕色镶领粉绿暗花对襟褙子、下身着宝石青素色棉裙、头绾单螺髻、插着一根孔雀纹银簪的中年嬷嬷冷着脸走了过来。

    眼皮微掀,上上下下粗粗看了十娘一眼,说话像是喉咙噎了块米糕,说话全靠哼出来似得,“十娘是吧。”

    “是。”柳茹月颔首。

    嬷嬷紧拧着眉,为柳茹月不卑不亢的姿态十分不满。

    陈顺在一旁解释道,“这是府里伺候夫人和少爷饮食的刘嬷嬷。”

    “刘嬷嬷好。”柳茹月寻思,自己并不是陈府下人,颔首打招呼已是尽到礼数了。

    刘嬷嬷看她不开窍,还是这么一副呆愣的模样,原想说两句,陈顺在一旁催促道,“刘嬷嬷,前头在催了,您长话短说,莫要耽搁了夫人赶路。”

    刘嬷嬷瞥了陈顺一眼,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看着柳茹月,“在府里的时候,少爷最爱吃我做的东西了,现在只是赶路累着了才吃不下而已,恰好你做惯了的那些乡野小菜清爽开胃讨了个巧,接下来你得更用心才是,少爷挑嘴儿的很,一道菜绝对不愿意吃第二次,每一顿都得换着菜做,若是接下来你做的菜少爷不吃,夫人可是发了话的,到时候你就得下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