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风谷传之墨玥倾城 > 第二十一章 勾引陌千尘
    第二十一章 勾引陌千尘

    “公子……”陌千尘从睡梦中醒来,头疼得眼睛都睁不开,粉色的床幔,点缀着珍珠,床上铺就绯色团锦簇花被,触手顺滑,房内熏着百濯香,味道浓郁甜腻,一个穿海棠襦裙的婢女,正坐在床牙伺候着,陌千尘想坐起身来,奈何身上绵软无力,动惮不得。

    婢女见陌千尘醒来,起身倒了一杯水,送到陌千尘唇边,陌千尘紧闭双唇,不肯喝水。

    “公子身中迷香,浑身无力,口不能言,喝了这藿香叶水,便可好转。”婢女细声软语,耐心相劝。

    陌千尘遂紧闭双眼,不予理睬,心下暗道不好,不知风默是否也深陷囹圄,心内忐忑不安。

    婢女眼看陌千尘不愿配合,无奈起身出去,“咿呀”合上了房门,陌千尘睁开眼睛,打量房间,严然是个女子闺阁,一应陈设、摆件均是镂金镶玉,透露着一奢糜的味道。

    “咿呀”门又开了,一连进来几个婢女,拿着梳洗用具,最后两个婢女抬进来一桶水,为首的婢女,示意搬走香炉,重新放置,点了多摩罗香,瞬间房内不复的甜腻的味道,清香扑鼻,陌千尘神思渐渐清醒过来,身上也有了些许力气。

    “公子,婢子们伺候你梳洗!”为首的婢女说道。

    “无需,我自己可以。”陌千尘冷冷的拒绝。

    为首的婢女示意,一众婢女鱼贯而出,关上了房门。陌千尘强忍不适,梳洗一番,耗尽了刚才好不容易找回的些许力气,气喘吁吁,跌坐在茶几旁休息。

    房门复又打开,婢女送上各种吃食,摆得茶几满满当当。陌千尘毫无食欲,心里担心风默,也恨自己不够小心,尽然着了道,身陷囹圄。

    一个女子,端坐在茶几旁边,正静静的透过结界注视着隔壁房间的陌千尘,只见她身着绛色齐胸襦裙,金线盘绣着飞天凤凰,外罩一件湘妃色烟云纱衣,体态婀娜,头梳灵蛇髻,戴着百蝶穿花冠,两边各插两只金丝扣环流苏步摇,肤若凝脂,娥眉远黛,眸波流转,朱唇皓齿,脸上挂着

    邪魅的微笑。

    女子低头把玩着自己涂满丹蔻的手指,低声细语“仙人又如何,还不是一样逃不脱我的手心……”旁边的婢女闭气凝神,不敢言语。

    看着陌千尘不肯进食,女子起身走进隔壁房间,用手轻推房间,人未进来,一阵浓郁的脂粉味道扑鼻而来,陌千尘鼻头一痒,接连打了几个喷嚏,连忙掏出丝巾掩住口鼻。

    女子眉头紧锁,一脸不耐烦,“陌少主是打算要饿死自己吗?”

    “为何把我带到这里?有何目的?”陌千尘责问道。

    “目的?很简单,把你睡了。”女子娇笑道,发出一阵娇媚的笑声。

    “啊……”陌千尘听到笑声,一阵眩晕,五脏六腑都翻滚起来,心脏尖锐的疼痛,双手抱住头,倒在地上打滚。

    “啧啧啧,陌家的少主就这点能耐,来人,给他灌点乖乖汤,送到地宫去!”女子紧紧捏住陌千尘的下巴,一阵大笑,叫人进来,“把他看好了,少一条汗毛,提头来见我!”

    “是!”门外进来两个婢女,目不斜视,直接拿过汤药,朝陌千尘嘴里灌入,不一会,陌千尘倒地不起,两个人快速将陌千尘带离了房间。

    月红客栈,风默心里一阵绞痛,复而神思恍惚,心知陌千尘可能遭遇不测,刚想出门寻找,突然脚底一软,整个人瘫软在地,“陌千尘,好好的你跟我契哪门子的约?害得我想去救你都不行!”风默骂道。

    “他就是欠抽,人头猪脑,看老子怎么收拾他!”恍惚中,风默好像听道寒冰的叫骂声,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姐姐,快醒醒,你这是怎么了?”月红扶起倒在地上的风默,着急的喊到,一边派人去都城通知月影,一边加派人手寻找陌千尘。

    “花妖无姬!”火羽山道,冷冷的站在月红身旁,看着昏迷不醒的风默。

    月红吃惊的看着突然出现的火羽山,“羽山上仙怎么突然到访?”

    “陌千尘在花妖地宫,此处有遮

    仙罩,故而你们找不到。”火羽山语气平静,毫无波澜。

    “我不方便出面,你这样做……”火羽山对着月红低语道。

    “知道了!”月红赶紧安排人手,去营救陌千尘。

    “这么弱不禁风,有什么好看的。”无姬挑剔地看着陌千尘,这可不是她喜欢的类型,甚至连动手的欲望都没有,“陌禅夏这个老匹夫,让我干的都是点什么破事!”

    “主子不好了,月红客栈一群人运了几十车大粪,推在地宫附近,臭不可闻!”一位婢女慌慌张张的来报,身上还弥漫着腐臭的味道。

    无姬用丝巾掩住口鼻,连声叫到,“把陌千尘给我扔出去,叫月红给我把大粪运回去!”

    月红看到陌千尘被人扔出来,心里一块大石头落了地,赶紧的安排人把陌千尘送回客栈。

    “羽山上仙的计策真是厉害,不费吹灰之力就把人给弄回来了!”月红一脸崇拜的看着火羽山。

    火羽山微微笑道,“我不是第一天认识无姬了,必然是知道她的死穴。这有两颗清心丸,你给他们服下,一炷香功夫便可醒转过来。”说着拿出一只细口瓷瓶递给月红,转身离开了客栈。

    “火羽山!”无姬端坐在火羽山的茶厅里,玉树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你叫月红从我那里弄走一个人,你需得赔我一个!”

    “你要哪一个?”火羽山站得远远的,冷冷的问道。

    “我要……”无姬故意停顿了一下,目光停留在了玉树身上,玉树打了一个寒颤,双手抱紧,可怜巴巴的看着火羽山。

    “不行!”火羽山说道,玉树松了一口气。“他太丑了,配不上你!”,玉树的脸垮到了地上,不知该高兴还是伤心。

    “哼!算你知道我的品味,以后再跟你好好算账,跟陌千尘说说,小心陌禅夏那个老匹夫,可惜我几个玉郎还被他捏在手里,罢了!随缘吧!”无姬起身,路过火羽山身边停顿了一下,头也不回,径直飞身消失在了视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