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风谷传之墨玥倾城 > 第一章 蛰伏的神秘力量
    第一章 蛰伏的神秘力量

    “默默,你在哪里啊?默默……”,李嬷嬷提着被清晨露水打湿的襦裙,大声的呼喊,早晨刚备好早餐,发现小主人不见了,瞬间让她惊出一身冷汗。虽说她们避世在这个朗角村已经八年了,她的警惕性一直没有松懈过,要想从她手里把人带走,天底下除了老主子,也找不出几个人来。想到这里,李嬷嬷心里更是不安起来……

    村里的炊烟袅袅,伴随着鸡鸣,狗吠相闻,村子在瞬间苏醒过来,李嬷嬷的声音穿透了整个村子,各家主妇也立马相互传递,吆喝着寻人,竟然没有一点信息。这个平时寻找顽皮孩子的寻人系统,第一次出现这种情况,大家都有点诧异。家里的男人们开始出动起来,沿着河边,山脚,开始寻找目标。

    李嬷嬷虽然有功夫在身,毕竟跟小主子相处了八年,感情已经深入骨髓,关切则乱,一时半会乱成一团。

    男人们陆续都回到家里,碰头交流,一点有用信息都没有,这人竟然像是凭空消失一般。

    李嬷嬷几个跃升,一刻功夫就站到了村后药王山的顶峰,放眼望去,整个村子一览无余,朗角村背山靠水,村里房舍整齐划一,泾渭分明,田地里庄稼葱茏,一派生生不息的模样。李嬷嬷眉头紧锁,没发现什么陌生的气息,但是也感受不到小主子的存在,这是怎么回事?

    小主子身上的力量,算算日子快要苏醒了,这个紧要关头人却凭空消失,实在是非常诡异。“如何是好!”李嬷嬷急得跺脚!

    “风凌”,只听树梢轻微的发出声响,这是风谷特殊的御风传声,常人根本无法察觉,李嬷嬷的头上的银钗发出“铮”的一声,很久没有人叫过自己的名字了,李嬷嬷急忙用手结出几个传音手印,将气流在挽在手指,轻轻一弹,面前的树叶开始沙沙作响,“风叙,是你吗?”

    ““是我,老主子派我过来协助你。”按刚才接收的信息,叙师兄起码还在百里之外,李嬷嬷再次传出“小主子消失,速来!”

    李嬷嬷快速回到跟默默小主子居住的院落,只见院门虚掩,竹影婆娑,晨曦透过院外的树叶,投印在光洁的鹅卵石路上,院落里晒得半干的药材,

    还散发出淡淡的清香。房门还是出去之前的样子,也没有人进来的气息。李嬷嬷快步走到默默小主子的房间,一床一矮几,几个席地而坐的软棉团垫,靠墙一排竹子书架。小主子不喜憋闷,窗户一直都是半开,阳光正好,微风不燥,一切都是岁月静好的样子。

    人会去哪里?李嬷嬷百思不得其解!“噼啪”院子里好像有石子儿跌落的声音,李嬷嬷几个侧身已经到了院子里,“叙师兄!”只见院落中,来人脚蹬黑底鸦金靴,一袭天青色软烟长衫,衣襟上用银线绣了仙鹤祥云,手拿一柄雪色麒麟天丝拂尘,青丝挽髻,用一只檀木簪子固定,剑眉入鬓,一双丹凤眼清冷凌厉,嘴角轻抿,对着李嬷嬷,轻轻微颔,“凌师妹,别急,小主子没事!”

    “叙师兄!你怎么会突然过来!老主子有何吩咐?”李嬷嬷道。

    “小主子身上的力量快要苏醒了,但是她身体特殊,风谷药神石突然剧烈发热,老主子怕情况有变,怕你应付不来,特让我协助你。”风叙说道。

    “那小主人为何突然不见了?”李嬷嬷急道!许是见到师兄,声音也镇定下来。

    “凌姑姑!我好渴!”李嬷嬷身后传来一身略带一丝沙哑的呼唤,嬷嬷一回头,遍寻不着的默默主子不就站在身后,李嬷嬷急步上前,上下打量,主子的脸色红润,明眸汪水,睫毛如扇,月眉微颦,一头及地青丝披肩而下,顺滑的覆在禅翼软丝及胸罗裙上,玄色裙摆干净利落,一双黛粉烟撒金软鞋,若隐若现。

    “哎呀!小祖宗,可把姑姑急死了!跑哪里去了?”李嬷嬷急道,一边利落的拿起竹杯给默默小主子倒了一杯水,“这是早起我煮好的竹叶茶,快喝点!”

    “叙叔叔,快进来坐!”默默一眼看到风叙站在门口,自然的招呼他,并未露出一丝诧异。

    风叙满意的微不可见点点头,不愧是风谷的传人,气度不凡,沉稳淡定。

    三人在竹几围坐,“早上起来的时候发现身上的风纹凸显,热不可耐,意识混沌,不知道去到哪里,只觉如热水里浸泡,一时无法脱身。”默默道。

    “凌师妹,老主子许你恢复

    身份,无需再易容了,你去收拾收拾,再拿点吃食过来吧!”风叙突然打断默默的话。

    李嬷嬷,不,应该叫凌姑姑听话的起身退出。风叙师兄的话谁敢不听虽然好奇得要死,在他面前也不敢表露出来。风凌吐了吐舌头,赶紧去换衣服准备吃食。

    “力量快苏醒了,你同时身上流着梧州王氏的血,和风谷的力量相冲,所以才把它封印起来,等你足够强大,才能解封,风谷药神石异变,你的力量苏醒可能会有大的变故,老主子不放心,让我来帮你。”风叙道,一如既往的冷厉。

    默默看着风叙,心里一沉,自己的血脉不纯,一直都苟延残喘,无可奈何,终究这一天还是到来了。想起下落不明的父亲和疯癫的王氏女,默默眉头轻颦,该死的王氏一脉!为了破坏风谷血脉,强行逼迫父亲,终让王氏女孕育,后将自己送回风谷,老主子心善,力排众意,留下自己。可惜这身体,血脉不合,天生无法御风,还体弱多病,偏偏身体里风谷力量蠢蠢欲动,数次差点小命不保。老主子不得不封印力量,待年满十六,再让力量苏醒。想起这些默默不禁紧握柔荑。

    攘袖见素手,皓腕约金环。默默手上的金环叮咚作响,风叙见状,手指连忙结了几个清心结,御风成雾,拂过默默鼻息,默默瞬间神识清朗,口里吐出一口浊气。

    “你差点入魔,修养了八年,你的心魔竟然还如此执着,默默,你要守住你的心,别人能帮你的有限。你如果真心求死,我这就回老主子去!”风叙还是一贯的冷厉。

    默默颓然一叹,“我该如何是好!”

    “事在人为,老主子一天都不曾放弃努力,你也必须强大起来!”风叙冷静道,“世间万物,相生相克,必然有解决的方法。”

    “好了,吃饭了,吃饭了!”风凌姑姑端上食盒,瓦罐小米粥,清炒豆苗,醋黄豆,蒸米糕……,都是新鲜食材,顿时房间充斥着食物的浓郁。

    默默和风叙,不可控制的咽了一口口水,风凌姑姑的厨艺确实不错,这两个风谷出名嘴刁的人,对她的厨艺毫无抵抗力。不禁食指大动……仿佛刚才沉重的话题从未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