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休了那个陈世美 > 第34章、刘哥让我带个话
    第34章、刘哥让我带个话

    陈达大马金刀的找了石凳坐下,“就是,一开始我们可害怕了,不过谁让他们不把银子交给我们呢,银子哪里有命重要。”

    高威咧嘴露出一口黑牙,手里拿着槟榔要塞不塞,“是啊,是他们选择了银子,要钱不要命,不怪我们心狠手辣,还好遇到了十娘,以后十娘带我们发财。”

    坏人之所以能心安理得,就是用这种不要脸的说辞自我安慰吧,柳茹月顺着他们的思路感慨万分,“我们都是苦命人,谁让我们没有个有钱有势的爹娘呢,只能靠自己冒点风险赚辛苦钱了,我们凭本事赚到的的银子,他们凭什么抓我们,还不是怪他们自己守不住银子么。”

    “就是,十娘说得对。”

    “我也是这么想的,他们自己太弱了,怪我们抢他们,笑话。”

    柳茹月闻言,想起了狠心的夫君,这些坏人真的都一样啊,自己做错了事,反而怪别人,心里一片冰凉,脸上的笑容却越发的灿烂,“我们能遇到对方也是老天开眼,将来我们都不用再辛苦了,过两天,我们就能做口脂了,几位兄弟也能苦尽甘来了。”

    “借十娘吉言!”

    “咱们一起发大财!”

    柳茹月拉着陈尧进了中间的屋子,却听到身后的人道,“十娘好好休息,等刘哥回来了,我们叫你!”

    “十娘要不要水,我们帮你烧热水,洗个热水澡。”

    “不必了,你们也辛苦了一路,休息去吧,明个儿恐怕就得帮着我晾晒浸泡药材了。”柳茹月维持着完美的笑容,关上了门扇。

    陈尧发现刚才还和外面那些流氓谈笑风生的十娘,一关上门,脸就冷了下来,心中庆幸,干娘果然没有想和他们狼狈为奸,这些人穷凶极恶,做抢杀过往商人的勾当,他才不要和这些人待在一起。

    “娘~。”

    “嘘!”柳茹月锁好门,牵着陈尧走到桌边,将背着的行李放在了桌上,又把怀里的狗娃解了下来放在了床上。

    “春妮儿,过来,喝水。”柳茹月倒了桌上的凉茶水在杯子里,沾了水在桌上写起来。

    陈尧靠近,爬上了凳子,见柳茹月在桌上写道。

    “不要担心,娘能对付他们。”

    陈尧用袖子擦干了桌上的水,也沾了水,写道,“我还以为娘当真要与他们合作呢,吓死我了。”

    她刚才就是故意套话,看看这些地痞流氓是否杀过人,对付不同的人,得用不同的手段。

    她怎么可能和杀人越货的劫匪为伍,现在看起来这些人对她很好,还不是因为相信了她的谎话以为她能带着他们发财呢。

    然而她根本就不会做上等品质的口脂,下等口脂满足不了他们的欲望,一旦暴露,他们绝对会杀了她,或者直接把她和两个孩子卖个好价钱。

    这一世,她绝对不会再让自己沦为奴婢,“休息吧,休息好了,才好赶路。”

    “知道了,娘。”

    “会骑马么?”

    “学过,骑得不好。”

    “之后不管发生什么事,都听我的,我能解决。”

    “好。”

    昨天晚上没在树上,身旁又有几个男人,她根本就睡不着。

    擦掉桌上水渍,给狗娃把屎把尿之后,柳茹月就带着两个孩子上床休息了。

    两个时辰后,房门被敲响。

    睡了一觉,柳茹月精神比先前好了很多,在脸上拍了拍凉水,柳茹月振作精神打开了门。

    1、2、3、4,除了刘保,都在。

    柳茹月将心里的疑虑压下,笑道,“刘大哥呢?”

    与刘保一起离开的彭小山脸上还带着红晕,梁响三人眼中也对他充满了妒羡之色,一看就知道彭小山刚才定是在三人面前吹嘘了一番。

    彭小山打了个酒嗝,笑呵呵的对柳茹月道,“十娘,刘哥还在那个瘦马那里,他让你过去一趟,让你和那个瘦马对质一下。”

    青楼那样的地方,她也是待过的,也没什么不好意思去,柳茹月心中沉吟一番点了头,“好,我这就过去。”

    “娘!”陈尧从床上翻了下来,跑过来揪着十娘的衣服,他

    害怕被独自留在这里。

    “我能把两个孩子带上么?”

    “这?”

    “我都不介意两孩子上青楼,你们介意什么。”柳茹月故意扭曲几人的意思。

    彭小山和刘保离开,没有听十娘那一番拉好感的话,可不给她面子,“十娘,去去就回的事儿,你放心,只要你说的话都是真的,我们不会对你的孩子下手,如果你执意带上孩子,难道你就逃得掉么?”

    这些人若真想害她也没必要骗她出去卖掉孩子,柳茹笑道,“彭大哥说的什么话,我可从未想过要逃,只是孩子害怕而已,这一路上他们跟着我吃苦受累担惊受怕,还从未离开过我身边,我这个当娘的,自是恨不得把他们拴在我的裤腰带上,我对你们五位英雄信服的很,混江湖的男子汉都是说一无二的真汉子,讲义气,我们现在是一伙儿的了,把孩子交给你们带,我哪里会不放心。”

    “妹子,放心把孩子交给我们吧。”

    “我们肯定给你看好了。”

    转过身揉着陈尧的脑袋,抓着他的手捏了捏,“春妮儿,娘跟你彭叔出去一趟,你在房里照顾好弟弟,弟弟若是饿了,就用开水泡烤馕给他吃,你也别饿着自己,等我们做口脂赚了银子,娘给你买烧鹅吃。”

    陈尧也明白,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娘再聪明到底也只是个女子,打不过这些壮汉,“好,娘,你早些回来啊。”

    “你还没睡饱,回去接着睡。”柳茹月催着陈尧回了房,陈尧机灵的锁上了门。

    转过身,柳茹月又是自信的模样,“那就麻烦各位大哥帮我看着孩子了,别让她出来乱跑。”

    “放心吧,有我们在,孩子跑不掉。”

    柳茹月放心的舒了口气,“那我就放心了。”

    “彭大哥,带路吧。”

    彭小山牵着牛车出了门,用牛车带着柳茹月往卿柳芳而去。

    这泰依县是一个很特殊的地方,走江湖的人最爱这里,因为这里三不管,倒也不是真的不管,而是因为此处地理特殊,朝廷想管也管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