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风谷传之墨玥倾城 > 第三十五章 溪州旧客
    溪州都城在玄力池的作用下日趋稳定,结界稳固,仙舍已经焕发灵气,墨氏族人分工明确,每日轮流修炼,孱弱的仙身在玄力的作用下,恢复极快,族人们也开始有说有笑,墨倾羽紧绷的心也有了一丝松弛。

    “主上,看来墨倾羽还有两把刷子,能在陌禅夏眼皮子底下重启玄力池。”一个身着黑色斗篷的人,微微恭身,面向前面高大的背影说道。

    群山万壑,古树参天,悬崖峭壁上,矗立的身影,显得尤其孤独寂寞,黑色的衣裳,用墨金丝盘绣着溪荪鸢尾,背在身后的双手,指节粗大,老茧突出,抓着一只油亮通透的竹箫,垂顺的发丝,用一条黑色锻金带高高束起,看着远方透着玄力的溪州,“好久没有去溪州了,是时候去看看了!”声音缓缓传出,不紧不慢,带着一丝低沉沙哑。

    夕阳西下,金色柔和的光,洒在衣裳上,金丝绣线熠熠生辉,他慢慢回转头来,深邃的五官,饱满粗犷,瞳孔晶莹剔透,微微泛着茶褐色。

    黑色斗篷的随从,赶紧低下身来,“陌禅夏越来越不受控制,是否……”

    “不急,他一向性格乖张,急功近利,不用太过于关注他,迟早毁在他自己手里,让悦儿好好伺候他,时刻提醒他的血海深仇和远大抱负!”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像是在讨论一只蜉蝣一般,轻描淡写。

    高大的身影挥挥手,面前黑色斗篷的男人幻化成一只蝙蝠,向西方飞扑而去,而他又转过身,悠闲自在的看着溪州都城。

    “姐,今天感觉如何!”墨倾羽开心的问道。

    “玄力池就是事半功倍,有圣女指导,身上的仙气越发充沛,丹田容量也越来越大,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花开)!”风默带着一丝轻快。

    “那就好!”墨倾羽端着茶杯,半躺在连廊上,看着院子里嘻笑打闹的朱雀和寒冰,朱雀在古松上穿来穿去,寒冰紧跟其后,做势要抓朱雀的衣服,吓得朱雀惊声尖叫,窜到连廊,躲在墨倾羽的身后,寒冰不管不顾,飞身扑过来,将墨倾羽连人带茶桌推出连廊,扑倒在院子石板路上,寒冰转身扑向跑到风默背后的朱雀,“啊啊啊!”风默抓起朱雀,几个旋身,飞到仙舍顶上,寒冰扑了个空,重重摔到在连廊地板上,“哎呀!痛死老子!”,一院子打打闹闹,好不热闹!

    在茶厅喝茶的火羽山,优雅的眯着眼睛,仿佛没有听到院子里面的喧哗,突地睁开双眼,露出凝重的神色,耳边响起低沉缓慢的竹箫声,一阵一阵,震得太阳穴突突跳动。

    火羽山用手揉揉太阳穴,从茶厅后窗悄然无息地飞身出去,布开结界,一个闪身,整个人消失不见。

    “火羽山,好久不见!”低沉的声音缓缓响起,火羽山缓缓回头,“弑启殇,别来无恙!”

    弑启殇收起手中的竹箫,捻指一弹,顿时云雾缭绕,待云雾消退,两个人已经置身一间山涧边上的茶室,泉水叮咚,小小的瀑布从窗边倾泻而下,阳光穿透树干,树影婆娑,偶尔几声滴粒鸟清脆的叫声,“羽山,请入坐!”弑启殇爽朗地招呼道。

    火羽山缓缓落坐,檀木地板发出阵阵浓郁的香味,端起杯子,眉头一皱,“是酒?”

    弑启殇哈哈一笑,“我比不得你们文绉绉,还是酒来得畅快,这可是人间百年才出窖的神仙醉,怎么,你这神仙不敢喝?”说着咕嘟咕嘟灌下一杯。

    火羽山轻嘬一口,“啊……”浓烈的酒直冲喉咙,辣得眼泪齐飞,“我可消受不了,你自己喝吧!”

    弑启殇喝完的空杯,又盈盈满杯,“这些年,你的口味可一点没变,还是喜欢竹叶茶?”一弹指,火羽山的杯中,变成了一杯冷冽清香的竹叶茶。

    “弑启殇,你还在打墨玥的主意?”火羽山冷冷的放下茶杯。

    “我从来没有打过她的主意,倒是你们这些神仙,哪个没打她主意?一天到晚围着她,还不是……”弑启殇讥笑道。

    “我没有!如果她不愿意,我必不强求!”火羽山缓缓的说道。

    “别跟我说这些,墨莲快开了,墨玥神识很快集齐,陌禅夏又要坐不住了,你跟寒冰也一样,这一天你们怕是等得太久了吧,哈哈哈……”弑启殇看着火羽山,带着点悲悯的眼神。

    “我!绝不是你想的那样!”火羽山艰难的拿着茶杯,指节泛白,微微颤抖。

    “是不是,你心里明白,为了自己世家结界稳固,想墨玥飞升上仙后再契约你火氏玄火幻境,就像芙蕖守护玄力池一般,难道我说错了?”弑启殇收起笑容,定定的看着火羽山。

    火羽山别过脸,喉头涩然,喃喃自语“她若愿,我必生死相依,群不愿,我必不强求!”猛然回头,质问道“如果你真那么在乎她,为何千年前要纵容陌禅夏推她入赤轮幻境,受醍醐之力的挫骨扬灰之苦?”

    “当年是我来晚一步,没料到赤轮幻境醍醐之力反噬如此厉害,现在无论如何,墨玥不可能再为你们所用,去他的上仙不老不死之身,我弑启殇一样能给她,还能给她自由自在的生活!”弑启殇恨恨地说道,一手拍在茶桌上,顿时崩析如尘,茶室也飞散如烟,两人身旁幻化万千,恢复成溪州景色。

    火羽山面色铁黑,弹指一挥,一股玄火喷泄而出,直扑弑启殇面门,弑启殇拿起竹箫轻轻一挡,玄火向侧方喷去,一颗参天大树瞬间崩析成一堆黑尘。

    弑启殇轻吹竹箫,四周景色更替,变幻莫测,火羽山深知幻境厉害,闭眼凝神,眼观鼻,鼻观心,不敢动摇心神。

    半晌没有动静,火羽山睁眼一看,弑启殇已经没有踪影,火羽,长叹一声,“命运的安排,万般不由己,墨玥,我该怎么办?”

    弑启殇回到山峦之巅,静静的看着溪州,心头一痛,喷出一口鲜血,“仙又如何,魔又如何?我从不信命,你亦是如此,为何我们不能相守?”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