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风谷传之墨玥倾城 > 第十八章 河东月氏九星命盘
    第十八章 河东月氏九星命盘

    夜,很黑,黑得伸手不见五指,树枝被披上黑色的外衣,显得格外阴森,偶有微风吹过,响起沙沙声,在空荡荡的森林中,只有一星半点的虫鸣鸟叫,除此之外,就只有陌千尘和风默的脚步声,为了躲避风谷外蹲守的王氏一族,两人封闭了仙气,趁着黑夜来临,步行一点点穿出密林。

    “默默,冷吗?”陌千尘握住风默的手,触手冰凉,“走出这片密林就到了河东月氏的属地,向西穿过河东,就可以看到云瑶边境线了!”

    “河东月氏以占卜闻名,听闻月氏更善于推演命盘,故而千百年以来可以独善其身,能在众多的修仙世家里脱颖而出,估计不用多久,月氏一族便可以脱离凡胎,成就仙道。”风默娓娓道来。

    陌千尘感慨道“自古以来,虽然仙妖魔各道互不干涉,相安无事,可是在凡人世间,各道都有潜伏在此的眼线和势力,是敌是友,琢磨不透,危机丛丛。近年来,魔道蠢蠢欲动,不少仙人在凡间莫名失踪,我们还是小心为妙,低调行事!”

    “天快亮了,我们先去找找可有人家,休息整顿一下,再做打算!”风叙道。

    走出密林,对面连绵不绝的山峦,巍峨的群山顶上,还有些许皑皑白雪,在朝阳的沐浴下,透着铜金的色泽,山下是成片的平原,绿意盎然,一条河流奔腾而过,将平原一分为二,乡邨屋舍错落有致,良田相邻,桑竹盘绕,炊烟袅袅,鸡犬相闻。只道是,“户庭无尘杂,虚室有余闲。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

    “千尘,世间的人,只活百年,时间转瞬即逝,悲欢离合不过须臾之间,实在让人感慨万千。”风默悲悯道。

    陌千尘轻轻抓起风默的手,将她拥入怀中,“凡人也好,神仙也罢,有多少是能为自己而活,不过都是各尽其责,缘起缘灭,都是因缘聚合而已!”

    “前面的村子应该有可以歇脚的地方!我们快走吧!你的肚子都咕咕叫了!”风默笑道,挣开陌千尘的手,飞跑向前,一会儿就只见到模糊的一道浅绛色身影。

    “明明是你的肚子咕咕直叫,我才没有这么贪吃!”陌千尘面色绯然,撩起黛青袍,紧追上去!

    “客官,您

    二位是从外地过来参加芙蓉花社的吧?快快里面请,再过两日,人满为患,想住店都难了!”月红客栈的小二热情的招呼着,陌千尘二人顺势进入客栈,要了后院一套双间上房,吩咐小二送了吃食,沐浴更衣,各自休整昨夜的疲惫。

    尽管前街熙熙攘攘,人声鼎沸,后院却被包围在一片蓝楹树林里,静悄悄地。陌千尘坐在房间外的连廊里,品着一杯茉莉香片,眯眼凝神,院外成片的花朵怒放,花团锦簇,放眼望去,一片蓝色的花海映入眼帘。

    “唔,睡得真香,这真是个好地方,清幽雅致,客栈主人的确品味独到……”风默神清气爽,也换上了跟陌千尘一样的松花色天丝袍子,松松散散的披在身上,一脸慵懒地靠在陌千尘身旁,静静的看着远方的风景。

    “两位贵客,我家主人备了薄酒,诚邀二位移步品尝!”来人梳双头髻,面相略显稚嫩的书童,声音清脆悦耳,笑容可掬,肤白透粉。

    陌千尘,风默二人相视一笑,“谢谢你家主人款待!”陌千尘答道,两人起身随书童走出院门,沿着一条青石板路,向蓝楹树林深处行去,阳光正好,透过树枝缝隙,撒下点点光晕,落在二人的袍子上,分外华丽,风默轻吐一口仙气,阵阵微风吹过,浓郁的花香,扑面而来,整片森林优雅的摆动着。

    书童将二人带至一处小院,院墙上铺满大片的凌霄花,或深或浅的酡红花蕊,在嫩叶的存托下,娇艳欲滴,空气中弥漫着香甜的味道,引来无数蜜蜂,陶醉的觅食。隐约听见院中传出悠远的琴声……

    “二位贵客,快快请进!”书童轻快的走在前面,将二人带至茶厅入座,茶厅四面留空,所有的竹帘皆高高卷起,室外的风直吹入室,分外清爽,茶厅干净利落,简单陈设,只有四张茶桌,上面摆满了各式茶点,一壶清茶。

    “哈哈哈哈,稀客稀客!”只见门厅来人大笑道。陌千尘二人忙起身见礼!

    只见来人,五短身材,体态浑圆,面色通红,燕颔虎须,形象跟这一室幽静反差极大。

    “在下月红,两位仙家好!请入座!”月红朗声道,“今日其实请两位仙家另有他人,哥哥快些出来!贵客到了!”

    从侧室里走出一位身着靛青交领儒衫的年青男子,身材高大健硕,眉如远山,眼含秋月,神采奕奕,拱手行礼道,“风家主,陌少主,在下月影,有礼了!”

    风默二人忙起身见礼,“原来是月影少主,久仰久仰!”寒暄客气一番方各自落座。

    “怎么还是这幅德行?”月影皱眉看着月红,伸手一挥,面前的月红瞬间变成一个娇俏的姑娘,一袭鹅黄襦裙,双螺发髻,坠着几粒手指大小的珍珠,杏眼圆脸,两个梨涡浅笑,活泼可爱。

    “让仙家见笑了,妹妹一向顽皮。为方便打理生意,故乔装打扮。”月影解释道。

    “久闻月氏擅长命理推演之法,果然料事如神,不知今日邀我们前来所谓何事?”风默笑道。

    “一位故人留下一件信物,让我转交。”说着拿出一只叠翠云烟玉佩,递给风默。

    “这是风谷嫡系信物!难道是……”风默吃惊道。

    月影端起茶杯,轻吹一口气,复又放下茶杯,“正是风舒前辈让我转交给你的,不过……等你有机会见到他,再当面问他吧……”

    “父亲是何时到了河东?”风默追问道,“可有其他话要交代?”

    “三年前,他途经河东,在此停留了一段时日,走之前希望让我替你推演九星命盘。”月影眉头紧锁。“但这事需得你考虑清楚,推演命盘,哪怕是仙家也会折损命数,如果你觉得需要,随时都可以找我!”

    “默姐姐,非必要情况,别用九星命盘,这可不是闹着玩的!”月红急道,“哥哥,月氏族人一生只可以推演三次九星命盘,你真是什么都敢答应!”

    风默点头道“我不知道父亲有何用意,不到必要时刻,我绝不推演命盘。”

    “不过我们要前去寻找一件物品,不知道可否有幸请月影少主帮忙起个寻物卦?”陌千尘思索道。

    “早为你起好卦了,请过目!”月影悠悠掏出一张花签递给千尘,只见签文道,“物品丢失之卦象,西方大江山河口,自己寻找将彷徨,即使值遇于他乡。”

    “天机不可泄露,起卦也只能点到为止,一切随缘吧!”月影安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