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休了那个陈世美 > 第46章、负心多是读书人
    第46章、负心多是读书人

    路上不好讨论这些问题,柳茹月打住了话题,去买了一些菜,就带着大家回到了浅花涧。

    莺歌的脸色不大欢愉,一进门就唠唠叨叨,“你夫君都能纳妾,你也会做口脂,想来也不是一般家庭,既然如此,十娘你是如何落得带着两个孩子在外流浪的?”

    一看她表情就知道她在胡思乱想些什么了,本身莺歌对男人就十分厌恶,柳茹月将孩子从她怀里解下来,把了尿之后,放在了床上。

    陈尧也乖乖的坐在一旁,眼睛跟着十娘转,他也很想知道十娘的故事。

    莺歌见十娘不说话,就把主意打在了陈尧身上,“狗蛋儿,你爹对你姨娘那么好,对你亲娘这么差,你还想回到他身边么?”

    “我爹……我自然是想回到爹爹身边的。”陈尧聋拉着脑袋,本来是想骂回去的,莺歌凭什么骂他爹爹。

    但,他娘亲的确受到了姨娘不少气,爹爹对姨娘纵容了一些,现在这么一想,又不太想回去了。

    可是不回去的话,他又怎么查清真相给娘报仇呢?

    想来想去,陈尧还是觉得莺歌没资格在一旁说这些话,“不许你说爹爹坏话。”

    “你,你……你怎么就不为你娘想一想呢?”莺歌虽是对着陈尧咬牙切齿,眼神却是瞅着柳十娘。

    “莺歌,你不要闹狗蛋儿了,他不是我的孩子。”柳茹月还是选择了坦白一部分的真实,但还是有所保留。

    “?”莺歌,“那?”

    “呜呜呜。”陈尧的哭声应景的响了起来,“我娘被山匪杀死了,是十娘救了我,十娘在帮我找家。”

    “十娘,你……”如果是这样,那她方才骂的不是一点意义都没有了么,小臭男人的臭男人爹,骂是该骂的,可那个臭男人不是十娘的臭男人,“你怎么不早说,我还以为你要去找那个臭男人呢。”

    柳茹月心中一苦,她要找的那个臭男人比陈尧的爹还要臭男人呢。

    “哎,不对,你说你不能停下来,到底是什么意

    思啊?莫非,你是什么朝廷通缉犯?”莺歌紧紧皱着好看的眉头,忽而疏散开来,“那敢情好啊,我们正好一起隐姓埋名啊,这样就算停下来,也不害怕被官兵发现抓起来了。”

    “我不是朝廷钦犯,你不要多想,我方才那么说,是因为我要去找我的孩子。”莺歌热情,柳茹月也只能慢慢看看她的态度如何了。

    “你的孩子?”莺歌的视线落在了床上的狗娃身上。

    “狗娃还有四个哥哥姐姐。”

    “什么,你,你生了么多孩子了?完全看不出来嘛。”不怪莺歌大惊小怪,主要是柳茹月长得水灵,天生丽质,虽然生了三胎孩子了,看上去却只像生了一胎的一般。

    “那,那你那四个孩子呢?”

    “他们被卖掉了。”柳茹月哀叹的闭上了眼睛。

    莺歌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眼神中闪烁着刻骨的痛苦和恨意,心中有了一个猜测,大胆问道,“卖掉的,不会是你夫君吧?”

    “恩。”柳茹月承认了,事实也差不多,但陆铖泽的要求更过分,这也不算冤枉他。

    “天下间竟然有这样的父亲,卖掉了四个孩子。”莺歌咂舌的掰着手指,“男娃娃也卖掉了?”

    “恩。”

    “家里遭了灾?”

    “没有。”

    “臭男人欠了赌债?”

    “没有。”

    “那,他为什么要卖掉四个孩子?四个孩子价格也不低了啊。”

    眼泪顺着柳茹月眼角落下,声音似是从喉咙里嘶吼着涌出来的,“为了前程。”

    “前程?”十娘长得好看,狗娃也好看,那四个孩子肯定也是好看的,如果卖到腌臜地方,一个孩子二三十两也够,四个孩子凑个一百两也够了,在一般地界儿寻个小前程也是足够了。

    莺歌疑惑道,“为什么没卖掉狗娃?”

    柳茹月哀伤的摸着肚皮,“那会儿我还怀着狗娃呢,等孩子长大些,我才偷偷从家里逃出来的,我想找到

    孩子们。”

    “那你知道他们被卖到哪里了么?这么盲目的寻找,很难找到的吧。”

    “我不知道他把孩子卖到哪里去了,他自个儿奔前程去了。”

    莺歌听得气愤难当,绑了胸之后,她觉得呼吸都困难起来,扯着衣领大骂,“这些男人,一个比一个恶心,成亲就开始逼生孩子,生了闺女就逼着生儿子,结果生了孩子他们却不珍惜,说卖就卖了!他们把我们女人当成什么!”

    何止是卖啊,陆铖泽恨不得他们去死啊!

    就因为这些孩子没有一个身份高贵得可以助力他前程的娘!

    虽然一开始的打算是用半真半假的话试探一下莺歌,但柳茹月此刻依旧泣不成声了,“不管怎么样,我都得去找我的孩子。”

    “可是,你往哪里去找?”莺歌面色焦急,倒是显得比十娘还上心,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她忽然计上心头,“要不这样,十娘,男人嘛,我太懂了,你给我说那个臭男人在哪里,我去勾引他,我绝对有办法帮你问出来他把孩子卖到哪里去了!”

    柳茹月一瞬间有些意动,不过她脑子还是清醒的,愧疚的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他在哪里。”

    “可是,你不是说他奔前程去了么?”100两左右,还能奔个什么远大前程?

    “他进京赶考去了。”

    “这……这……果然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莺歌咬牙切齿的念叨。

    “可是上次绑了干娘和我的人就是屠狗辈啊,说明人的好坏和身份地位是没有必然关系的。”陈尧小小年纪就跟着爹爹念书,对读书人还是崇敬的,反而给他带来心理阴影的,都是那些山匪!

    莺歌的悲情被陈尧一句话打断了,厌恶的瞪了他一眼,“毛都没长齐的孩子,插什么嘴!”

    “没事,十娘,你帮了我大忙,我也没有去处,我一个人无拘无束,我愿意帮你找你的孩子。”莺歌最终还是没有选择和陈尧吵架,她看向了柳茹月,将真实的想法说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