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风谷传之墨玥倾城 > 第二章 风谷封印冲破危机四伏
    第二章 风谷封印冲破危机四伏

    “呼……”默默呼出一口气,轻轻睁开眼睛,自从风叙叔叔过来,每日用清心结为自己治疗,心中那股盘踞了一段时间的灼热感,终于给压制住了。

    窗外已经透出点点晨曦,薄雾若隐若现的从窗户缝隙里飘进来,屋内没有闺阁小姐喜爱的馥郁熏香,只有淡淡的竹叶清香,沁人心脾,冷冽而舒畅。

    喜欢这个村落四季如春,民风淳朴,邻里和睦,风凌姑姑和邻居们相处得非常融洽,只是以前以老嬷嬷的身份示人,现在恢复身份,少不得得出去走动走动,把新身份给大家伙儿交代交代。

    风凌姑姑梳了个小凤仙髻,斜插了一朵蔻丝银流苏,身着湖绿对襟襦裙,提着一大篮子自己蒸的米糕,背挺挺地的走家串户,“我是李嬷嬷的侄女风凌,她家中有事急着回老家了,我跟夫君一起来接替她照顾我家小姐,以后多多关照啊!”,各家主妇不疑有他,笑着收下米糕,又把家里精细吃食给风凌装点回去,不一会儿,村里人家就走了个遍。村里顿时对这新来的夫妻充满好感。

    默默素来不喜人贴身伺候,起身收拾一番,整理好床铺。简单梳洗,随手挽了一个发髻,用一支青色烟雨簪固定,换上绯色薄烟襦裙,系上如意坠子,简单清爽。

    推门走入院中,风叙已经练功完毕,正在静坐调息。默默也不打扰,收拾起前几日晒制的药材,朗角村地理位置特殊,四季阳光充沛,早晨雾气浓密,药材在这里生长得非常壮实。

    对于常年在药罐里泡大的人,对药材有种莫名的亢奋。因默默身体阴虚,肝火旺盛,常常气滞郁结,两肋胀痛,风谷药师常年用柴胡、当归、白芍、白术(炒)、茯苓、薄荷、生姜、甘草(炙)、蜂蜜,粉碎成细粉,过筛,混匀,制成大蜜丸子,名逍遥丸。作为常备药丸,封存于白瓷罐子里。

    到了朗角村,默默开始自己采药、配药,药效竟然比风谷的逍遥丸还胜几分。

    “默默!”大门外传来一声清脆悦耳的声音,哗啦

    一下,门开了个缝隙,一个年方二八,梳着蝶花双飞发髻的少女,侧身进来,瓜子脸红扑扑,眉弯眼圆,俏鼻樱口,走路风风火火,穿一件淡粉色的团花短襦,下着葱绿长裙,走动起来呼呼生风。忽然见院中有男子,顿时一惊,复想起母亲早饭时的谈话,赶紧侧身半福,“风叔叔,安好!”,风叙睁开眼睛,微微抿嘴,点头。

    “梅梅姐!”,默默喜道,转头对风叙说道,“这是鹿邑书院宏智夫子家的小娘子,风叙叔叔,我跟她约好去摘桃花酿桃花酒……”

    “去吧!记得先把药服了,不然风凌姑姑骂你,我可不理!”风叙看到默默难得这么开心,许她出门。

    “走吧!我哥哥他们都已经过去了!”梅梅急吼吼地,拉着默默就要出门,“小祖宗!你们这是要干嘛去!”两个人跟刚要推门进来风凌姑姑碰个正的着,眼看就要撞成一团,风凌几个虚步,伸手扶住她们,眉头紧锁,“还有没有点正形啊,又跑哪里去!”,梅梅急道,“姑姑,姑姑,我们去摘桃花酿酒,等下来不及了。”说着两人就跑出了院门……

    风凌跟风叙相视一笑,赶紧动手指结了一个追风结,用手弹向默默衣襟。“你也太小心了些,这些村民不过都是肉体凡胎,动不了小主子的!”风叙道。

    “哎!我是给吓怕了!小心驶得万年船!”风凌低声细语道,心里对这师兄是又畏又怕。

    见师兄又闭眼调息,风凌赶紧准备起了药浴的药材,得赶紧备起来才行,随时都可能要派上用场!

    这里的民风淳朴开放,从小读书识字,个个知书达理,没有什么男女大防,也没有男女越矩之事。君子坦荡荡,也不过如是了。

    默默一行很快到了桃花源,满眼桃花,粉红、深粉、粉白色的花朵连绵不绝,一片片,撞入眼帘。微风不燥,阳光正好,大家伙儿,每人一个竹篮,小心翼翼地采摘桃花,必须只摘取花朵过密的地方,也叫疏花,留下的花朵过段时间就会成为果实。一时大家伙

    儿都专心致志,心无旁骛,只听见虫叫鸟鸣,半点嘻笑声都没有。生怕将需要留树的花朵儿误摘了,毕竟关系到桃子的收成,还有那个看管桃园的曼婆婆可不是好惹的,试问有谁没被她骂过……

    梅梅这样性子跳脱的人都不敢造次,安安静静跟着默默摘花,露出难得的淑女形象。默默见状抿嘴一笑,顿时间倾城倾国,孟哥儿脱口而出:“是以临波笑脸,艳出浦之轻莲;映渚额眉,丽穿波之半月。”

    梅梅抬头看孟哥儿,“三哥哥,你心悦默默?”孟哥儿顿时脸通红,连忙低头摘花,冠发髻的头巾随风飘扬,一袭青衫卷起好看的幅度……和梅梅相似的眼眸晶晶亮,两道墨眉轻蹙。不自在地“咳咳……”。默默见状,伸手轻拍梅梅,“让你胡说!”,孟哥儿心下微微失望,忙别过头摘起花来。

    一个时辰,大家伙儿收获满满,开心地结伴回家,一路高歌助兴,好不快活: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有蕡其实。

    之子于归,宜其家室。

    桃之夭夭,其叶蓁蓁。

    之子于归,宜其家人。

    别过梅梅一行,默默将桃花交给风凌姑姑,顿时觉得体力不支,连忙坐下调息,突然丹田灼热疼痛,瞬间全身像爆炸一般,头疼欲裂!“啊!……”顿时失去意识,陷入混沌之中……身体周围泛起白色光晕,将默默包裹其中,等光线暗下来,哪里还有人的影子!风凌姑姑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迟迟没有反应过来!风叙快速用手结出浑天结,御风成影,布满整个屋子,默默的身形慢慢显露出来……

    “准备药浴!”风叙吩咐道,凌姑姑不敢迟疑,立刻将药汤准备好,将默默移入浴池,烟雾缭绕,只见默默脸色红润光泽,竟然比平时看上去还要生机勃勃……

    “等她醒来再说……”风叙道!

    风凌姑姑也不敢多言,只得安静守护着默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