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风谷传之墨玥倾城 > 第五章 洗髓草竟被他滴血契约
    第五章 洗髓草竟被他滴血契约

    躺在房间的默默一直如同在热狱中煎熬,手脚心热不可耐,心烦意乱,神思混沌。丹田内热流涌动,胀痛非凡,一股巨大的力量想四处游走,却被堵塞的血脉硬生生压制回来。默默脸色越发血红,像一只煮熟的龙虾,嘴唇干裂,为了唯一幸存的一丝意识,她咬紧牙关,磨出骇人的“吱吱声”。身下的竹床也开始变得烫手。

    寒冰眼眸清冷,露出难得的正经的表情,“风叙留下来帮我,风凌去布结界!”

    风叙深知事关重大,凝神屏气,目不转睛地盯着寒冰为默默探脉息。

    “结浑天结!”寒冰急呼!眼看着默默身体开始透明,只见风叙结出手印,御风成雾,结出浑天结,瞬间笼罩在默默上方,渐渐能看清默默身形,寒冰一手扣住默左手脉门,一手变换姿势,手指轻弹,幻化无数手印,瞬息房间里面冰冷异常,房内的家具都开始结出冰霜。

    默默神识混沌,燥热难耐,似乎体内剧烈的热量拼死抵抗寒冰的极寒之气。默默身形又开始变淡,“浑天结升阶!风叙,你给本尊使出浑身解数!”风叙不敢怠慢,直接再运气丹田,结出手印,手指弹开,御风成雾,雾气中弥漫着点点猩红!头顶一片冷气,在发丝上结出厚厚冰块。

    寒冰放开默默左手,用手捻揉,幻化成风,只见白瓷瓶中山神蛇胆液缓缓流出,在半空飞舞,画出一道道金色闪电,“入!”寒冰一声嘶吼,胆汁顺着默默的嘴唇进入体内。

    “呲呲呲!”像火灭一般,默默身体发出诡异的声音,“噗!”一身巨响,寒冰,风叙瞬间被弹开,重重倒地动惮不得。风叙口里喷出一口老血,晕了过去。

    “风凌!”寒冰虚弱的喊道!

    风凌姑姑赶紧再结出几层结界,飞奔过来,看到房内的情形,大吃一惊,“给本尊把孟哥儿带过来,我的功力受损,无法契约洗髓草!”

    风凌只恨自己不是男儿身,没有纯阳体质,虽有万般忐忑,也只得听从安排。

    “孟哥儿!”寒冰结清心手印,轻拍孟哥儿面庞,孟哥儿神识清醒过来,“我要你几滴血救默默,你可愿意,但是这辈子你必须非默默不娶,如果她心不悦你,你也不得娶他人!否责你们两个都得受尽折磨,筋骨寸断而死!”

    孟哥儿眼眸晶亮,如同温顺的花鹿一般,“愿意!愿意!”话音刚落,“呲!”寒冰已经把孟哥儿的手指滴血到洗髓草上,紫莹莹的洗髓草开始变换各种颜色,发出耀眼的光芒,晃得众人眼瞎。

    “脱衣服!”寒冰对孟哥儿说“把洗髓草放你心口处,待它变成红色,你就将它放在默默手心!”

    寒冰黑着脸,将真气凝聚丹田,运至手间,结印成刀,只见一丝寒光穿透默默手心,切开一道深可见骨的口子,“放洗髓草!”一声令下,孟哥儿急忙把心口炙热如碳的洗髓草放入默默手中。

    洗髓草,一点一点变小,慢慢消失在手中,手掌的伤口也开始愈合,孟哥儿发现自己浑身难受,瘫坐在地上,风凌姑姑看着三个男人,无力感油然而生,“冰主子……”

    “听天由命吧!默默醒不过来,孟哥儿也陪着她,不算孤单!”寒冰有气无力。

    风凌姑姑一头黑线,哭笑不得,眼含泪光,焦急的看着默默。

    床上的人像是睡着一般,脸色苍白,像随时都会离开一样。

    寒冰道“风叙,赶紧调息!本尊可没力气救你!”风叙冷厉的脸上露出一丝无奈,赶紧运气调息。

    孟哥儿突然觉得丹田一股热浪袭来,堵得胸口一阵绞痛,“噗!”喷出一口鲜血!倒地不起!

    “别动他!”寒冰阻止风凌姑姑,“他跟默默已然一体,别动他!”

    风凌姑姑,只好焦灼不安地守护着一屋子老弱病残!

    寒冰终于调整好气息,虚弱的站起来,没好气的踢了孟哥儿一脚,“让你占个大便宜,臭小子!哼!”

    风叙也扶着墙,坐到椅子上,软软的瘫在上

    面,闭目养神。

    “姑姑!”床上的默默发出声音,吐出一口浊气,“孟哥儿怎么样了?”

    “孟哥儿!孟哥儿!这小白脸儿!这臭小子!还没跟你成亲呐,你眼睛只有他吗?哥哥我呐?脸还不够好看!气死人!呸!噗!呕!”寒冰手指着孟哥儿骂道。

    默默看着寒冰,一脸懵逼,柔声道“呃!冰哥哥,我刚醒过来,神识混沌,你就大人不记小人过,等默默恢复了,酿桃花酒给哥哥喝可好?”

    “咕嘟!”寒冰吞下一口唾沫,“这还差不多,哼!”

    “孟哥儿不会有事,从今以后,你们同生共死了,咳咳……”寒冰心虚道。

    “孟哥儿醒了!”风叙扶稳孟哥儿坐好,“真不会有问题吧?他身上真有东源黎氏的血脉,为何我一丝仙气都感应不到?他这般样子,自保都难,如果别人拿捏住了他,默默岂不是给人拿住命门!”

    “你收他为徒,教他不就好了,傻啊!”寒冰傲娇道。

    风叙顿时语塞,翩翩公子给人骂成狗,实在是有辱斯文!“这……”

    默默沉吟道“叙叔叔,先带孟哥儿去休息,看看他气息如何!”

    “本尊去休息了,明天再从长计议。”寒冰神色涩然。

    风凌姑姑惊觉不对“冰主子,默默小主子是不是还有何不妥!”

    “她除了血脉不纯,身上还有一个深藏的封印,不知道还有一股什么巨大力量尚未苏醒,风谷之力现在已经开始行遍周天,却无法凝聚丹田,本尊也因此给反噬,待明天给她和孟哥儿一起运功调息,再做打算!”寒冰正色道。

    默默虚弱的靠着风凌姑姑的肩膀,“姑姑,祖父可有消息过来?”

    风凌姑姑沉吟道,“小主子要快点好起来,老主子渡劫失败,升为上仙的事情受挫,风谷内外势力涌动,风谷怕是百年的平静要给打破了……”

    默默,躺回床上,闭上眼睛,静静的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