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休了那个陈世美 > 第28章、惊艳
    第28章、惊艳

    但这娘子的打扮一看就是山里出来的村妇,听口音也是外地人,都没钱买口脂瓷盒装口脂,这样的人,欺负了她,她还不是只能受着了。

    “呵,这位娘子,你这也太黑心肠了吧,用贝壳装口脂,你也好意思卖20文一个?我是看你拖儿带女的可怜,才可怜你,送你100文钱,把你的东西都收了,你当我是占你便宜么?我只是想让你早些带着孩子回家,免得在外晒太阳。”

    杂货摊老板的声音吸引了周围路人的注意,大家纷纷围过来看热闹。

    他振振有词的指着柳茹月道,“大家来评评理,她用贝壳装口脂,小娘子小媳妇儿们买口脂不就是为了让自己变得漂漂亮亮的么,贝壳装的口脂,涂抹之后一嘴的贝壳腥臭,可不得吓跑小姑娘的意中人了?我好心好意帮她,她却倒打一耙,搞得我要贪了她的东西似得。”

    “她一个外地来的人,是把我们双溪镇的人当傻子欺负么?以为我们人傻钱多还是怎滴,我们双溪镇的人可不能被人当作傻子,是不是!”

    人群被这杂货摊老板的煽风点火搞得有些义愤填膺,俱是愤怒的看向她,谁也不想被人当作傻子骗啊。

    陈尧被这样的架势吓着了,躲在柳茹月身后不知如何是好,只是卖个东西而已,他不明白,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他望向柳十娘,只见她脸上看不见一丝着急害怕,她依旧淡定得宛如这些人只是她的客人,而不是来欺负她的人似得微笑着。

    她茕茕孑立的站起身,从他手里拿过刚才他打开的口脂,伸出芊芊中指,用指腹在口脂膏体上划了一个圈圈,当众涂抹在她惨白的唇上。

    柳茹月这一路上根本就不注意打扮自己,甚至把自己往丑了、黑了扮,怎么素、怎么没精神、怎么打扮,她还总是垂着头,配合着显老的发型,没有谁会多看她一眼。

    今日为了卖口脂,不能搞得太丑太黑吓跑客人,但她依旧是素衣打扮。

    可是这口脂往唇上一抹,在唇瓣上一撇一捺像是在写字儿一般的抹去

    ,苍白的唇立刻像雪融化之后的大地上开满了花团锦簇的海棠花,娇艳欲滴,让人忍不住的想采撷。

    原本没有精神又显老气憔悴的柳茹月,朱唇一点之后,仿若枯木逢了春,整个人都鲜活了。

    “这海棠红,上唇之后真好看,我涂上后,也能这么好看就好了。”围观的一个梳着垂鬟分髾髻的绿衣小娘子见状,心动不已。

    艳丽的颜色能给予人最大的视觉冲击,美能让人炫目,也能让人趋之若鹜,尤其是能让自己变美的口脂,从未见过的新鲜配色,小姑娘看了根本就把持不住。

    冲动的一些的姑娘,哪里还会在意臭不臭,先看看美不美才是顶重要的。

    “可是这口脂是用贝壳装的啊,小姐,会很臭的。”

    柳茹月听到她们的讨论,抿唇一笑,“这位小娘子,来,你闻闻看,是香的还是臭的。”

    那小娘子原本就很喜欢这口脂的颜色,不顾丫鬟的拉扯,冲过来,凑到柳茹月唇前一闻,开心的蹦跶了起来,“不臭,很香,腊月,你也来闻闻看,真的是香的,我要买。”

    腊月:“……”

    柳茹月:“……”

    众人:“……”

    陈尧反应很快,小手推在小娘子的腰上,“这个小姐姐,我娘是让你闻闻她手里贝壳口脂的味道,你怎么,怎么去闻我娘唇上口脂的味道,你怎么像个登徒子一样呢?”

    那小娘子脸上出现了一抹疑惑,随后满脸爆红。

    宛如受惊的兔子往后一跳,像刚才被人唐突了的人是她一般,“啊?哦,对不起对不起,我只是想……我方才眼里只有口脂,我并没有想冒犯你娘。”

    指着柳茹月手里的贝壳口脂,“实在是这口脂上唇之后太好看了,老板,我要一个,不不不,我要六个,给姐姐还有嫂子都带回去。”

    要买东西啊,那就没什么问题了。

    陈尧转过身,捡起芭蕉叶上另外两个色,揭开贝壳盖子,极力的推荐,“小姐姐,除了海棠色,还有妃色

    、朱红色口脂哦,上唇后都一样好看,我娘精选了当归、紫草、熟朱、丁香等药材加入其中,涂抹之后,不仅能使人焕发新颜,还能滋润嘴唇和面颊哦,冬日里涂抹还能防口角开裂起皮呢。”

    “买,买,买!腊月,快付钱,每个色都要六个,不不不,每个都要十个,得用到冬天呢。”小娘子着急上火的扯着丫环的衣袖,跺着脚催促着。

    腊月还有什么办法,只得尽快掏钱袋了,免得一会儿姑娘说全都要了,回家之后老爷夫人又要怪姑娘乱花钱买一大堆没用的东西了。

    “六钱银子,老板请收好。”

    柳茹月收钱,陈尧已经手脚麻利的将口脂一一分好,让小娘子验货了。

    “腊月,给我装好。”

    “好嘞。”

    开门红来的如此快,柳茹月心中也十分开心,“这位小娘子,既然你在我这里买了口脂,那我就给你上个妆吧。”

    小娘子当真惊讶了,“还能有这样的好事?”

    小县镇上,买胭脂水粉不会有人送妆面儿,但大城市里,尤其是应天府,贵人那么多,很多胭脂铺子都会送这样的服务。

    柳茹月把小娘子拉到了摊位后方,观察了她的脸形、发型、眉眼,三庭五眼在心中过了一遍,一个适合她这样的年龄、这样的性格的妆面就浮现在了柳茹月的心中。

    “小娘子,你且闭上眼。”

    柳茹月掏出匕首,在小娘子的娥眉上轻轻的刮了起来。

    “姑……姑……姑娘!她,她,她拿刀……”

    “你别说话,我在帮你姑娘修眉,若是你姑娘乱动,蹭破皮怎么办?”柳茹月停了手,严肃的转过身警告腊月。

    露出半边已经刮好的眉,腊月惊讶的不得了,“这真的是我家姑娘么?怎么看起来……”

    “精致、俏皮了对吧!”这姑娘本就是性格直爽、大大咧咧的人,不适合给她画低眉顺眼的妆容,但她原本的眉毛太黑太粗,给人感觉就很憨,甚至有些凶,修一修就会更讨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