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风谷传之墨玥倾城 > 第六章 陌千尘别抢本尊的桃花酒
    第六章 陌千尘别抢本尊的桃花酒

    药山上,一道白色身影,静静注视着山下的村落,嘴角上扬,微微一笑,瞬间倾城,百花无色。

    “陌千尘!”寒冰一身妖艳的红色,飘飘荡荡站在洞口外的树上,一脸嫌弃的看着白衣少年,“你的胆汁效果不错嘛!看看情况,你的筋骨怕是恢复好了……”

    陌千尘无奈道:“……寒尊主何必来奚落我,世上一年,洞里千日,小仙实在是度日如年,无可奈何……”

    “洗髓草让孟哥儿契约了,他身体毫无仙气,只能以身相契,本尊实在不好意思,这样把默默终身下定,想来问问你有何方法解除。”寒冰有点拉不下脸,面色绯红。

    “就知道你莽莽撞撞,要想解除也不是没办法,小仙还有一月余,应可冲破结界,逃脱山洞禁箍,一切还有办法!”陌千尘道。

    “臭蛇皮,知道啦,本尊走了!”寒冰急吼吼地几个侧身,身影消失不见。

    “冰肌玉骨,自清凉无汗。水殿风来暗香满。”陌千尘贪恋的注视着月下的院落,长叹道。

    “呼……”默默在鸟鸣中醒来,窗外已经发亮,凌姑姑爬在床沿,沉沉睡去……

    身体已经不复往日的灼热,浑身舒爽清透,伴着薄凉的轻雾,竟然觉出丝丝寒意。默默伸出手,探探自己的鼻息,也只有温温的感觉。

    默默试探着撑起身子,不复往日的沉重孱弱,身体轻爽有力。轻轻下床,倒了一杯竹叶茶,干涩的喉咙终于得以疏解。

    身上的衣裳已经皱成一团,湿哒哒黏在身上,默默眉头轻蹙,走进房间里间,看到早已都备好的药浴,松了一口气,退下衣裳,将身体整个泡入水中,长长的呼出一口气,舒服的眯起眼睛,手臂上凸出的风纹还未完全褪去,粉粉的刻画在白玉脂般的肌肤上,格外好看,只道是黛眉开娇横远岫,绿鬓淳浓染春烟。

    “默默!怎么不叫醒姑姑!”凌姑姑懊恼道,拿起木梳,将默默的头发仔细梳理,用帕子一一绞干。镜中人面桃花,艳如桃李,肤如凝脂,明眸善睐,再不复小女儿娇憨孱弱,一夜之间竟有了瑰姿艳逸之态。

    “嗯嗯嗯嗯……好吃好吃!”寒冰嘴里喝着粥,手里拿着胡豆卷,对着嘴一顿乱塞。

    “啧啧啧啧……”梅梅一看,实

    在是有失体统,忍无可忍,“食不言,寝不语!”

    余下几人,姿态优雅,细嚼慢咽,悄无声息,对二人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哼!”寒冰背过脸去,正好看着默默,“对!桃花酒,默默什么时候给我喝?现在就要!”

    默默无奈放下筷子,用手绢轻拭嘴角,微微一笑“冰哥哥,桃花酒还没酿出来,如何是好!”

    “不管,今天就要喝,你肯定有!”寒冰不管不顾。

    默默无言而对,这上古寒氏已经是上仙之列,怎地这掌家之人如同泼皮无赖一般,只得看向凌姑姑。

    风凌姑姑连忙解围道“冰主子,我们都不胜酒力,故而去年的酒酿得不多,今天新酿还未熟成。”复又看向梅梅,“不如请梅梅姑娘将去年的陈酿分些给姑姑待客可好?”

