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风谷传之墨玥倾城 > 第八章 老蛇皮的阳谋
    第八章 老蛇皮的阳谋

    风凌姑姑张罗了一桌吃食,几乎把全部手艺搬出来伺候寒冰大爷,自叹明明位列仙班,却到头还是个伺候人的命,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院门半掩,屋后的梨花也开得绚烂起来,微风轻轻,落英缤纷,唯独今年大家缺少了赏花的兴致,连寒冰都不复呱躁,怏怏地躺在梨树下,一袭红衣飘逸,毛丝银线织成的水纹下摆,软软的拖在地上,梨花跌落在衣服上,分外妖娆,剑眉如画,眼眸似水,手指轻轻结印,慵慵懒懒捻出些许仙气,把几朵快要落地的梨花,轻轻托起,不经意的上下来回把玩。

    默默透过窗口,注视着这卷仙人戏花图,微风卷动寒冰的衣角,飘浮过来阵阵清冽的梨花香,隐约沾染了一丝上古寒氏特有的绿檀香气,煞是好闻。想起尚在风谷死撑大局的祖父,默默心中又不禁生出几分焦灼,伸手取下窗撑,“啪叽”合上窗户。寒冰似乎充耳不闻,还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有一搭没一搭的拨弄梨花雨。

    “呼呼……”寒冰耸起鼻子,觉察出空气中冷沁沁白花蛇头草的味道,手一哆嗦,把手上的梨花捻得粉碎!

    “老蛇皮!”寒冰一个旋身,卷起雪浪般的梨花,悉数朝白色身影袭去!

    陌千尘轻轻抬手,白色宽松的袖口柔柔拂开花浪,脸上露出绚丽夺目的笑颜,“不稀罕我来,那我还是回山洞里好了……”

    “当年墨氏一族因墨玥陨仙,一蹶不振,最后消失在神渊大陆,当年她粉身碎骨为誓换你不入魔道,你好意思走?”寒冰低声细语。

    “寒尊主,当年你寒氏渡劫成功飞升上仙,别忘了是踏着谁的骨血,不知当上仙滋味如何?”陌千尘切齿道。

    “老子又不是故意的,还不是中了圈套,这一千年你当老子过得很好?为了你们的这些破事奔波劳累,还不敢假手于人!你个老蛇皮,不是老子,你能修回仙身!你个狗东西!”寒冰气得一跃而起,跳脚骂道。

    陌千尘抿嘴一笑,转身把寒冰扔在身后,径直走进院落。

    默默闻声,踏步出来,远远看着陌千尘,有点恍若

    隔世之感,这个白衣少年,看起来格外绚丽夺目,被风吹动的发丝,柔柔地披散在宽松的袍子上。不知为何,见到陌千尘,心底始终有种说不出的疏离感。

    风叙从院门外快步走来,“这位想必就是冰主子提过的千尘仙家,请屋内一叙!”

    默默轻压心里涌动的奇怪感觉,侧身行礼,将陌千尘迎入屋内。

    风凌姑姑忙着张罗茶食,几句寒暄过后,茶点齐备,竹叶茶的热气催动着清香弥漫,直扑鼻息,沁人心脾。

    “今天受寒尊主之托,特来解除洗髓草的契约。”陌千尘直奔主题。

    风叙忙扶手行礼,“感谢千尘仙家相助,我等不胜感激!”

    陌千尘微笑道:“能为风谷世家尽绵薄之力,是小仙的荣幸,其实小仙也有不情之请,不知如何开口才好。”

    “只要风谷能做得到,一定全力以赴!”风叙保证道。

    “废什么话,老蛇皮,你快点给老子弄好,还得启程回风谷,啰啰嗦嗦一大堆!”寒冰按耐不住从院中冲进来。

    默默顿时无言以对,求人办事还这么嚣张跋扈,普天下只怕唯有这位大爷了吧!

    “寒尊主的性子还是一点没变啊!”陌千尘微微笑到,眼眸弯弯如勾月,贝齿朱唇,分外好看。

    “你还给老子来劲了!老子今天非剥了你的蛇皮不可!”寒冰心里毛躁,说着撸起袖子,做势扑将过来。

    风叙忙拦腰抱住,半哄半骗,“走走走,我们去院子里喝点桃花酿,风凌的下酒菜可是一绝,今天有卤煮毛豆,最是送酒佳肴!”说着拖着寒冰去到院中落坐,顺手御风结印,将整个小院笼罩在结界里。

    “冰哥哥性格直爽,千尘仙家莫要见怪!”默默看着陌千尘,解释道。

    陌千尘听到如此疏离的称呼,顿时一阵撕心裂肺,脸色微微泛白,声音带着一丝微不可见的沙哑“默默无需跟我如此客气,唤我千尘即可!”

    默默顿了顿,“千尘哥哥,多谢你的帮助!祖父渡劫失败,仙力重创,为保风谷世家仙位不堕

    ,苦苦支撑,我作为风谷少主迫切需要回风谷助祖父一臂之力。”

    “默默无需着急,待我先把孟哥儿跟洗髓草的契约解除!你恢复几日便可启程回风谷。”陌千尘正色道。“只是我刚冲破结界出来,仙力损耗后恢复着实太慢,需仰仗风谷药王石修复仙气。”

    “这个自然没有问题,风谷世家从来以医济世,千百年来秉承祖上家训,一直没敢懈怠!”默默道。

    “调息结印,御风决,运气丹田,神识入于虚空,观想明月于头顶,无数醍醐甘露自顶而下,冲洗全身筋脉”,陌千尘对默默吩咐道,一边手指翻动,催动仙气,变幻无数手印,幻化出一只通体透明的玉笛,轻贴唇上,吹出低沉如细雨绵绵的音律,由缓到急,笛声悠悠扬扬,深入骨髓……

    “出!”陌千尘一声低吼,默默手心渗出几滴鲜血,陌千尘赶紧催动仙气,幻化一只细口瓷瓶,将血液收入瓶中。

    “默默,结回风手印,将仙气行运周天!”陌千尘紧紧关注默默的面色,直到默默缓缓睁开双眼,才将心放回肚子里。

    “风凌姑姑,孟哥儿的契约之血,还请姑姑代为转交,默默需要静养几天,方可上路。”陌千尘吩咐风凌道。

    风凌姑姑先伺候默默躺回房间,又唤来风叙安顿好虚弱的陌千尘,这才拿着瓷瓶赶去鹿邑书院。

    “风凌姑姑请随我来,家主已经等候多时了!”鹿邑书院的管家嬷嬷道。

    书房中,宏智夫子和幕言正襟危坐,风凌姑姑行礼坐下,将瓷瓶放于茶桌,“感谢三郎君鼎力相助,当时情况危急,不得已而为之,现在契约解除,实在是对双方都好!也请宏智夫子莫怪我们救人心切,让三郎君以身涉险。”

    “姑姑不必客气,只请给寒尊主带句话,我等为了族人苟延残喘至今,不达目的决不罢休。”宏智夫子道。

    幕言紧闭双唇,一言不发,放于身侧的手,紧紧撰住系在腰间的如意坠。

    风凌姑姑见状,行礼告辞,退出房门,天水碧的裙摆,卷起洒落在青砖地面上的金槐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