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风谷传之墨玥倾城 > 第七章 东源黎氏蛰伏的幕言少主
    第七章 东源黎氏蛰伏的幕言少主

    鹿邑书院书房外,满院的金槐花,洋洋洒洒,随风飘扬,微风卷起零落的花瓣,悄悄洒在窗棱上,花香馥郁,书房内,一排整齐的书架,书本整齐划一。宏智夫子正襟危坐,睿智的双眼直盯着孟哥儿,半响没有说话。

    “幕言,你怕是当孟哥儿太久,已经忘记你身上还流淌着东源黎氏的血脉,你身上注定背负着家族的使命,竟然如此恣意妄为!你知道契约洗髓草意味着什么?”宏智夫子低声道。

    “祖父,是我太自私,我……”幕言一脸无奈。

    “身为一族少主,要知道你避世十八年的平静岁月,是全族人一起负重前行,他们至今还在东源泽地昏睡,难道要弃你的子民于不顾!”

    十八年前,东源之地突然毒沼四起,所到之处,寸草不生。黎氏族人生存的地方越来越少,最后所有族人不得不退回泽地,为了拯救东源,宏智携带幕言等几人,服下闭气九转丹,封住自身仙气,举全族之力,破开神渊大陆的结界,以凡人之身居住,苦等上仙幻境赤轮出现,涌现醍醐之力,到时拼死一搏,取得神力,想恢复东源之地生息轻而易举,如若顺利,黎族人将可从下仙直升上仙,可得长生不老不死之身。

    宏智夫子背手而立,看向窗外,注视着东源之地的方向,幕言看着祖父落寞的背影,长叹一口气,无言而立。

    “默默如今调息已经半月有余,耶识心法已经到了半阶,我们什么时候动身返回风谷?”风叙恢复一贯的清冷,看向正狼吞虎咽的寒冰。

    “耶?你不担心孟哥儿拖累默默了?”寒冰满口吃食,连话都不清楚。

    “冰主子说能解除就一定可以,实在不行,大不了把他带回风谷,让默默纳了他就是,郎才女貌天仙配!”风叙道。

    “噗!”寒冰喷出一口桃花酿,“风叙你在朗角村怕是待傻了吧!”

    默默看着两人越说越来劲,眉头紧锁,“冰哥哥,你到底有何方法,默默身系风谷,实在不适合有儿女情长,也不愿孟哥儿只身涉险。更别提要带他回风谷!”

    “知道了,老蛇皮已经答应出了山洞就解除契约,快把你新酿的桃花酿拿出来,

    让老蛇皮补补,让他快点冲破结界!”

    “孟哥儿,怎么站门口不进来啊?”风凌姑姑看着站在门外的孟哥儿,不复往日的呆萌,身上透着一股清冷的味道。

    孟哥儿,仿佛下定决心,走进房内,径直面对默默席地而坐,拿起面前的竹叶茶,猛地灌下几杯。复又抬头,望向默默,不发一言。

    众人见状,都自觉避开,独留下二人,“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行道迟迟,载渴载饥。我心伤悲,莫知我哀!”孟哥儿低声呢喃,面色悲怆。

    默默从怀里拿出海青如意坠,递给孟哥儿,“三哥哥对默默恩重如山,默默无以为报,如意坠的绦子是默默亲手所结,还望三哥哥莫要嫌弃。”

    “我宁愿自己就是孟哥儿,然后一辈子黏着你,哪怕你心不悦我,能远远看着你,我也心满意足!”孟哥儿悲从心来,一身书生装束,更显得弱不禁风。

    “虽不知你和夫子为何避世来此,然每个人身上都有自己背负的重任,你我都同在在困境中挣扎,儿女情长,若有,都只能放在心底最深处”,默默顿了顿,“三哥哥,待来年春暖花开,万物复苏,桃花源再见可好,可否为了默默再酿制桃花酿?”

    孟哥儿双手紧握如意坠,紧闭双眼,两行清泪悄悄滑落。“保重,来年桃花源再见!”说罢起身,头也不回直直走出大门,背影越发清冷落寞。

    默默静静坐在茶桌前,心底最柔软的地方,被什么东西重重的撞击,心,一阵阵钝痛,好像有什么东西想抓住,又抓不住,心里空落落,放在桌上的手紧紧握住,关节隐隐发白,弹开手指,“砰”一块重物落地,默默伸手捡起,竟然是一块刻着桃花的胭脂玉,淡淡的粉色,躺在雪白的手心,透着温润细腻。

    “幕言,是本尊对不起你!明知你身份还让你契约洗髓草,你回去转告宏智不必担心,本尊自有办法还你自由!”寒冰从院外一侧走出来,拦住孟哥儿。

    “我还在朗角村一天,我就还是孟哥儿,寒尊主不必自责,我宁愿洗髓草一辈子都让我契约,你可相信?”孟哥儿冷声道,转身离开。

    “怎么变得跟

    风叙一样冰冰凉凉,比我上古寒氏的冰原还冷上几分,讨人嫌!”寒冰嫌弃道,“本尊生来对儿女感情毫无知觉,今天到是让本尊有点感慨!乱七八糟的,耽误老子吃饭!”

    “默默,去院子里走走吧,别闷在屋里!”风凌姑姑看着呆呆的默默,心里感慨万千,自古,风谷掌家之人,身系风谷苍生,儿女情长都只会变成桎梏,故而默默从来不敢将情思错付半点。

    “姑姑,我想喝点桃花酿,你让冰哥哥带我去药山可好?”默默轻吟道。

    “好,姑姑这就备好酒菜,请冰主子去!”风凌应声道。

    窗外零零散散下起毛毛细雨,这怕是春天最后一场春雨,寒冰一手挎着酒菜,一手抓着默默的手,两道身影,一红一青,在雨中格外好看,“算了,都是天意,去会会老蛇皮也好!”身形变幻间,两人已经到了陌千尘的洞口。

    “老蛇皮,默默的桃花酿和默默都给你带来了,快点出来!”寒冰没好气的嚷嚷道,“给老子出来啊……”

    只见一道白色身影,不复往日的矫健,步履凌乱的快步走来,脸上闪现复杂又期待的神情,看到洞口的两人,有点手足无措,眼眸微阖,“若二位不嫌弃,请进来小坐。”

    默默侧身行礼,径直走到洞中,在白玉桌旁席地而坐,寒冰把酒菜扔给陌千尘,远远的坐着。

    “砰”!寒冰、陌千尘面面相觑,看着几杯下肚,毫无预兆倒地不起的默默,都不知该如何是好。

    陌千尘起身,抱起默默,如珍似宝的轻轻放在塌上,贪念的看着默默,只道是,“螺髻凝香晓黛浓,水精鸂鶒飐轻风。金钗斜戴宜春胜,万岁千秋绕鬓红。”

    “当年墨玥是不是也为你这般折腾?”寒冰好奇道。

    “如果她只是默默,不是墨玥该当如何?寒尊主,小仙苦等了千年,就为了轮回中找到她……”陌千尘头也不回,细声道。

    “老子说是就是,你们这些下仙,整天一堆破事,老子整天陪你们瞎折腾,一个个不好好修仙,搞出那么多妖蛾子出来!”寒冰咆哮道。

    默默安静得像个玻璃娃娃,脆弱又华丽,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