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风谷传之墨玥倾城 > 第四十章 青梅竹马
    第四十章 青梅竹马

    风默扶陌千尘躺回床榻,正准备给他倒杯水,陌千尘拉住了风默的手,吞吞吐吐道,“默默,幕言跟你在朗角村一起长大,你们青梅竹马……”

    “瞎说什么话!”风默拍开陌千尘的手,起身倒了一杯茶,喂到陌千尘嘴边,“别瞎想,快喝水,躺下睡觉,得快点恢复过来,把云瑶的事务安排妥帖,不然玄力池墨莲花开,你又不能陪我去了!”

    “嗯嗯!”陌千尘虽然心里还是有点吃味,也还是乖乖的躺下,闭眼休息,风默催动仙力,御起风来,院落中的翠竹随风摆动,发出好听的竹涛声,“沙沙沙”像细雨撒在叶面一般。窗外的花香随风而入,陌千尘慢慢的沉睡过去。风默捻指结印,催动仙力,从陌千尘眉心注入,苍白的脸慢慢有了血色。

    风默轻轻起身,走出陌千尘房门,呼出一口气,自从玄力池恢复,自己的身体时时刻刻都在吸收玄力,甚至不用刻意打坐调息,玄力也能源源不断地注入丹田,风默伸出手,让一股玄力在指间围绕,手腕上的墨铃“叮咚”作响,“如果能换回仙骨,就彻底摆脱王氏的血脉了,再也不是半人半仙,也不用担心哪一天仙身陨落,不知圣女何时能催动墨莲花开?”摊开手掌,手心里的墨莲图腾泛着月华,熠熠生辉。

    风默洗浴完毕,套了一件天青色长袍,轻轻走出的院落,月光下半涯桥显得特别幽静,湖水的涛声,细碎动听,风卷起风默微润的头发,好闻的沉香味,散发在风中,进入鼻息。

    “默默……”幕言轻轻唤道,风默没有回头,“三哥哥,我们去凉亭坐坐。”

    风默席地坐在凉亭中,背对着幕言,风吹动及腰的发丝,发尾碰到幕言脸上,慕言低声道,“艅艎何泛泛,空水共悠悠。阴霞生远岫,阳景逐回流。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此地动归念,长年悲倦游。”

    幕言用手摩挲着白玉如意绦,不再言语。

    风默轻轻的说道,“若我能集齐神识,必会助你一臂之力,醍醐之力不是

    你想像的那般容易驾驭,千年前的我和陌千尘就是最好的例子,你稍安勿躁,虽然赤轮幻境不在溪州,但我可以带你去求见圣女,看看有何办法解除你东源毒障。”

    幕言听闻,呼出一口气,“从今天开始,我就不能再为自己而活了,见你安好,足也!”起身缓缓离开。

    “喝茶!”火羽山递过来一杯热腾腾的茶水,风默挑挑眉,心内无奈,接过茶水,扭头看着火羽山,“羽山哥哥,千年前,我们也是这般相熟?”

    火羽山定定的看着风默,坚定的吐出二字,“更甚!”

    风默喃喃道,“墨玥到底有多少风流债?羽山哥哥,你能告诉我吗?”

    火羽山面色绯然,声音微颤,“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不怪墨玥,墨氏嫡女,千年难求,世家必然都是趋之若鹜。”

    风默平静的说道,“不知为何,我心中实在不愿多涉及男女之情,需要我做的事情太多了,所以我注定要辜负许多人,许多事。”抬头看着火羽山,眉眼间带着坚毅。

    火羽山心内一紧,仿佛有什么触摸不到的惶恐,不敢再看风默,拿出折扇来回把玩。

    “羽山哥哥,你可知道弑启殇跟墨玥的事情?”风默冷不丁问道。

    火羽山手上的折扇跌落在地上,尽量稳住内心的慌张,“默默是想起什么了吗?”

    “不过是做了一个荒诞的梦罢了!”风默观察着火羽山的神情。

    “他……”火羽山有点迟疑。

    “他曾和墨玥谈及婚嫁?可他是魔界少主,为何能和墨玥在半山小院生活?还有芙蕖圣女说她也来自魔界,这又是怎么回事?”风默有点激动。

    “五千年前,弑家也曾是修仙世家,因族人不合,最后家主应劫时差点陨仙,最终走火入魔,堕入魔道,不过弑家确实是不同凡响,用了千年时间统一了魔界,弑家主被魔界尊为魔尊,因魔界杀戮不断,芙蕖不愿为魔,找到墨氏家主,愿舍身契约玄力池,脱

    魔成仙,竟然机缘巧合,直接飞升上仙,不过她跟玄力池浑然一体,终究也是一种禁锢。”火羽山唏嘘道。

    “弑启殇也是千年前偶然遇见深山修炼的墨玥,一见倾心,最终因魔仙殊途,被魔尊带回魔界,后来墨玥还是听从家族安排和陌氏联姻。”火羽山轻声说道。

    “赤轮幻境醍醐之力失控时,弑启殇也曾经想救你,却给反噬,还是我救了他一命,千年来,一直都没有他的消息。”火羽山回忆道。

    “那你?”风默突然问道。

    “咳咳咳……”火羽山给茶水呛到半死,风默叹了口气,伸手帮火羽山拍背,“好点了吗?”

    火羽山脸红得像烧红的铁块,脸烫得快要融化,只得把脸埋进宽大的袖口中,遮住自己的脸。

    “默默是想起来了?”火羽山低声问道。

    “没有!只是你们一个个都知道,什么都瞒着我,我心里不踏实。”风默有点毛躁。

    “我!唉!”火羽山有点羞涩不堪,“当年我培育玄鸟,来玄力池找芙蕖相助,无意间在玄力池碰见你,那时你大概八九岁的样子,让人一见就忘不了!”

    “啪!”风默一手拍到自己额头,“风流债啊风流债!火羽山,你!唉!”

    火羽山看着风默给拍红的额头,心疼地伸手帮她揉了揉,“默默别这样,如果你不愿意,我必不会强求!”火羽山好像下定决心一般,“如果你愿意,我必定生死相依!”

    “火羽山,你醒醒,喝茶,喝喝茶!”风默一时半会也不知道该如何回应,给火羽山手里塞了一杯茶。

    “默默,呜呜呜……”火羽山刚要开口,风默抓起一颗甜梅塞到火羽山嘴里。火羽山嘴角上扬,甜滋滋的吃起甜梅,感觉整个世界都变得甜蜜起来。

    院落古树上,寒冰定定的看着火羽山和风默,拿出白天昕若用来打他的玉佩,用一块红色丝巾仔仔细细包好,放在贴身的口袋里面,用手拍了拍,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