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休了那个陈世美 > 第25章、别的营生
    第25章、别的营生

    陈尧拉了一把在鹅卵石上爬来爬去的狗娃,眼神复杂的看着在河边举起棍子敲着衣服的十娘。

    靠着最后的一点糙米,十娘背着他和狗娃走了一天一夜终于到了镇上。

    她都洗了五天衣服了,每天洗一大堆衣服,才五个铜板而已,还不够以前给他做一顿饭娘给十娘开的工钱。

    他实在没忍住,半拉般抱的将狗娃带到了十娘跟前,“娘,你为什么要来洗衣服啊,你做饭那么好吃,随便找个饭店打个零工,赚的钱都比洗衣服赚得多。”

    柳茹月并未停下手里的活儿,放下棍子,提着衣服在河里揉搓起来,“你看,你一个孩子都记得我对做饭十分拿手,那,那些要害你的人,根据我去饭馆酒楼打零工的经历来猜测,会不会更容易联想到我?”

    陈尧哦了一声,眼神里冒着红光,恶狠狠的道,“娘,我知道了,杀手能准确找到我们,直接冲上来杀了我娘,说明车队里有内应。”

    “恩,所以,我们低调点,尽量不要引起他们的注意。”

    陈尧沉默良久,难过的抽噎起来,“可是,一天就五个铜板,五天才二十五个铜板,买不了多少米,走不了多远啊,到时候又要靠洗衣服赚铜钱,这样慢慢的前进,我什么时候才能回到家。”

    柳茹月心中酸涩,转过身,将陈尧搂在怀里拍着他的后背,“孩子,想家了吧。”

    “恩,我想爹爹,我想回到爹身边,我害怕,我害怕那些坏人会冲出来,像杀了我娘一样杀了我,回到爹的身边,让爹爹把那个坏女人杀了,就没事了,我就安全了,可是……可是这样走,到底多久才能找到我爹爹啊?”陈尧在柳茹月温暖的怀抱里,终于忍不住的大哭起来。

    听到他的哭声,柳茹月仿佛听到了自己的四个孩子正哭泣着在问她什么时候能找到她们,他们害怕,他们想她……

    “傻孩子,娘不会一直洗衣服的。”

    “可是娘又不能做饭,做饭来钱快多了,娘不洗衣服,又靠什么赚钱呢?要不,我帮娘洗衣服吧。”

    “你帮娘看好狗娃就是帮我了,而且,娘自有办法赚到

    更多的钱,让我们更快到洞庭郡的。”

    洗完了今天的衣服,柳茹月又拿到了五枚铜板。

    加上之前的25个铜板,总共30个。

    来洗衣服的目的,也不是冲着这几个铜板来的,其实她身上之前还有一两银子。

    这洗衣场虽然工钱少,但洗衣服包吃包住,虽然吃的稀饭也没几粒米,睡得也是柴房,但已经帮她节约了一大笔开支。

    而且……

    柳茹月走到晒衣服的坝子边上,看了一眼自己放在太阳下晒了一个礼拜的成果。

    这些花儿,部分是她快到镇上的时候,随手在路边摘的红色、紫色、黄色的野花,部分是她到了镇上之后,去药材铺子买的月季花、洛神花干花、紫草、当归等少量药材。

    上一世,她也被卖到胭脂铺子干过活儿,机密的方子东家管得严格,但寻常做口脂的方法,铺子里的人都会。

    口脂最重要的还是调色,配方里面有哪些花儿、哪些药材,比例如何,这才是最重要的东西,只要这些东西不泄露,就不会影响东家的生意。

    寻常口脂,许多寻常人家也是会做的,但不持久、颜色也不好看。

    毕竟普通人家不会花钱去买上好的杏仁油或者波斯商人带来的橄榄油,也不会去买其他的中药材来琢磨,尝试的过程是十分费银子的。

    就算是铺子里的学徒、工人做出来的口脂,也卖不了几个钱,因为品质和东家自己做出来的有着很大的差距。

    柳茹月在铺子里也学会了做口脂,因为没有人喜欢和面貌丑陋的她说话,她就把心思花在了琢磨口脂上,她那会儿还想着,将来找到孩子,她买不起,也能亲自给她们做口脂了。

    后来,她的口脂做的越来越好,虽比不上东家秘传百年的方子做出来的口脂,一个就能卖二三十两银子那么贵,却也能卖上七八十文铜钱了。

    而现在,她洗衣服的这段时间,将这些花儿、药材粉末按照不同的比列和配色搭配好之后,分成了三个盆子,倒了杏仁油浸泡,阳光下晒了一个礼拜了。

    时间足够了,可以做

    口脂了。

    如果着急赶路,就没有办法做口脂,而住在晒衣场,阳光充足、又包吃包住,实在是让柳茹月万分满意。

    她将三盆原材料都拿进了屋子。

    陈尧半拖半抱的将狗娃也带回了屋子,“娘,之前我就想问了,你泡这些东西准备做什么?做鲜花饼么?”

    柳茹月将两个孩子都抱上了床板,索性现在天气热,没有被子倒也舒服。

    “你带着弟弟在那边看着,娘啊,准备做口脂。”

    “胭脂水粉的那个口脂?”

    “是啊。”

    “哇,娘好厉害,不仅会做饭,还会做口脂!”陈尧眼神一亮,“我娘以前买一个口脂,都得三四十两银子一个呢,那我们岂不是马上就能变得很有钱?马上就能买马买车,买……”

    “世人大多都还是很穷的,连一口米饭都吃不上,你娘用的口脂都是胭脂铺子里的上等品,我哪里会做那么好的东西,就算做出来了,这镇上买得起的人恐怕也不好找。”

    陈尧泄了气,不过他已经没有白日里那么难过了,口脂卖的再便宜,也比洗衣服来钱快,“以后娘就别洗衣服了,洗衣服伤手。”

    “恩。”

    柳茹月将浸泡了一个礼拜的杏仁油,倒到一个大白瓷碗里,又把之前在路上掏了蜂窝做成的蜂蜡拿了出来,切了一块放在已经变成了朱红色的杏仁油里。

    将大碗放在装了水的锅中,点了火,熬了起来。

    又把20个口脂陶瓷盒子排成了一排。

    其实买了那么多干花、药材,柳茹月身上的钱已经不多了,也没更多的钱去买口脂白瓷盒子,也就买了这么20个。

    可是她准备的分量,却很多,20个盒子是远远不够的。

    虽然可以先卖了一部分,再去买盒子来装。

    但,柳茹月也不打算全都做的那么精致,因为大万山司并不是富庶的地方,小镇上愿意花七八十文钱买口脂的人家恐怕不多。

    她也不能在这里浪费太多时间摆摊。

    所以,柳茹月又将贝壳一一摆放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