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风谷传之墨玥倾城 > 第三十六章 魔力涌现
    第三十六章 魔力涌现

    玄力池平静的湖面突然出现细碎的波纹,芙蕖圣女从虚空中现身,“玥儿,先调整仙力,收回丹田,云瑶有贵客来了!”

    风默赶紧收起仙力,端坐在玄力池旁的白玉台,静心调息。

    “芙蕖……”弑启殇从虚空中现身,换了一身灰蓝色粗布袍子,清爽干净,看起来就像个深山隐士一般,轻轻落在风默打坐得白玉台旁,目不斜视。

    “启殇,别来无恙?”芙蕖圣女轻柔的说道,也从玄力池旁走过来,捻指一弹,白玉台幻化成一叶扁舟,漂浮在玄力池面,一个简单的木桌,几碟小菜,三只粗陶浅口碗,“请入坐…”

    风默起身扶手见礼,因芙蕖圣女没有引荐,风默不敢多言,安静随他们坐下。

    弑启殇看着空空的碗,微笑道,“怎么,睡了一千年,连茶水都不记得准备了?”

    芙蕖圣女细声慢气,“溪州的茶水始终不合你口味,你自己带了酒,不如请我们共饮,岂不是更好!”

    弑启殇爽朗地哈哈大笑,“好,好,好!请……”捻指一弹,四周景色变幻,赫然是一间处于山谷半山的小院落,庭院幽静雅致,干净利落,面前的粗陶浅口碗中盈盈满满的陈酿,散发出浓郁的酒香。

    “桃花酿?”风默轻呼,又觉不妥,赶紧收住后面的话。

    “芙蕖,这位是?也不引荐一番。”弑启殇定定看着芙蕖。

    “她是玥儿!”芙蕖圣女细声细语,“不过她神识不全,也不完全是玥儿!”

    弑启殇猝不及防,没料道芙蕖如此直接告诉自己,有一瞬间恍惚,端起酒碗的手有一丝丝抖动,为掩饰给人窥破心事的狼狈,大声说道,“来来来,喝酒,喝酒!哈哈哈哈……”拿起酒碗跟风默的碗碰了一下,“咕嘟咕嘟”灌了下去。

    芙蕖圣女不动声色,示意风默喝酒,两人也拿起酒碗,微抿一口。

    酒过三巡,弑启殇一言不发,芙蕖圣女也静静的喝酒,风默感觉气氛越来越

    压抑,自己也不敢出声,只得伸出手去拿香酥胡豆,不妨弑启殇也伸手去拿,粗糙的手指碰到风默柔软纤长的柔荑,当下心下一乱,赶紧收回手,拿起酒碗,胡乱灌下几口。

    芙蕖圣女像是没有看到一般,低头品酒,面色如常,风默尴尬得不行,面色绯红,连白皙的脖子都泛出一片粉色,低头不语,轻扯袖口。

    “十五年前花月底,相从曾赋赏花诗。今看花月浑相似,安得情怀似昔时。”弑启殇轻轻吟道,拿出竹箫轻轻吹动,轻柔婉转,余音绕梁,风默感觉自己神思恍惚,看到一个玄色身影和一个灰蓝色身影在半山小院里读书写字,晒药炮制,画面像是出现在梦中多次,有种说不出的陌生又熟悉的感觉。

    “启殇,玥儿神识不齐,你何必急于一时,解铃还须系铃人,该如何了结,自有因缘。”芙蕖圣女轻轻说道,轻弹指一挥,景色已经转幻回玄力池边。

    风默赫然发现自己还是坐于白玉台上,弑启殇背对自己而立,身上隐隐透着蓝色真气,“玥儿,后会有期!”缓缓升上虚空,瞬间不见踪影。

    风默心里一紧,有种莫名的失落,“圣女,他是何人?为何要对我说这么多莫名其妙的话?”

    芙蕖圣女轻声说道,“他是个可怜人,身不由已,也是你千年前的故人。”

    风默扶头轻揉,暗自叹息,“墨玥啊墨玥,你到底是有多少风流债?”

    芙蕖圣女看着风默烦恼的样子,轻声笑道,“凡事有因必有果,所谓因缘,不过都是缘起则聚,缘散则灭而已!”

    风默抬头看着天空,突然发现黑气涌动,“魔力涌现,圣女……”

    “无妨,弑启殇心神不宁,一时无法控制而已,不用担心,溪州对于他而言,是他最后的念想,一时半会儿,不会如何。”芙蕖圣女神色在在,一脸淡然。

    “弑启殇,好熟悉的名字,好像……”风默心下一惊,“魔界少主!圣女,这……”

    “不过是道不

    同不相为谋,世上没有绝对的好人,也没有绝对的坏人,玥儿,顺应天道,悲悯众生,助其离苦得乐,才是真正的大道,至于是仙是魔,不过都是一念之间,我也来自魔界,算起来,弑启殇跟我还有几分血缘。”芙蕖圣女平和的说道。

    风默震撼得有点惊慌失措,端坐在白玉台不知如何是好,芙蕖圣女的话实在是跟自己所听所闻截然不同,顿时心内翻江倒海,思绪翻飞。

    “玥儿先回去休息,我会告诉弑启殇不得干扰你修行,待你神识归位,再好好了结你们的事情。”芙蕖圣女轻轻说道,挥挥手,送风默出了玄力池。

    风默呆呆地站在玄力池大门外,一时半会儿消化不了,弑启殇站在山峦之颠,看到这一幕,心下责怪自己太沉不住气,不该这么任性而为,闭上眼睛,挥手撤下结界,不忍看见风默如此失魂落魄的样子。

    “默默,回去吧!”火羽山从玄力池一侧的山路踱步而出,伸手拉着风默的手,触手冰冷,心疼的催动玄火之力,温暖她的手,风默乖巧的依偎在火羽山身边,像一个迷途的羔羊,随火羽山拉着向飞羽殿走去。

    “师尊,溪州玄力池重启,云瑶结界固若金汤,坚若磐石,我们如今不能靠近半分,不过溪州上方今天涌现魔力,不知何故?”玄师低声下气的跪在陌禅夏脚下。

    “魔力,魔力……”陌禅夏恨恨地挥挥手,身边一张九曲玲珑榻四分五裂,发出巨大的响声,“真正是热闹啊,弑启殇也坐不住了?哈哈哈哈,坐不住又如何,仙魔两道,命归殊途,难道他还想等到墨玥神识集齐,叙叙旧不成,哈哈哈哈哈哈,他怎么不去死!”陌禅夏笑得歇斯底里,欲罢不能。

    玄师一看苗头不对,做势想退下,陌禅夏恨恨地说道“让王氏那帮老匹夫去看看,不行就用勾命杵,让他们用引雷霆闪电轰炸结界,让他们乱起来!”玄师领命,正要退下,陌禅夏说道“等等,放出风去,赤轮如今在溪州出现,醍醐之力涌现,让其他世家也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