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风谷传之墨玥倾城 > 第三章 风云再起柳州王氏
    第三章 风云再起柳州王氏

    “师兄,小主子已经昏睡七天七夜了?如何是好?”凌姑姑急道,一脸担忧。

    “封印已经冲破,风谷之力已经进入丹田,只是她血脉不纯,半仙半人,所以无法行运周天,老主子让你们在这里修养一方面是因为这里环境怡人,另外是为了防止王氏族人抢夺风谷之力。”风叙道。

    “傀儡夺舍?!”凌姑姑失声道,“他们尽然要用这下作之法!当年他们柳州王氏堕仙,不思求上进,反而恩将仇报,把主意打到风谷之力上了,小主子身上也有他们王氏一半的血脉啊!他们也么忍心夺她性命!”

    “王氏一族已然行偏叛道必入魔道,他们哪里会有亲情一说!”风叙冷厉道,“今晚朗角村药山神蛇出洞,它的胆汁可以治愈小主子内热,再加上洗髓草汤,净化血脉筋骨,必然能将力量凝聚,行遍周天,为她所用!”

    “山神蛇?师兄你的办法就是这个?”凌姑姑失声颤抖,入仙门以来第一次觉得恐惧。

    “你留小主子身边,我拿到就回来!切记不要离开!”风叙道,回首“凌师妹,你我之间保持联系!”

    一个闪身,风叙隐入黑夜……

    转眼一个时辰,风叙还没有回来,凌姑姑坐立不安,向外张望!

    “铮……”凌姑姑头上银钗剧烈作响,结出的传音结毫无回应,如同石沉大海!心下大骇,犹豫不定,终下决心,结出一串防护结,御风成雾,像一张网将默默整个罩起来,向药山的方向掠去!

    院门外突现几个黑影,穿过院门,直接来到默默房间,为首的男子,看着默默的脸,俊美的脸上显得更加惨白,流露出一丝不忍,闭目复又张开,身后的人一片死寂,“带上来!”男子低沉沙哑的声音,“玄师动手吧。“是,翼主子!”身后一名老者,面色死黄,用手结印,变出一副骸骨,瞬间站立在房间,冷沁沁地看着默默,骸骨发出幽蓝色的光芒。“噼啪”,默默的防护结突然消失,整个人安静的躺在床上,如同一个精美的布娃娃。

    玄师念起决子,心里暗自窃喜,十六年了,终于等到

    这一天。突然,默默身上发出白色光芒,整个身体突然消失。玄师和翼城不敢相信的摸了摸床上,确实没有人!“风叙二人确实困在你的幻境里面了?”翼城冷道!“确实还在!这太奇怪了,主子我们先出去找找!”

    一行人鬼魅般隐入黑夜……

    “呜……”默默睁开眼睛,发现自己不在屋内,像是到了药山脚下,她想起屋内出现的黑衣人,虽然意识混沌,还是隐约看到他们想夺取自己性命,一时间,取下如意坠,将裙摆一系,奋力向山上跑去。

    身体如同灌铅一般,肺部呼吸起来嘶嘶作响。从来没有一刻觉得这副身体如此虚弱!

    快到山顶了,天空皎月如霜,夜间的树木都披上了冰冷的外衣,偶尔的鸟鸣也有了些许阴郁的气氛。默默身上如同火炉般煎熬,对这阴冷的环境视而不见。

    “怎么办?”叙叔叔、凌姑姑不在药山!默默一步一步走到了最高点,山下的村子沉睡安静,丝毫没有感受到默默的危险,一如既往的祥和……

    回头!“默默……”一声沙哑低沉的声音响起,翼城已经来到默默面前,默默借着月光打量这个身量高大削瘦的男子,月光下,他的脸显得格外惨白,嘴唇乌黑,深邃的鼻子和眼睛,显得格外诡异!

    默默静静的看着他,一时半会相对无言,“为何要取我性命?”默默打破沉默。

    “为了家族的使命!”翼城停顿了片刻,“对不住了!玄师……”

    翼城身后玄师鬼魅一般走出来,阴恻恻地,死鱼眼睛盯着默默,身上发出腐烂的味道,一步步逼近……

    “哗啦”,树上的飞鸟惊起来,一道红色身影挡在默默前面,说时迟那时快,一把抓住了玄师干枯的手腕,玄师瞬间动惮不得,心下大骇,除了风谷那个老不死的,世间还有这样的高人?!

    “老东西,别来无恙!”红衣男子说道,放开玄师,用一张红色丝巾擦拭双手,“还是那么让人恶心!还有你那个僵尸主子,一脸要死的样子,丑死了!”说着用手轻轻整理了一下两鬓的发丝。“哼!还不快

    滚蛋!扰了大爷的雅兴!”

    玄师附在翼城耳边轻轻耳语,翼城定定的看了默默一眼,向后挥挥手,一群人瞬间消失无影踪。

    “没教养的玩蛋玩意儿!破马张飞!”红衣男子说完回头,默默才看清这张脸,跟自己竟有七八分相似!剑眉入鬓,杏眼圆睁,鼻若悬胆,面如冠玉,一身红衣,妖娆炫目。

    “傻楞着干嘛呢?走了……”红衣男子轻轻一托,默默只觉耳旁风呼呼作响,只见他御风而起,几个起落间,两个已经到了山脚。

    “蠢蛋!”红衣男子用手结出几个默默看不懂的结,哗啦一声,风叙、风凌从桃花源中奔跑出来!

    风凌姑姑轻呼:“冰主子!”红衣男子轻哼一声,“玄师这点道行,一个破幻境还能困住你们两个,真是笑话!”

    “见过冰主子”,风叙恭敬道,再无多言。

    “走吧,还傻站着干嘛!本尊渴了,风凌的竹叶茶可馋到我了!”红衣男子道。

    一行人回到小院,默默呆呆的看着红衣男子,不料他抬手就是一个脑瓜蹦,“哎呀!痛!”默默疼得皱起眉头。

    “被哥哥我的美貌惊呆了吗?傻孩子!”红衣男子咧嘴一笑,如同人格分裂一般。

    “默默小主子,这位是寒冰主子,是上古寒氏的掌家之人,同我风谷世家有深厚的渊源,只是上古世家向来不轻易出世,你是以从未见过!”风叙道。

    “名叫寒冰,却又喜爱红色,感觉就是个疯子似的……”默默心里嘀咕着。

    “默默有救了,求冰主子帮帮小主子,她性命危矣!”风凌道。

    “知道了,啰啰嗦嗦,可不就是为她而来!”寒冰不耐烦地打断,复又起身,“给我备水,爷要洗澡,王氏那群狗东西脏死了……”

    凌姑姑赶紧伺候这位大爷不提……

    风叙一直没有说话,眉眼间已经不复刚才的懊恼。“去休息吧!默默……”

    默默躺床上,感觉今晚仿佛做了一个荒诞奇怪的梦一般,身体的疲惫感袭来,沉沉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