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休了那个陈世美 > 第27章、谁让我心好呢
    第27章、谁让我心好呢

    陈尧觉得今晚这一顿拉面,是他这辈子吃过最好的面条了,每一根都那么细,又劲道,面汤也好好喝,虽然不是刘嬷嬷以前吹嘘过的用大骨、鸡肉熬制的高汤,只加了油盐酱醋和青菜,味道却十分清香爽口。

    吃完了饭,陈尧继续帮柳茹月守着狗娃。

    而柳茹月做好了三个大烤馕之后,又继续做口脂。

    因为晾晒口脂需要一些时间,中间等待的时间比较长,直到第二天一大早,三种颜色的口脂才全做好了。

    口脂盒子的盖上盖子就可以了。

    贝壳的,将大小差不多的另一半壳盖上去,盖子边缘抹了一些蜂蜡,盖子也能合上。

    贝壳口脂看上去不如口脂瓷盒典雅大方,却也格外的讨巧可爱。

    朱红色,石榴红,湘妃色,柳茹月记得口脂卖得最好的就是这三种颜色了,她材料有限,能调配出来的也只有这三种颜色。

    “春妮儿,你可认字?”柳茹月知道有钱人家里比较注重教育,三四岁就会让孩子去上私塾启蒙了,陈尧五岁了,如果识字,她会轻松很多。

    陈尧已经对自己的新名字没有任何抵触了,“已经读完《三字经》《百家姓》,正在学《论语》。”

    柳茹月点点头,“这三种口脂,不能混合放在一起,不然客人要买的时候,我们还要一个个掰开来确定,会破坏口脂的美感和质量。”

    “这块布兜里装的是朱红色的贝壳,有45个。”柳茹月拿出一块薄木板,用碳条在上面写道。

    朱红贝壳肆拾伍盒捌

    “认得么?”

    陈尧惊叹的点头,一双莹水的眼珠里俱是认真,“朱红色口脂,贝壳装有45个,盒子装有8个。娘识得字?刘嬷嬷她们都不识字的。”

    十娘比刘嬷嬷做的菜还好吃,会做口脂,还会写字,娘到底是什么人啊?怎么这么厉害?

    柳茹月揉了揉陈尧的脑袋,没有接话。

    “这块布兜里,装的是妃色的口脂

    。”她拿起碳笔,又在木板上写道,“妃色口脂贝壳肆拾盒子陸。”

    “最后这个布兜里,装的是海棠色口脂,贝壳有50个,盒子6个。”说完,也写完。

    “娘,我记住了,不过,娘,你打算卖多少钱呢?”

    柳茹月答道,“我打算口脂盒子装的,一个卖80文,贝壳装的量少,再加上贝壳没成本,卖20文一个。”

    陈尧掰着手指算了算,“那不是盒子总共能卖1600文,贝壳总共卖2540文,加起来有4140文,之前娘买材料、瓷盒子花了一两银子,也就是说一周咱们能赚三两银子,哇,娘,做口脂比洗衣服赚钱多了。”

    虽然三两银子对于以前的陈尧来说不算多,但对于现在的陈尧来说,他已经觉得很厉害了,原来普通人赚钱这么不容易,也不知道爹是怎么一车车白银往家里带回来的。

    “嘘,小声点。”柳茹月手指放在唇前。

    不愧是生意人家培养出来的孩子,虽然之前陈尧挑嘴了一些,但这孩子的确比普通人家的孩子聪明有本事,才五岁,掰掰手指头就能算出来价格了。

    “这口脂还没卖出去呢,不要骄傲哦。而且你说的只是比较理想的状态,我们不可能一下子就把口脂全卖掉了,走一路卖一路,恐怕也就刚刚够路费吧。”

    陈尧眼珠子转了转,也明白过来,却没有像之前那么失望了,“娘,我会帮你卖口脂的。”

    “乖,咱们赶紧收拾一番,尽快赶路。”

    “好的,娘。”

    收拾好行李,吃了泡烤馕糊糊,柳茹月带着孩子们找上东家辞行,就往镇中心走去。

    来到人来人往的街道,柳茹月把口脂拿出一些,一一摆放在了芭蕉叶上。

    因为柳茹月的摊位比一旁货架低太多,一开始很多人都直接路过,没看到。

    旁边卖杂货的老板忍不住好奇,道,“这位娘子,你卖贝壳,应该去西市那边菜市场卖啊,你不把贝壳放在水里养着,贝壳会死

    的很快的。”

    陈尧正为东西卖不出去心烦,听到老板的问话,觉得对方太没见识了,“我娘才不是卖贝壳呢,是卖口脂。”

    杂货摊儿老板再次看向地上的一个个贝壳,“口脂?”

    陈尧捡了一个贝壳到手上,柳茹月没有拦他,看他如何做。

    陈尧揭开贝壳,递到杂货摊老板跟前,“你看,这是海棠红的口脂,我娘做的。”

    “诶,这包装还挺新鲜,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把口脂装贝壳里卖的,这样装,口脂不会被贝壳串味儿么?”

    “才不会,可香了,你闻闻。”

    杂货铺老板嫌弃的捏着鼻子,“我不要,小姑娘不要骗人,贝壳的味儿可冲了,怎么可能是香的。”

    “我才没骗人,真的是香的。”陈尧不能理解,这人怎么能不试试就瞎说,“这贝壳我娘用了药草浸泡去味儿的,而且口脂里也加了好多花儿、还有药材,怎么可能是臭的。”

    杂货铺老板还是一脸的不屑,指着来来往往的行人道,“用贝壳装的口脂,怎么可能卖得出去,不会有人买的。”

    “这样吧,我看这口脂的颜色还算艳丽,我心地好,出100文钱把这些贝壳都包了,你们做口脂,连瓷盒子都舍不得买,真是糟蹋了好东西,我帮你们卖,还得花钱去买口脂盒子重新装一遍,哎,谁让我心好呢。”说着,杂货铺老板就掏出钱袋,准备数铜板。

    “这位娘子,你把东西收拾好,递给我吧。”

    “你……”陈尧还没见过如此强买强卖的,想要说回去,被柳茹月拉到了身后。

    柳茹月不疾不徐的一一指过芭蕉叶上的口脂,假装没听到他方才霸道的说法般微笑道,“谢谢这位老板的好意,我家贝壳口脂,一个卖20文,你出100文,我只能给你5个,海棠红、朱红色、妃色,你各要几个?”

    伸手不打笑脸人,但杂货摊老板却想把便宜占到底,口脂的成色、润度如何,他一眼也能看出比他以前进的货好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