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休了那个陈世美 > 第13章、你的错
    第13章、你的错

    刘嬷嬷听后止不住的冷笑,柳十娘方才那么有自信,她还以为她抓住她把柄了呢,现在十娘怕是被夫人的问话磨灭一切希望了吧。

    在一旁一甩帕子,刘嬷嬷怒道,“十娘,自从你来了,小少爷爱吃你做的菜,夫人就把小少爷的所有饮食都交给予你打理了,我们可什么都没有插过手,现在小少爷出了事,十娘可别想把你的过错怪在我们身上,我们可不背你的锅。”

    柳茹月不去管她,又道,“刘夫人,一开始小的就讨了您的恩典,每次给小少爷做的菜,准许我儿也能吃上一份。”

    “是。”刘氏停下抽噎,目光移到了柳茹月怀里孩子身上,“狗娃看起来并无不妥,那……,我儿到底是怎么了?”

    刘嬷嬷眼看柳茹月不过三言两语,夫人就信了,连忙开口道,“夫人,这柳茹月来历不明,谁知道她有没有给她孩子吃和小少爷一样的食物,您可别被她欺骗了。”

    “这……”刘氏一时间没了主意。

    “夫人,刘嬷嬷说的是,但也不全对,小少爷这般肯定是饮食上出了差错。”柳茹月含笑看着不可思议于她会这么说的刘嬷嬷。

    搂着狗娃继续道,“但我儿吃的东西绝对和小少爷一模一样,小少爷因为赶路没有胃口,所以我给他做的食物都是我儿也能吃、好克化、小孩子又爱吃的食物,唯一的区别只是小少爷的食物放了盐,我儿子的食物没有放盐罢了,如果我做的食物有问题,那么年龄更小的孩子绝对反应会更大更遭罪。”

    “既然主食吃的一样,但我儿子没有问题,那么,自然是小少爷吃的茶水或者零嘴儿有问题了。”

    柳茹月刚说完,刘嬷嬷就迫不及待的为自己辩解,“十娘,你休得含血喷人,如你所说,你做的食物你儿子也吃了,你儿子没有事,所以你做的食物就没有问题。那,茶水虽是我准备的,夫人也吃了,夫人没有问题,所以我准备的茶水也没有问题。”

    柳茹月轻轻拍着怀里因为好奇而东张西望的孩子,昂首而立,“刘嬷嬷说的是,但,如果我做的饭菜,和你准备的茶水相克呢?”

    “你!”刘嬷嬷眼神瞬间乱了,不过她很快就稳住了心态,“每天都是喝的这些茶水,可没有人闹过肚子。”

    刘氏反应过来,伸手示意刘嬷嬷闭嘴,又对柳茹月道,“你说说,怎么个相克法?”

    柳茹月也不再转弯抹角,“今日中午,我为小少爷准备的食物是核桃拌豆腐、肉末豆腐羹、果仁粥。”

    刘氏听了,点了点头,这菜是她看着杏雨给尧哥儿喂下的。

    柳茹月,“若是吃了豆腐,两个时辰内是不能饮用蜂蜜水的,若是两个时辰内一同吃了蜂蜜和豆腐,有些人就会肚痛难忍、腹泻,甚至耳鸣,小少爷现在的症状和一同食用了豆腐、蜂蜜的症状一模一样。”

    一开始,刘氏就知道柳茹月对孩子的食物十分讲究,连蛋清、盐巴都不给她11个月大的儿子吃,所以刘氏信她此刻这一番言辞。

    她蹙紧眉头回忆,尧哥儿坐车不爱吃东西,零嘴儿也是不爱的,也就喝了水而已,扭头对杏雨问道,“今日尧哥儿可曾饮用蜂蜜?”

    杏雨垂着腰,偏头看了刘嬷嬷一眼,吱吱呜呜,“有……午饭前一个时辰,尧哥儿渴了,不愿喝白水,刘嬷嬷便给他冲泡了一碗玫瑰琥珀凝露。”

    “含有蜂蜜?”刘氏再问。

    杏雨一五一十的回答道,“这凝露的做法就是把新鲜采摘的月季花洗净、晾干,浇一层蜂蜜便铺一层月季花花瓣,在罐子里密封一周便腌制好了,随时都可以取出来泡水喝,刘嬷嬷说,此凝露能够温养心肝血脉,舒发体内郁气,起到镇静、安抚的功效。”

    听起来倒是个好东西,可是,这就是东西害得她儿肚痛腹泻。

    “刘嬷嬷,竟然是你,你怎么自作主张给尧哥儿喝这个劳什子玫瑰凝露!”刘氏捂着胸口

    ,不敢相信的看着这个自己从娘家带过来的厨娘。

    “夫人,小的也不知道豆腐会和蜂蜜相克啊!请您明察。”刘嬷嬷不顾路上石子儿多,双膝就是往地上一跪,砰砰砰的磕着响头。

    不一会儿她脑门上就磕破了皮,流出了血,“而且,我是饭前给小少爷吃的玫瑰琥珀凝露,并不是在饭后冲泡给小少爷吃的玫瑰琥珀凝露,我怎么知道十娘会给小少爷做豆腐吃呢,我是无心的,请夫人恕罪、恕罪啊。”

    伺候在刘氏身侧一直没有开过口的陈嬷嬷道,“夫人,这事儿看起来就是一个误会,饮食向来是家中顶顶重要的一项事物,交给外人本就不靠谱,啊,当然这次的事也并不完全是十娘造成的,而是掌管饮食的大权分散后,沟通不畅造成的。”

    “十娘做了豆腐,明明知道豆腐和蜂蜜不能一同吃,也不知道提醒一句,如果饮食全由十娘或者刘嬷嬷一人管理,就不会造成这样的误会了,以前刘嬷嬷一个人,不也一直做得很好么,就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刘氏脾性温和,听了陈嬷嬷暗中上眼药的劝说,叹了一口气,“十娘,你既然知道这两种食物相克,为何上菜的时候不提醒一句呢?”

    你们也未曾提醒我小少爷在饭前喝了蜂蜜水啊,柳茹月知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道理,只道,“夫人,你曾经说过,之前大夫说小少爷在路上胃口不佳,尽量只饮温白开,我也说过,为了让小少爷能好好吃饭,途中只能饮用温白开,所以,我未曾料到小少爷会喝其他饮品。”

    刘嬷嬷又是鼻涕又血的抹着泪,“小少爷不喝白水,我难道让小少爷渴着么?”

    这句话听着似有道理,却也没有道理。

    真的渴了的人,才不会讲究那么多呢,臭水沟里的水她也是喝过的,尿还有血……她在沙漠的时候,也是喝过的。

    可能是她这种身份低贱之人,不懂富贵人家被宠着的孩子多金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