    梅梅张嘴刚想笑话寒冰,又觉不妥,“凌姑姑客气了,我这就回家去取,只是一夜未归,不知姑姑是怎样应付寻我们回家来的家仆。”

    风凌姑姑微笑道“是宏智夫子亲自派管家嬷嬷过来的,已经亲自看过你们才回。放心,不会挨骂。”

    孟哥儿看看自己皱皱巴巴的衣裳,“梅梅,我们先回家,梳洗干净,再拿桃花酒过来。”

    说罢告辞,一溜烟跑回家去。

    “噗!”默默将口中竹叶茶竟数喷出,风叙急忙结印运气,紧扣默默左手命脉,寒冰也抛下吃食,捻手成冰,直入默默眉间,两个合力将默默体内风谷之力牵引行运,“玄天魂尊,顺命风运,星河繁落,终归轮回”风叙低吟御风心法,默默顺应口诀关要,瞬息之间,将风谷之力息数收回丹田,运气调息,丹田之力无穷无尽,再运气周天,通畅淋漓。

    “结御风手印,行风成雾!”风叙道,默默将从小烂熟于心的手印结出,手心里瞬间萦绕着阵阵风气,弹指尖,风化成雾,复又变幻手印,结出破山手印,只见雾气变幻成刀,直冲房门,“哗啦”房门化为粉末。

    寒冰见状,示意风叙撤力,两人同时将自力收回。

    “结回风手印”默默变幻手指,催动风雾游走,犹如拨弄琴弦,真道是:云开山满座,雨过草平阑。古意琴三叠,清风竹万竿。

    “呼……”默默轻吐一口气,飞身轻

    盈,袅袅腰疑折,褰褰袖欲飞,风人一体,浑然天成。

    “比预想的要好!”寒冰手指扣上默默右手命脉,“现在有仙气护体,气血畅顺,可保暂时性命无忧。需尽快修成风谷耶识心法,现在不知她体内还封印了何力,是正是邪连我竟然也试探不出,只待回风谷,用药王石一试。”

    “孟哥儿契约一事如何是好?”风叙问道“冰主子真要让他二人同生共死?”

    “本尊当时不也是没有办法吗?这洗髓草是那老山蛇的灵气聚集而成,本尊少不得要去求陌千尘那厮!”寒冰一脸心虚。

    “风姑姑,夫子命我送桃花酒过来,还有一桌下酒菜,昨晚三郎君五娘子叨扰了。”来人是鹿邑书院管家嬷嬷,态度不亢不卑,身板挺直,谦和有礼,不愧是书香门第。

    风凌姑姑忙接过食材,回礼送管家嬷嬷出去,“不知孟哥儿和梅梅姑娘如何?”

    管家嬷嬷失声笑到,“终归还不是罚跪祠堂,家里的郎君姑娘,就数他二位最为调皮,夫子也就是训斥一番,姑姑请告诉默默姑娘不必挂心。”

    “好酒好菜!这酒果真不错!”寒冰拿了酒菜,再抓了两瓶桃花酿,几个侧身,向药山掠去,留下众人面面相觑。

    “陌千尘,本尊给你带好吃的来了!”寒冰在洞口远远的嚷嚷道。

    “寒尊主,你又何必来让小仙眼馋,我又出不去,该当如何。”陌千尘云眼眸顾盼,云淡淡风轻道,“不如寒尊主入来一聚!“一袭白衣,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纤尘不染。

    寒冰像是下了很大决心,将怀中酒菜悉数放入洞中,又不甘心,想拿回一桃花酿,谁知陌千尘早将食材收入怀中。“陌千尘,别抢本尊的桃花酿!”寒冰气得跳脚。

    陌千尘微微一笑“等默默的桃花酿熟成,请寒尊主再送点给小仙,说不定,我功力恢复,冲破结界出洞,解开孟哥儿和默默的契约也不一定,到时你们也好早日离开这里不是?”

    “臭蛇皮,你给老子等着!呸!”寒冰骂骂咧咧的下山去,没注意陌千尘落寞的双眼,一直盯着村落中的院落,呢喃道:“墨玥,八年了,你终究还是要走了,轮回千年,沧海桑田,你是否还在怨我恨我……默默……你究竟是默默还是我的墨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