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休了那个陈世美 > 第11章、刁难
    第11章、刁难

    怪不得刘嬷嬷看自己的眼神充满了挑剔呢,不管她礼数上谄媚与否,这刘嬷嬷都看不惯她,原来做不过是因为同行是冤家罢了。

    “嬷嬷说的是,我一定会用心做饭,一路上还少不了刘嬷嬷的教导。”柳茹月乖巧应是。

    “哼,知道就好。”刘嬷嬷往前走了两步,掀开车帘,指着堆满了东西的车厢,“这车上都是食材,除了米粮这些,蔬菜全是今儿一大早天还没亮就买的新鲜货,你可注意着点你怀里这野……孩子,别让他的尿啊屎的拉车上了,夫人忙着赶路呢,你可别动不动就叫停车,耽误了行程有你好看的,知道了么?”

    柳茹月也不是没有混过后宅,她虽没有参与宅斗的资格,但也见过这些人的手段,除了主子之间百般手段争宠斗艳,下人之间为了自己能在主子面前出彩,也是各种打压排挤他人。

    她这是因为昨天一碗番茄小米粥,就被刘嬷嬷警惕上了,害怕她会进府,抢了她在主子跟前的荣宠呐。

    所以柳茹月没有傻不愣登的问刘嬷嬷那她的孩子怎么如厕,依旧应了下来,“谢谢刘嬷嬷提醒。”

    和柳茹月说话,让刘嬷嬷觉得宛如一拳打在了棉花上,一点反应都没有,这十娘就不担心自己孩子拉在衣服里闷坏了?就不和她吵一吵?

    十娘不吵不闹,她还怎么让夫人对十娘产生不满?将来想找个由头把她赶走,就不容易了。

    “刘嬷嬷,快上车,就等你了!”昨日在夫人面前见过的梳着牛角辫的小丫鬟杏雨身着陈府统一的绿纱襦裙,从前面的马车里探出头,转身对刘嬷嬷招手。

    刘嬷嬷无可奈何的转身离开,还不忘回头瞪了柳茹月一眼。

    “十娘上车吧,你不用担心这些。”陈顺将马车上的凳子拿下来,又帮柳茹月打了帘子。

    柳茹月诧异的看着他,“你不是第二辆马车的车夫么?”

    陈顺道,“我刚才和陈酒生交换了车,都是为主子赶马车,谁赶哪辆车都一样。我们走后面,孩子若是想如厕,我

    停一下车,落后一步就可以了,没有刘嬷嬷说的那么严重,我们家夫人的心地可善良了,哪儿能为难一个孩子。”

    柳茹月心中感激,搂着孩子上了马车。

    “坐稳,出发了。”

    柳茹月放下帘子,扶住车框,马车动了起来。

    这一辆马车的确过于摇晃,倒不是车顺赶车技术不好,而是因为这辆车是装食材的,自然没有载人的马车舒服,没有减震、没有软凳,她是直接坐在车厢地板上。

    车厢里后面堆放着的应该是大米、大豆这些粮食,空气里闻起来还有花椒、八角、胡椒等大料的味道,她一转头,临近她旁边的就是一袋海鲜干货,闻着味道有些冲。

    柳茹月正前方还挂着一条五花肉、一条肋排、一根羊腿,近前的地上还有大蒜、洋葱。

    总体来说,马车上干货居多,鲜新蔬菜和肉,不过是有钱人家最后的倔强。

    这些东西对于柳茹月来说,味道虽然大了点,她还能接受。

    就是苦了怀里的孩子了。

    这车内复杂的味道,对孩子来说有些呛,她只能时不时撩开帘子,给孩子透透气。

    行了一阵,适应了车速之后,柳茹月松了抓住车框的手,拍着怀里不安的孩子,“不怕不怕,坐车是享受,比走路舒服多了,你虽然不用双脚走路,不用承受脚被磨起泡磨破皮之苦,但太阳这么大,白白嫩嫩的你,天天被大太阳晒,也会被晒成烤乳猪掉几层皮的。”

    狗娃听不懂柳茹月在说什么,但有人和他说话,逗他玩儿,他也伸出两只小手来抓柳茹月垂下的发丝。

    “停车检查,车上的人都下车。”

    柳茹月掀开车帘子,发现已经到了城门口。

    坐车果然比走路快很多。

    马车排成一溜,前方车上除了夫人少爷,丫环嬷嬷全都下了车。

    几个士兵拿着夫人交出来的下人名单,在一个个验证下人们的身份对牌。

    两个士兵朝柳茹月走来,

    她紧了紧抱着孩子的右手,撑着车框,踩在陈顺放置的踏脚凳上下了马车。

    此城门,并不是前日她进桐县的西门,而是南门。

    “你们两的身份对牌呢?”

    “在这里,军爷请看。”陈顺掏出自己的身份牌,递给了其中一个士兵,另一个看向柳茹月,她连忙将路引和证明递了过去。

    看过她的路引和证明之后,士兵并未交还她的东西,而是打量着她怀里的孩子,“哦,你就是那个十娘啊,虽说这孩子是县丞大人交给你的,但我们作为保卫桐县的士兵,还是认真负责一点再检查一遍更好,万一你抱错了孩子怎么办?”

    捅出军营中出了败类,会让岳百户受到惩罚,这些岳百户手下的士兵会针对她一点都不奇怪,柳茹月早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军爷,您想怎么检查?”

    那士兵将路引和证明随手甩给了旁边的士兵手上,一把抓过来就将柳茹月怀里的孩子抢了过去。

    “军爷,您轻点。”柳茹月伸出手,生怕这蛮汉不小心把孩子掉在了地上。

    他粗鲁的将孩子翻过身,撩开衣领,眉头一拧,伸手在后颈处搓了搓,都把旁边的皮肤都搓红了。

    柳茹月心里打鼓,一脸的哀求,“军爷,孩子皮肤嫩,您……轻点。”

    “哟,传闻果然是真的,你前日状告我们营王五、张小六拐卖良家子,还真感动了上苍,把你找了七八个月的孩子还给你了,这是用我们同袍的命向老天爷换了你孩子回家啊,恭喜恭喜啊~”士兵阴阳怪气的将孩子塞回了柳茹月怀里,同时示意旁边士兵将路引和证明还给了她。

    柳茹月胡乱将路引装好,赶紧替孩子重新穿好衣服。

    士兵退回路边,似是因为没能找到她身上的差错,不甘的说道,“那就祝你一路顺风,能平安到家吧,可别半路上把这老天爷好不容易还给你的孩子弄丢了。”

    “谢谢军爷的好意。”柳茹月就像没听出他阴阳怪气的话里带着别的意思,轻轻颔首,抱着孩子上了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