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休了那个陈世美 > 第44章、洞庭郡
    第44章、洞庭郡

    “当着孩子的面,你胡说些什么呐,你再说这些,我就把你赶下去了。”闻言,柳茹月瞬间冷了脸色。

    虽然看不到十娘的表情,莺歌也收敛了性子,她厌恶那些臭男人嘛,虽然狗蛋儿还小,但长大了说不定又是个臭男人了,她才有些忍不住的嘛。

    “十哥,我错了,你不要把奴……不要把我扔下马车。”

    已经警告过莺歌好几次了,柳茹月这次不打算这么快就应下,免得她忘性大,没两天又故态复萌。

    得不到回应的莺歌心里慌慌的。

    明明十娘看上去通情达理、蕙质兰心,一副好说话的样子,却让她觉得一点都不好糊弄呢,“十哥,我不会再犯了,真的!”

    说不动十娘,她只好瞄上了狗蛋儿,这事儿的源头就狗蛋儿了。

    她看了看已经绑得平平的胸口,拉上衣服,拴上带子,掀开帘子拍了拍闷头看着前方女娃娃打扮的狗蛋儿,“狗蛋儿。”

    依旧没有逃过被叫做狗蛋儿命运的陈尧挣扎着甩了一下肩膀,“别碰我。”

    “嘿,你小子……”

    “咳咳。”柳茹月警告的咳嗽了一声。

    莺歌立刻赔笑的像猫挠人一样的拍了拍陈尧的肩膀,“狗蛋儿,这次是二叔错了,你原谅二叔好不好?到了下个城镇,二叔给你买糖葫芦吃。”

    “我才不喜欢糖葫芦呢。”家里什么都不缺的陈尧,糖葫芦对于他来说不过是个一般般的甜嘴儿,根本就比不上小厨房给他单独做的那些糖豆好吃。

    “那你喜欢吃什么?二叔给你买。”

    “我喜欢……”陈尧警醒的没有说出自己的喜好,这个女人来路不明,妖里妖气,万一根据他吃的东西猜出来他身份怎么办,“我只喜欢吃爹爹给我做的饭菜。”

    莺歌想法可没陈尧想的那么复杂,她只是想找话题让大家聊起来,“十哥,你做的饭菜很好吃么?”

    柳茹月侧头看了一眼舔着嘴儿回味模样的陈尧,又抖了抖缰绳,随口一答,“哪个孩子不觉得自己娘做的饭好吃?”

    “也是。”十娘和她说话

    了诶!“不过我觉得十娘做饭肯定好吃。”

    觉得?“为什么说?”

    “直觉!”

    “我不信。”

    “好吧。”果然十娘一点都不好忽悠,莺歌老实交代,“其实是在车里,我闻到了孜然、辣椒面、胡椒面、花椒面的味道,赶路还带着这么多佐料,想必十娘很热爱烹饪,既然喜欢,那肯定不会做的太差。”

    “十哥。”

    “哦哦,十哥,十哥,瞧我这猪脑子。”莺歌拍了拍脑袋,两眼放光的望着柳茹月的后脑勺,“十哥,能吃到你做的饭么?我好期待的。”

    这个女人吃了十娘的饭菜后,赖在娘身边不愿意走怎么办?

    不行!

    陈尧举起手,伸三根手指头,“30文一顿饭。”

    “什么?我吃饭还要收钱的?”这小子真是个见钱眼开的家伙,“凭我们的关系,还得收钱啊?”

    “萍水相逢的关系而已。”陈尧完全不被莺歌的撒娇、套近乎打动。

    “狗蛋儿,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可是你二叔。”

    “哼,我二叔才不是你勒,我二叔……”好像二叔比莺歌还讨厌,这么一想,陈尧不想说话了。

    “你二叔怎么了,你二叔不就是我么。”

    恩,一样讨厌。

    听着两人的争吵,柳茹月有些心安的扬了扬唇,有他们相伴,自己这一路倒是不寂寞了。

    她安静的赶着马车,两人小孩儿似得吵了一路,吵累了,还是爬进了马车里睡觉去了。

    因为易容,再加上过了大万山司的地界儿,到了洞庭郡,即便泰依县的命案被人发现了,泰依县的捕快也不可能这么快朝这边追来。

    泰依县归属大万山司,得大万山司那边发布了通缉令到了洞庭郡,让洞庭郡那边帮忙协查。

    所以泰依县的规矩里是犯了事儿的人,将来不许再来泰依县,再来,谁都不接待。

    进泰依县的人大多都有命案,只是大家不会去犯忌讳罢了,不然将来都没得地方玩儿了。

    柳茹月没有这个担忧,她

    将来恐怕都不会再来泰依县了。

    即便来了,这些人也不一定就知道是谁干的。

    在泰依县里杀了人的人,得提防的是来自死者兄弟的报复。

    根据柳茹月的了解,刘保并没有山寨,他平常当个小混混收收保护费,偶尔拉着兄弟去截杀刚从山里出来的过路商人,他并没有什么过命交情的兄弟。

    这种人平时都是夹着尾巴躲着山大王和大商人的,也就欺负欺负小商贩了,这次也以为她柳茹月一介女流好欺负,才粗心大意了。

    所以接下去的路程,柳茹月走得并不算匆忙,但也不敢耽搁,万事总有个万一。

    顺着驿道,一行人半月后到了潭州。

    找了一个客栈,一行人住下,准备休整一番。

    经过这半个月的相处,莺歌已经熟练的会带孩子了,虽然做书生打扮着襕衫,但她还是把狗娃抱在了怀里。

    她可不想呆在客栈里等十娘呢,万一十娘把她扔了怎么办?

    “十哥,我们出来逛街,需要买些什么啊?”

    莺歌问完话,注意到街上好些人用异样的目光看着她,凑到柳茹月耳旁问道,“十哥,他们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或许他们是没有见过书生帮忙带孩子的吧。”家里能养得起读书人的家庭,也不需要书生带孩子。

    而有些书生,顾及形象,不会在大街上带孩子。

    而有些书生,在家里……也是不会体谅妻子、帮忙带孩子的。

    柳茹月垂下眉眼,想起了那个从未帮忙照顾过孩子的狠心人,陆铖泽是一心只读圣贤书,家务不曾碰过半分。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书生也是家里培养出来的,帮娘亲带带孩子怎么了?怎么就丢了他们读书人的脸了?这是孝道。”说完话,莺歌将好奇看着她的人一一瞪了回去。

    柳茹月捂着额头,真的应该把莺歌留在客栈里。

    “粮食快没有了,我去那个米行看看,你要逛街就逛吧,若是走丢了,回客栈等我就是了。”

    莺歌随着柳茹月迈步那边看去,“陈记米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